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50章 诊脉

武林中文网 .,最快更新农女种田忙最新章节!

牛车吱哟吱哟的逛到镇上,已经是大半个时辰的事情,相当于现代一个半小时左右,三郎还好一些,徐苗可就冻透了,身上的棉衣本来就不抗风,再加上又护着三郎,还真是挺难为她一个小闺女的。

牛车停稳之后,车里的人们陆陆续续开始下车,春柱一边搓着手,一边说:

“巳时三刻我回去,如果有谁买完了,那会儿就最好跟车回去,若是没买完,就等我拉下一批人过来的时候再回去,最晚那趟是申时二刻,不过你们这是先来的,别都赶着那么晚,到时候回不去可不怨我。”

众人听了这话,都纷纷点头表示知晓,然后各自拿着各自的东西,开始张罗置办年货去了,徐苗带着三郎是最后下车的,他们并没有着急走,而是四处看了看,知道这里是镇上的商业街之后,小妮子扭头看着春柱问道:

“春柱大叔,这镇上的药铺在哪里啊!”

“哦,对!”春柱恍然大悟的点点头,伸手指着南面不远处的地方,继续说,“苗姐儿你看见那边没?那里啊,有个和顺堂,是镇上最大的药铺,里面的郎中也是最好的,你就带着三郎去那吧。”

徐苗听了点点头,笑着道了谢,便带着三郎顺着春柱指着的方向走,走了没多久,三郎就停下了脚步,摇摇头说道:

“大姐,咱们来镇上看病是做给别人看的,家里就这点儿银子,还是留着供小五念书吧,我这身子……就这样吧,啊!”

“那怎么行?”徐苗立着眼睛,等着面前的三郎,摇了摇头叹口气,“姐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,可是三郎你别忘了,以后你可是咱家的顶梁柱,我跟芽儿、小五以后,可都得靠你呢,明白吗?”

劝,打从昨晚儿就开始劝了,不过很明显,效果不是很显著,徐苗也就不打算再跟他浪费唇舌,银子没了可以再挣,但是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。

不由分说的牵着三郎就往前走,快步来到那个和顺堂,确实就跟春柱大叔说的一般,药铺很大,而且瞅着那门户,就不是一般人能消费得起的。

三郎瞅着那门,再次迟迟的不敢往里面走了,徐苗看着他的样子,鼓励的说着:

“忘了昨儿姐怎么说芽儿的吗?不想被欺负、不想被别人看不起,首先咱们得自己强大,自己爱惜自己,嗯?”

“嗯!”三郎释怀的笑了一下,点点头,乖顺的任由自家大姐拉近了药铺。

小药童正好送人出来,一看他们姐弟俩,客气的点点头,说:“两位请里面走,是看病还是抓药啊!”

“先看病!”徐苗一边说,一边打量着这个药铺,果然是镇上最好的药铺啊,朱漆锃亮的药匣子,柜台也是朱漆色,而且炉火的光打上去,显得更加的明亮。

高高的棚顶都用板条压了棚,桌椅板凳全部朱漆的颜色,给人一种严肃的感觉,不过想想也是,这是药铺不是酒楼,如果弄得跟闹着玩似的,估计也就没有人愿意过来看病了。

小药童听到她说看病,指了指后面的药堂说道:“这位姑娘是这样的,咱们家药铺的郎中呢,号一次脉,是二钱银子,当然,若是您在我们这抓药,这号脉的银子就不用了,还有就是针灸的话……”

小药童尽职尽责的说着他们药铺的规矩,三郎站在一旁,听着这个药童每说一个价格,心里就狠狠地抽痛一下,按照他这么说的话,在这个地方看一次病,没有五两银子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
想到这儿,三郎扭头看着自家的大姐,见其认真的听着,而且面上一点惊诧之色都没有,这心里不禁就开始敲了鼓,这要是真的就在这看病,那小五两年的束脩……还不得看进去。

蹙着眉头的三郎,刚要开口,手被狠狠地捏了一下,接着就听到——

“那就劳烦小哥带个路,我们想让郎中给号下脉,看看怎么样,然后再定抓不抓药的事情。”

“好,好,那两位随我这边来。”小药童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,然后把他们引到了里间的药堂,这药堂很大,装修大致跟刚才前院差不多,屋子里很暖和,一共有四个炭炉。

一个大长条桌子,一面并排做了七八个花白胡子的老者,看着穿着、打扮、还有神态就知道,是给人看病号脉的郎中,小药童走上前,对着一个老者鞠了一躬,说:

“武先生,这位姑娘要给他弟弟看病,您现在方便吗?”

被唤武先生的人听到声响,缓缓地真开眼睛,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姐弟俩,眉头微皱一下,点点头说:

“方便,让他们过来吧。”

“哎!”小药童答应完之后,扭头走过来又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,然后退到了一旁。徐苗牵着三郎走过去,侧身对老者施了一个万福礼,开口说道:

“麻烦您了!”

礼数、规矩、说话,十分的到位,这让那个武先生不禁满意的点点头,对着面前的凳子比划了一下,说:

“小哥,坐吧!”

或许是刚才徐苗行礼的样子感染了三郎,小伙子也学着家里的大伯徐正江,经常对徐老爷子行礼的样子,双手抱拳,拱了拱,然后慢慢的坐在了凳子上。

“小哥,把手腕儿放在这里,老夫为你诊脉。”

三郎点点头,把大氅缓缓地脱下,徐苗走上前接过大氅,帮着三郎把袖子往上撸了撸,武先生还没把脉呢,直接摇摇头道:

“小姑娘啊,你心里要有个数啊,这小哥的身子……不是那么好治的,看他眼底乌青,额头泛红,吐过血吧。”

徐苗听到这话,顿时对这老人家佩服的不行,居然还没有把脉,只是看着面向,就能说出了个大概,真的不是一般的人啊!

徐苗没敢迟疑,忙不迭的点头道:“不瞒武先生,我家弟弟昨日被气的怒击攻心,直接吐了血,昏迷到晚上。”

武先生听到这话,再次点头,然后把手放在三郎的手腕儿上,缓缓的闭上了眼睛……

本書源自看書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