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361章 决定

徐芽回来的时候,徐苗跟徐紫萱正在厨房忙活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丫头见到大姐,开心的又哭又笑。别看在外人家都尊称她“二姑娘”,可这骨子里,还是个孩子,尤其是在徐苗的面前。

徐苗正炸着茄盒,根本倒不出手管她。看着哭的眼泪一把、鼻涕一把的妹妹,好笑的直摇头。徐紫萱把滚好面糊的茄盒下锅,然后用胸前的围裙擦了擦手,来到她的面前,说:

“好啦,别哭了。刚才我问姐姐了,她这一次,能呆到八月份才走呢。”

徐苗想多呆,不过这边的气候不适合她养身体。所以,最迟八月要走。徐芽听了,微微一怔,冬月她要出嫁了,难道说……

知妹莫若姐。

徐苗看她愣神的样子,自然心知她心里想的是什么。

“放心,你从小八家子出嫁,到南疆才正式拜堂。我跟月玄远那边说了,你出嫁,我自然要送的。”

“姐,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徐芽扑倒徐苗的怀里,哭的稀里哗啦。

徐紫萱再旁看了,好笑的直摇头,伸手轻刮她的鼻梁,道:“你这一出,若是被旁人看了,还不知道怎么议论呢。快别哭了,堂堂伊闪佩饰坊的当家,居然哭鼻子,羞不羞?”

“羞羞羞,芽儿姐姐羞羞脸。”

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欧阳紫鸾,正在那里嘲弄着徐芽。徐苗见了,有些愧对的快拿着紫萱,后者竟然冲她摇头。至于是什么含义,怕是只有他们二人才能知晓。

午饭一共做了十二个菜,放了两桌。三郎跟小五分别把二郎一家还有徐正海一家都喊了来。赵翠娥也桌吃饭,大家见到她,虽然很惊讶,不过都没有说什么,装作没看见。

男女分开,坐在厢房。

热闹的跟过年一个样子。

徐苗带着女眷坐一桌,三郎带着男丁坐一桌。蒋氏拉着徐苗的手,没等说话呢,这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了。弄得大家还挺感伤。

徐芙也挺着肚子,拉着徐苗更是哭个不行。孕妇反应大、情绪大,徐苗看着他们俩这个样子,轻叹口气,道:

“三伯娘,二嫂子,我这不是好好的吗!别哭了,今儿是高兴的事情,有什么事儿,咱们吃完饭,好好打唠。”

二人听到这话,不停地擦着眼睛,忙不迭的点头。徐苗夹了一块鱼肚子的肉,先放在了赵翠娥的碟子里,接着又给徐芙夹了一块,说:

“你们俩多吃点儿鱼,这越到后期,多吃些补品。不然腿抽筋,生孩子也没有力气。”

徐芙看了一眼赵翠娥,扭头看着徐苗点点头,说道:“放心吧,你二郎哥什么都给我做,骨头汤天天都不断。还有我娘也是,弄得我现在都快成个胖子了。”

“二郎媳妇儿这话说得,胖点不好啊,富态、压福。”蒋氏作为长辈的说着。

徐芙听到这话,赶忙点头开玩笑的说:“是是是,压福、压福。都快把炕压塌了,还压福呢。”

话音刚落,屋内的人全都哄堂大笑。气氛很好,说说笑笑,很是惬意。赵翠娥虽然感伤自己,不过这一路走过来,看着徐苗的生活态度,她深刻的反思了自己。

要的太多,争得太多。到头来,根本是一场空!

这顿饭足吃了一个时辰。

下午,蒋氏跟徐芽都没有去工厂,徐正海跟二郎也没有去豆腐坊。以前只干半天的豆腐坊,如今现在也是全天开工。当然,工钱也给不少,在这俩地方做事的人家,都过得相当不错。

吃过饭后,清荷等人收拾饭桌,徐苗自己家人,挨挨挤挤的拼坐在一张桌子。徐苗看着三郎,开口说道:

“明儿去镇的伢行,买几个人回来吧。你们这都每天出去做事,家里一个鸾儿,小五也不能经常在家看她吧。买一户本分的回来,正好也能照顾你们的起居饮食。”

三郎听到这话,点点头,说:“大姐不说,我们也有这个打算了。不过还是想等……等……”

“等嫂子过门,让嫂子来做。”

三郎害羞的说不出来,小五乐呵呵的说个痛快。他这话说完,三郎跟徐紫萱全都脸红了起来。徐苗看着他们俩这样,好笑的摇了摇头。

蒋氏再旁也笑着说:“看看你俩,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有啥好害羞的。”

“三伯娘?!”徐紫萱跺脚娇嗔着的说完,然后转身跑出去了。欧阳紫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眨巴着眼睛,喊了声“姐姐”,也追了出去。

屋内他们这些人,徐正海喝了一口茶之后,说:“紫萱这丫头不错,人好、想得周到、还懂规矩。每次见到我,离老远喊着‘三伯,三伯’,听着可舒服了。”

“是啊,那会儿三郎身子不好,人家也不嫌弃。每到换季,各种的汤汤水水熬煮,难为这丫头了。”蒋氏说完,还不忘打了个唉声。

说道理解徐紫萱,男人还差一些,女人是最懂那个滋味的。没有任何名分,那么任劳任怨的做着。好在三郎是个懂得感恩的,不然换一个人,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呢。

徐苗看了一眼赵翠娥,手指轻敲着说面,把徐正江跟徐汉杨的事情,详细的说了一遍。当然,还有郑氏的死亡。这席话说完,屋内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徐正海眼眶微红,蒋氏虽然没有什么反应,不过那落寞的表情,也说明了她的内心。不管怎么怨、怎么恨,这人一旦死了,真的是一切恩怨随风飘,前尘过往都拉到。

赵翠娥看着他们夫妻俩那个样子,重重的叹了口气。站起身,冲着大家侧身行礼一下,说:

“你们是好人,也是大度的人。没有计较我以前的不懂事儿,还是有我公公做的那些缺德事儿。这些我都看见了,也很是感激。”

“三叔跟三婶儿以后不用管老宅那边的爷奶了,我作为长房的长媳,虽是一介女流,我坚信我能照顾的了他们。况且,我奶那个脾气,估计也只有我能镇住她。”

徐苗听到这,喝了一口茶,喃喃地说道:“如今嫂子已怀孕快七个月,我是这么想的。她作为大房的长媳,理应去照顾老人。如今大房支离破碎,靠她一个女子也确实难为了他。”

“是啊,这个可绝对不行。”蒋氏说完,忙不迭的摇头,拉着赵翠娥坐下之后又说,“我跟你三叔到底是他们的儿子、儿媳,哪有靠后的道理,让你这个丫头去照顾他们。”

赵翠娥听到这话,轻声叹气的说:“不瞒大家,当初我嫁过来,也是因为徐苗他们家有豆腐坊,再有是我公公是个秀才,都说他们家能做官。”

“如今全都是扯淡。老宅那边的爷奶,估计到现在都不相信,是他大儿子张罗把他们送回来。我了解他们俩,我去照顾很正常,况且我也得有个安身立命、养活这个孩子的地方。”

这个,是最主要的。

大家听到这话,都纷纷点头。小五琢磨了一下,开口道:“嫂子,老宅那边的房子在我名下,等你的孩子长大成人时,我会把房子过到他的名下。一会儿咱们写一个协议,若是日后我没有履行,你可以告我去。”

徐苗看着小五,在桌下紧紧地握着他的手。真是长大了,处理事情,处理的很好。赵翠娥听了,忙不迭的摇头,可徐正海的一句话,让她打消了拒绝的念头。

他是这么说的,“要饭,也得有个戳棍的窝棚。”赵翠娥想了一下,终于点头接受了。站起身,恭敬地再次行礼,这一次,没有人拦她。

“都说四房的孩子特傻,分了家什么都不要,那么走了。以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,可是如今看来,最不傻的是你们,以德报怨,这招最高明了。”

赵翠娥说完,直起腰,手扶着腰肢那里,吸了吸鼻子,又说道,“你们放心,肚子里的这个孩子,我不会把他(她)教成第二个徐汉杨。我会告诉他(她)脚踏实地,才是生活之本。”

徐芙起身,走到她的身边,伸手轻拍她的肩头,说:

“放心吧嫂子,咱们是妯娌,以后多多走动,多多照顾。你们家有什么事儿只管招呼,二郎跟我都义不容辞,毕竟咱们是一爷公孙。”

四郎见状也站起身,抱拳行礼一下,道:“大嫂有事儿吩咐,小弟也义不容辞。”

“还有我,还有我。”小五不甘示弱的说着。

徐正海再旁看着这一幕,眼泪夺眶而出。在场所有的人,估计都饿米有他的感触深。哥四个,折了俩,流放一个,相当于剩下了他自己。

两个姐妹,一个跟人家跑了,一个被人家卖了。想来也真是凄凉啊!幸好有这些孩子们,不然他跟媳妇儿都不一定能有现在这么稳定的生活。

徐家的恩恩怨怨,也算到此告一段落了。以后,要看他们这些小辈自己活出个什么样子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