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345章 根本不存在

话音刚落,暗处窜出个人,二话不说,把熊夫人夹着带出了屋子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徐紫萱松了口气,扭头看着屋内其他的人,清冷的说:

“各位都是有身份的当家主母,奉劝各位,说话的时候过下脑子。有些话该说,有些话不该说。我姐对待下人宅心仁厚,给泉东停灵那也是我们苗居自己的事情,如果看不惯憋着,别说出来。”

“哎!”徐苗听到这儿,出声阻止。然后走到她身边,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肩头,道,“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,那嘴长在人家的身,想说什么还不行了。”

“不能阻止人家说,但你可以选择不听。听不惯、看不惯,直接扔出苗居,这点魄力都没有,以后怎么当家主事。三郎可是打理迅闪呢,以后你身的担子可不轻。”

原本那些夫人以为徐苗会指责徐紫萱,可没想到这话里话外,竟然都是……面面相觑之下,谁都没有说啥,而是憋屈的回到各自的位置坐下,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。

徐芽再旁看的真切,那些夫人不是不生气,而是隐忍着自己不发作。这应该是大姐经常挂嘴边的,只要有了钱、有了权,别人算再看不爽也白搭,只能忍着。

徐苗牵起徐紫萱的手,扭头看着众位夫人,轻笑一下,说道:

“各位应该知道,我不喜欢这样的场合,明明心里不爽,还要装出一副很友善的样子,我做不来,也不想做。不过对你们的尊重还有要有的,大家肯赏脸过来吊唁,不管是出于什么,我徐苗都感恩的。”

“所以,把我家还没有过门的准兄弟媳妇儿派过来,陪大家说话、聊天。至于你们心里猜的那个想法,根本不存在。我算在不懂事儿,也不能像熊夫人那般不办人事。”

在场的夫人听到这席话,都有些受宠若惊。要知道,自打徐苗来到南疆,参加聚会都是举止可数,更别说聚会说话了。今儿不仅说了,还说了这么多,更让人意外的是还跟他们解释……

闫夫人率先起身,来到徐苗的面前,礼貌的点了点头,客气的说:

“徐姑娘严重了,今儿过来,一来是吊唁一下,二来也是借机看看,看看能有什么可帮忙的。”

因为他们家亲戚的事情,伊闪现在跟官府那边要什么损失费。因为过年,这案子被搁置了,如果能趁此机会,让他们伊闪此作罢,也未尝不是好事儿啊。

徐苗看着闫夫人轻轻点头,根本没有接她的话茬。坐回主位喝茶陪坐,全程不再说一句话。徐紫萱继续做着她分内的事儿,陪这些人聊天。

徐芽见没事儿了,转身离开了客厅。有几个夫人会主动地跟徐苗说话,不过都自讨没趣的悻悻然。

一场很官方的吊唁,这么平淡的结束了。苗居再次回归到平静,不过南疆城内的那些传言,依旧是沸沸然。不过徐苗并没有打算去理会,反正这东西,时间是最好冲淡的良方。

正月初四一早,泉东出殡。三郎跟小五是他的徒弟,两个孩子理应摔丧盆子、打灵头幡。徐苗跟徐芽亲自过去送的,五爷则是在苗居陪月玄远。

一行人出发之后,覃妍筝冲他们俩行礼一下,回了房间。月玄远看着拆灵棚的那些小厮,撇了下嘴,说:

“你真的这么纵容她?不知道的,还以为那小子……呃,我啥都没说。”

到嘴边的吐槽,那么生生的咽了下去。没办法,有伤在身,这货又是心人的准姐夫,不能惹,不能惹。覃五爷冷着一双眸子,很怼了他胸口一下,薅着他的脖领,把人带回了房间……

……

初五三郎、小五离开,初八覃五爷带着覃妍筝、覃小八离开,一个过年这么不咸不淡的过去了。如果泉东没有出意外,这个年过得还挺不错,不过可惜……

徐芽没有走,月玄远的伤还没好,不能远足。徐苗这几日都忙着正月十五元宵会的事,伊闪跟迅闪每年都会出资举办灯谜会。

奖品无非是他们旗下的产品,老百姓平白去猜灯谜,即娱乐了自己,也能有东西拿,两全其美,很是快哉。迅闪的商队要正月十五之后才开始走,这几日,冬梅都陪着她各处转悠。

最后在农庄跟秋栀订了几床羽绒被后,徐苗终于缓了口气,坐在小板凳,随手拿了两个土豆,扔进灶膛里面烧。秋栀看着她的动作,抿唇轻笑,说:

“姑娘想吃烤土豆?”

“嗯。”徐苗点头,单手托腮看着灶膛,又说道,“许久没吃了,怪想的。”

“那姑娘可真是有口福了,您稍等,啊!”说着站起身,着急忙慌的往外跑。冬梅见她这般,轻摇了摇头,说:

“两年了,这丫头还是这么毛楞。”

“无妨,天真点挺好。”徐苗说完,继续看着灶膛。

没过一会儿,院子里传来脚步声,接着秋栀拉了个小厮进来,兴冲冲地说:

“阿达,你给姑娘烤个土豆片,用那天的手法烤。”

阿达听到这话,有些为难的抿唇,然后欲言又止。秋栀见了不解,皱眉问道:

“咋了?给你个表现的机会你还不干?缺心眼儿啊!那可是咱们东家、咱们姑娘。”

徐苗微微蹙眉,怎么听那话怎么觉得别扭。啥叫“咱们姑娘”,这话……有问题。

“秋……秋栀姐,我那东西拿不出手,怕入不了姑娘的口啊。”阿达说的十分小心,生怕会惹恼了这位祖宗。

徐苗再旁看着,竟“噗嗤”笑出了声。秋栀见了,直接伸手轻捏阿达的脸蛋儿,恨铁不成钢的的说:

“你啊你啊,咋那么没出息,对自己有点儿信心,咱们姑娘好打发,没那么多事儿。”

“是,我没那么多事儿,你做吧。”徐苗站起身,把凳子给人家让出来,站在一旁。这二年她很少过来,前面说过,她不想看见他们,进而想起绿荷。

不过子恒走的那天跟她深谈了一次,也开导了她一些。再加泉东去陪着,她心里的那个愧疚少了一些。虽然这理由找的有些牵强,但是能让大家都过得舒服,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儿。

所以,今年她亲自来的,从南疆到南阳,这些个地方她二年来头一次踏足,见了那些老人,也说了一些体己的话。秋栀这里算是最后一站,完事儿回家消停眯着,只等三月回小八家子村。

看着阿达把土豆切成薄片,用木签子串的动作,不禁挑了下眉。哟呵,还挺有想法。秋栀见她一脸兴趣盎然,热络的再旁说道:

“姑娘有所不知,这阿达是从苝殇朝那边逃荒过来的。那天我想吃点新鲜的,他做了这烤土豆片,味道真的不一样,特别好吃。”

徐苗闻言,伸手轻点她的额头,抻哆着说:“真是个吃货,改明儿找个人家把你嫁了,让你管够吃。”

“那还是算了吧,自己挺好的。”秋栀悻悻的说完耸了下肩膀,继续兴致勃勃的看着阿达的动作。

串好了土豆片,阿达随手拿了个没有盆底儿的破盆,放了几块炭在下面,然后把盆扣,等炭火烧的恰到好处,将土豆片放。

类似现代大都市街边的大排档,难道说这个阿达是个穿越的?

土豆片烤的“嗞……嗞……”作响,只见他拿了一个小瓶,把里面的椒盐撒,又随手拿了……那个是什么?是孜然吗?

冬梅来到她的耳畔,轻声地说:“姑娘,他现在撒的是苝殇朝的特产,小茴香。”

轰——

孜然又名:枯茗、孜然芹,也称小茴香。

这货不会真的还是……想到这儿,徐苗走前,慢慢的蹲下身子,看着烤的香味四溢的土豆片,喃喃的说:

“长江绕郭知鱼美,好竹连山觉笋香。你这土豆片,可那竹笋还要香啊。”

阿达听了,不好意思的笑着挠挠头,憨憨的说:

“姑娘谬赞了,从小我们家穷,啥好东西都没有,所以也经常挨饿。这土豆片是无意间琢磨出来的,觉得还不错,那日给秋姐做吃了,没想到她也喜欢。希望能入了姑娘的口,别嫌弃小东西好。”

徐苗听了,缓缓地点头,站起身并没有再说什么。看起来是她想多了,这个……跟她不一样。等了一会儿,土豆皮烤好,秋栀献宝似的走过来,把东西拿给徐苗,说:

“姑娘,快尝尝,味道可好了呢。”

“嗯。”徐苗十分淡定的点头,接过来,小小的咬了一口。对这个……没什么期待,前世经常吃。不过倒是难得,难得能在这儿吃到,挺不容易的。

味道虽算不得正宗,但足以解馋了。扭头看着继续烤土豆片的阿达,又说道:“这个……烤肉应该也行吧,能做吗?会不?”

“啊?”阿达听了有些懵。扭头看着她,老实的摇头。

秋栀在旁见了,笑的很不客气的说:“姑娘还说我呢,我看姑娘才是吃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