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344章 毫无征兆,毫无预警

覃五爷拉着徐苗回到闺房,直接把门关。书迷楼 皱眉看着她,重重的叹了口气。徐苗没敢说话,这会儿不能惹这阎王爷。

乖巧的去到圆桌前,给他倒了一杯茶,端过来,双手呈给他,说:

“喝茶.”

五爷没有接,那么站在原地看着,顿时让徐菇凉很局促。自知理亏,不敢嘚瑟,只能轻扯嘴角,道:

“你别生气了,是我不好,我……不该那么任性。”

“你还在等你任性啊。”覃五爷轻叹口气,伸手接过她手里的茶,不过并没有喝。摇了摇头,继续说,“你自己身子骨是什么样,你难道不清楚吗?怎么可以那么冲动,不说别的,明日那场仗,够你喝一壶的,你还……你还守夜。”

“这事儿……你……你得理解我啊。”徐苗有些委屈的替自己辩解,“不管怎么说,死的那个是泉东,是……”

“是谁你都要稳住,顾全大局,难道你忘了?”覃五爷说完,喝了一口茶,然后看着眼前的女子,喃喃的又道,“即使有一天……我躺在那里,你都要稳住,掌控……”

“是不是有什么棘手的问题了?”徐苗打断他的话,皱眉问着。

没有谁会期盼自己死,而且还是当着自己心人的面。他一向有分寸,突然这么说,肯定……想到这儿,徐苗拉着他走到摇椅,关心的开口说: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?别瞒我,跟我说。”

覃五爷握着她的手,放在嘴边亲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看着手里的那个茶杯,脑子里不停地组织语言,可越想越气,最后直接把茶杯摔在地——

“砰——”的一声响。

徐苗见状,心知这事儿非同小可,没有逼他,耐着性子等。

好一会儿后,覃五爷重重叹气,咬牙切齿的说:

“泉东……是被他的师傅洪彧,用幽冥掌打死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徐苗木讷,一时之间不敢接受。这二年她跟泉东每次出去的时候,都会闲聊他们哥四个以前的事情。以前在小八家子村听说过,他们四个是孤儿,从小被师傅收养,进而培育成才。

他们俩给绿荷、春杏扫墓的时候,那家伙也谈过他的师傅,说洪老先生是个嫉恶如仇、劫富济贫,是江湖有地位的前辈。他作为他的徒弟,相当的自豪等等。

这类的话语,她听了不知道多少回,每次说到他师傅,他都是一脸的崇拜、敬重。可没想到……轻咬着下唇,有些怀疑的问:

“这事儿……假的吧,泉东他……”

“泉东的功夫有多好你应该知道,虽然你不会武功。江湖能伤泉东的没几个,而会幽冥掌的也只有洪彧一个,这套掌法,他没有教泉东四个。师傅教徒弟,都会留一手,这话你应该不陌生。”

覃五爷这话说完,徐苗顿时不知道该怎么接了。她不想相信这事儿是洪彧做的,可没有真凭实据,子恒也不可能胡乱去冤枉人。

如果真的是他做的,那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

五爷伸手,轻摸她的脸颊,说道:“不早了,歇着吧,明儿估计你得应付那些前来看热闹的人呢。”

“无妨。”徐苗摇头,略微紧张的看他,又问,“如果这件事真的还是他做的,那为什么呢?今天下午欧阳旻睿出现了,跟这个事儿……是不是有关系?子恒,你回辽东吧,我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嘴便被他的大掌给捂住。覃五爷笑着摇摇头,在她的额头亲一记,说:

“真是个傻丫头,如果我走了,还配拥有你吗?别瞎想了,快睡觉。放心,我不会有事儿的,一定不会。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乖啦,快睡觉吧。”

打断徐苗的坚持,覃五爷拉起她,把人推到了床。然后转身,去到屏风后面洗漱……

……

翌日大年初二,在辽东的小八家子村,这天都要女儿回娘家。南疆这边却不同,他们是大年初三。初一这天的尸体一事,经过了一天的沉淀,已经传的面目全非。

有说伊闪做生意太黑,所以仇家追杀,身首异处;也有说伊闪的姑娘玩.弄男人的感情,所以那男的自杀在了苗居的门口;更有说是因为前年,闫府的那个亲戚不服,直接把人杀了,将头颅挂在苗居的门。

总之,各种传闻都有,说的神乎其神。

也幸好伊闪现在放假,并没有开店营业,不然这些好信儿的人,还不得追去店铺问个究竟。

尽管徐苗再低调,可做生意总要入个商会啥的。入了商会,要经常过去开会,偶尔她会缺席,不过会长亲自过来通知的时候,她还是会过去的。

因为这样,多多少少认识了一些南疆的大户,跟他们也有了人情的来往。当这些人得知死的是泉东,纷纷备礼、去吊唁。

说实话,这个举动还挺跌份儿的,毕竟泉东是个下人,可熟识徐苗的都知道,泉东在徐苗那里绝对不是个下人。所以这个吊唁,一点都不跌份儿。

初二这天午,来苗居吊唁的人不少,闫家、姚家、孙家……反正能叫名的都到了。三郎作为徐苗的亲弟弟,自然要接待这些人。

女眷则是由徐紫萱来招待,徐苗全程没有露面。不过大家也不挑理,认识不是一天两天,徐苗什么性格,他们都是知晓的。

徐紫萱大方得体,待人接物也把握分寸,让人挑不出毛病。孙夫人见状,不禁好的问道:

“这位姑娘啊,你是徐姑娘的妹妹吗?排行第几啊?”

他这么一好信儿,不少夫人也都跟着好起来。徐紫萱见状,轻笑一下摇摇头,说:

“孙夫人猜错了,我不是徐家的女儿,只不过借用姓氏罢了。”

“啊?!”孙夫人一听这话,顿时有些不愿意了。有几个夫人听了,也都皱起了眉头。

家生子都会姓主家的姓氏,这徐紫萱该不会……

“徐家这么做……是不是有些过分啊。你说是不,闫夫人?”姚家的当家主母优哉游哉的说完,还不忘把锅扔给闫夫人。

丽人堂年前出的事情,大家都知道。闫夫人备厚礼来苗居请罪,徐苗不仅没有露面,还把一个刚刚及笄的丫头弄过来搪塞。闫夫人若是没有怨气,那不是闫家的主位了。

被点了命的闫夫人,端着茶杯喝了一口,一句话都没有说。这是个明智之举,毕竟日后还要去伊闪买东西,她可不想进了黑名单,丢人。

黑名单,专门记载伊闪不接待客人的名字。

被记了,挺丢人。

徐紫萱听着他们的对话,心里了然他们话里的意思,倒也沉得住气,一句话都不说,那么看着他们斗来斗去。

“姚夫人这话说得,徐姑娘很少跟咱们打交道,这事儿又不是什么秘密。更何况泉东跟她形影不离,这突然没了,自然心情不好,能让这位姑娘陪咱们,已经是不容易的事情了,所以……”

熊夫人的话没有说完,徐紫萱将手里的茶杯,优雅的扔了出去。杯子飞到客厅.央——

“砰——”

碎了。

屋内的人也都吓得一个激灵。当然,所有人的目光,也全都落在了徐紫萱的身。

只见她轻叹口气站起身,然后迈步来到熊夫人的面前,扬起手,直接是一巴掌——

“啪——”

毫无征兆,毫无预警。

打的熊夫人一脸懵逼,接着,要手开撕。

当然,徐紫萱身后的丫头不是吃素的。没等她打到人呢,被丫头直接一掌,扔回了椅子。

其他夫人见状,纷纷站起身,倒没想“造反”,只是纷纷开口劝架。

徐紫萱倾身,然后一把薅住熊夫人的前襟,一字一顿的说:

“你最好给我说话过下脑子,不然……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。”

“你……你你……你……你大胆!”熊夫人对哦哆嗦嗦的不学乖,语无伦次的说着找死的话,“你……你一个下……下人,敢这么……针对我?你不想活了?”

“哟,谁说我弟妹是下人啊!”

熊夫人的话刚说完,顿时传来了徐苗的声音。当徐紫萱动手打人的时候,暗卫跑去了她的闺房告诉她,前院发生的事情。

徐苗当然不能躲,赶紧带着二丫、徐芽来到前院。当看见徐紫萱霸气的薅人脖领时,不禁放心不少。至少以后 三郎他们家,不会有人欺负到头。

众位夫人一看徐苗来了,纷纷打着招呼。当然,对于她的那个“弟妹”也都听在了耳里。熊夫人此刻后悔的不行,奈何这会儿她却啥都不能做,满脸赔笑的看着徐紫萱。

徐苗走进屋,来到徐紫萱的身边,伸手把她的素手拽了下来,说:

“怎么了?这熊家的怎么惹到你了?怎么还亲自动手了?”

“徐姑娘,我……”熊夫人想为自己辩解,不过人家却没给她机会。

“……让人直接扔出去好,不必脏了自己的手。”说着,徐苗凭空说着,“扔出去。”

话音刚落,暗处窜出个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