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337章 百年龟骨

徐芳刚刚及笄没多久被嫁了,还是给人家做续弦,只继子大了六岁,想来也挺悲哀的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有了富商这得力的女婿,徐正江的官运算是起来了。

从蛟阳县直接调到了项阳镇做镇长。

项阳镇是那富商的老家,他在那边也算有所名望。徐正江过去,一镇之长做的如鱼得水,很是痛快。后来蛟阳县的八品县丞回乡丁忧,富商又给他活动活动,直接把这岳父调回去做了这县丞老爷。

县丞算是有点实权,不过县太爷较独,什么都东西都不用徐正江操持,全是他一人独大。徐正江插不手,抱怨个不停。郑氏见当家的着急火,有些不落忍了,直接去找了徐芳。

芳姐儿听母亲的,每天都在富商耳边念叨给她父亲升官的话语。富商原本脾气不好,而且还好家暴。如此反复,终于克制不住自己,动手打了徐芳。

而那时,徐芳正怀有三个月的身孕,孩子生生的被打掉了。

富商自责,想着补偿,这才又开始给岳父走动,但是能力有限,不得不把自己的后台介绍给岳父。

“……是这样啊,老姑也被他卖了,换了印把子。咱爷、咱奶也没啥用处了,被送回了小八家子村。至于蛟阳县那边……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。”三郎说完,重重的叹了口气,缓解一下,又说道,

“他这去了蛟阳县管事,首先打算拿咱们迅闪来开刀,据说年后要去商会,把商队这一块的归结弄出来。客栈那边没有给他干股,正憋着火不知道怎么撒呢。”

徐苗听到这话,冷笑一下摇摇头,果然狗改不了吃屎。徐芽再旁听了之后,皱眉问着:

“哥,那他们老两口回家,吃啥喝啥啊?谁管他们啊?”

“还能有谁,自然是三伯娘他们了。”小五边说边吃着芸豆糕,还不忘撇嘴。

徐苗听了重重的叹了口气,挺同情徐正海跟蒋氏。老宅那边已经荒废了,地也都卖给了他们,那老两口可以说啥都没有了,连一直伺候在身边的老闺女都没了。

这么样的一个情况,三伯作为他们的儿子,三伯娘作为他们的儿媳,于情于理都应该去管,哪怕他们再有怨气,再不想有瓜葛。

徐苗微眯了下眼睛,扭头看着覃五爷,说道:“那徐正江这么能折腾,你不该管管?”

蛟阳县隶属于辽东府,不过却离辽东有着一定的距离。五爷听了轻扯嘴角,然后摇了摇头,说:

“不急,先让他折腾着,慢慢在收拾。”

说着,又捏了她手掌一下站起身,冲小八、小五使了个眼色。徐芽秒懂的起身跟着出去,屋内顿时剩下了三郎跟徐苗两个人。

五爷心知她想知道多一些家里的事情,还有一些是三郎的私事。他们在终究不好,多给他们姐弟俩单独的时间才行。徐苗端着茶杯,小小的喝了一口,然后看着三郎,问:

“今年冬天怎么样?可有发热?”

“少了。”三郎轻松的说着。

徐苗听到这话,心里顿时怅然。这孩子报喜不报忧,说少了,那还是有吧。

“姐,我说没有你肯定会觉得我在骗你,不过这二年确实是少了,她照顾的……很好。”

三郎说完这话,脸顿时红彤彤的。徐苗又岂能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,之所以他一直没提,有他身体的缘故,也是顾虑她的想法。

轻叹口气,看着三郎,喃喃地说:

“你这……过了年也该十七了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你五哥来时说了,初十商会有拍卖百年龟骨,你的药引只差这一味。集齐以后,你拿着回家找武先生,让他给你熬药,当年他说过,如果集齐了,他会亲自熬。”

徐苗这话说完,三郎喃喃的嘀咕了一句“当年”。他怎么都忘不了当年刚分家的情形,大姐带着他去镇求医问药。武先生不仅没有看清他们,反而对他们相当的尊敬。

也因为这样,他跟武连权成了兄弟。原本打算把妹妹许配给他的,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月玄远。虽然妹妹不说,可他看得出来,那丫头对连权没有感觉,对那个月玄远倒是异样的。

“不管这药能不能治好你的病,今年都把你的婚事办了吧。既然她真心待你,又跟那件事没有关系,别在拖拉了,夏天办事儿,大姐也能回去,挺好的。”

轰——

三郎诧异的看着徐苗,半天都没有说话。他不是不想成亲,这几年早看开了身子骨的问题。紫萱对他的不离不弃、精心照料,说不感动都是骗人的。

可因为她的身份,这个成亲成了敏感的字眼。他不提,她亦不提,懂事的让他心疼。是今儿提前过来,跟她分开走,都是她主动说的。

如今大姐这般说……

三郎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,最后只有重重的点头。徐苗看他激动的样子,好笑的道:

“外面大名鼎鼎的徐大爷、徐公子,也有这么失态的时候啊。”

“姐——”三郎无奈的唤着,随后自己也笑着挠了挠头,伸手握着她的手道,“姐放心,萱儿说过,即便有一天当着她的面要收拾欧阳家,她都不会去管、去问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徐苗叹了口气,反手握着他,“那丫头对欧阳家也是死心了,我抓到了欧阳紫涵,她说了当初的一些事情,原来我们大家……”

……

当天晚,苗居十分热闹,除了迎接三郎跟小五他们,还有是因为北冥洛薇来了。席面是徐苗跟徐芽亲自做的,地道的辽东菜色。

席面开两桌,男子一桌、女子一桌,间用屏风隔开。徐苗进地主之谊,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北冥洛薇的碟子里。大家吃的很是热闹,说说笑笑,如同过年一般。

晚饭后,北冥洛薇没有回迅闪客栈,而是留在苗居歇息。大家来到书房,覃五爷考较小五跟小八的功课,听着两个孩子不停地吟诗、回答,权当是消遣时间了。

徐苗欣慰的看着小五的成长。这孩子不单单只是个子高了,学问也见长了不少,据说武功也精进很多,现在一个人打三个都不是问题。

热络的聊了好一会儿,北冥洛薇开口说:

“初十的龟骨别去拍了,是假的。”

轰——

原本还热闹的书房,在听到这话之后,顿时全都安静了。徐苗跟徐芽双双惊呼的看着她,北冥洛薇耸了耸肩膀,看着覃五爷,道:

“相信侯爷已经派人去查了,这一次带百年龟骨过来拍卖的……是欧阳旻睿那边的人,为了什么你们应该懂,苗儿,我也不瞒着你,百年的龟骨那么一块,早被我嫂子给用了,世间根本不可能再有了。”

“吧嗒——”

徐苗手里的毛笔掉落在地,半天都没有任何反应。徐芽满眼的失落,坐在对面的三郎见状,轻笑着开口道:

“大姐,生死有命,我无非是身子骨弱一些,这没有什么。况且现在有人会照顾我,而且也照顾的很好,咱们顺其自然,不要苛求了。”

话是这么个话;理是这么个理。

可等了这么多年,到头来被告知根本没有,徐苗这心里怎么可能会不失落。

北冥洛薇伸手轻拍她的肩膀,揉.搓了几下之后,又说:

“你们家大公子的心态很不错,你别再强求了。我推测他也是想用这个来试探你,不然……别让人家抓住了你的把柄,好不容易你的软肋,都已经不会构成威胁。”

徐苗木讷的看着笔尖,没有说话。人家说的道理她都懂,又或者说闭着眼睛她自己都能讲出一套又一套。可……站起身,一言不发的离开书房,根本不再管身后他们说了什么。

三郎跟徐芽、小五互看一眼,都赶忙起身追了出去,小八见状也跟着出了书房。书房内,只剩下覃五爷跟北冥洛薇,五爷走到她的面前,叹口气,说道:

“多谢了。”

“无妨,是有点为难罢了。”北冥洛薇说完,也叹了口气。

覃五爷点头,双手背后,看着一旁的烛火,喃喃地说:

“你们是朋友,讲究以诚相待,让你骗她,确实为难你了。”

北冥洛薇听了轻笑一下摇摇头,“这么跟她说,让她失望、失落,真的好吗?”

覃五爷听了没有说话,踱步走到书房门口停下,没有回头的说:

“年下你快马加鞭的跑过来,不也是因为得知了真相才赶过来告诉她的吗?起让她涉险,本侯觉得这个失落、失望,根本不足话下。”

说完,推门出去了。

北冥洛薇站在原地,看着越来越远的背影,轻咬着下唇没有说话。这么明目张胆的欺骗她,也不知道那个丫头在得知真相之后,会不会气自己。

朋友这么长的时间,她还真没有……欺骗过她。

当得知百年龟骨的传闻之后,他们北冥家开始派人去调查了,当得知一切真相之后,自然不能坐视不管,所以她才快马加鞭赶过来,没想到侯爷竟然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