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332章 过敏

“你回去,直接把人撵走,不用客气。书迷楼 若是她再闹,直接报官抓她。”徐苗说完,轻拍下桌子。

白淼见状点点头,屈膝行礼一下,转身离开了。徐芽看着大姐的样子,想了一下,出声提醒说:

“姐,真的不用管吗?万一经官……”

她们姐俩处事的风格截然不同,当然,徐芽也没经历过这样跟买家的纠纷。她只要订单完不成,那肯定是各种折腾,加班加点都是经常事儿,她自己更是连轴来。

只要有事情,势必亲身去处理,绝对不会坐在那里不动。徐苗则不然,她权力下放,什么都东西交代下去不管。除非有他们自己拿捏不定的过来问她,那个时候她才会给出谋划策。

所以这二年来,徐苗过得悠闲惬意,徐芽则是焦头烂额。她权力下放过一段时间,不过最后还因为不放心,又再次事必躬亲。

徐苗喝了口茶,站起身,说:“不用管,经官经官,我先回去了。”

说完,转身出去了。徐芽坐在那里,看着大姐的背影,轻撇了下嘴,看起来她跟大姐,还是差着功力……

……

覃乾问完回来,那闫家昨天晚为了招待这远房的亲戚,特意准备了海鲜。螃蟹、蛏子、蚬子等。徐苗听到他恢复的话,心里更加的有底了。

她都不用去看,猜到是食物过敏。看看这吃的,那么多海产品,不过敏怪了。而且给她做脸之前,已经测了会不会过敏,更不可能是他们的事情。

徐苗摆摆手,看着他说:“你辛苦一趟,去丽人堂那边,告诉白淼一声,闫夫人家的亲戚是海鲜过敏,跟我们没有关系。若是想治好自己的脸,让她花钱买百草膏。”

“是。”覃乾行礼一下,转身欲走,看见坐在小炕的覃五爷,赶忙再次抱拳行礼,恭敬的说,“给侯爷请安。”

“免礼。”覃五爷刚睡醒,嗓子还没有开,说话有些哑。徐苗懂事儿的倒杯茶,送过去。五爷喝了一口,嗓子舒服了不少,这才又开口说道,

“怎么样,这一年你们姑娘没给你出什么难题吧。”

“回侯爷的话,没有。”覃乾轻笑着说,躬身站在那里,“侯爷,不知我大哥有没有过来?”

“没有,家里那边走不开,他得留在府打理。”

听到这话,覃乾非常理解。他们哥俩是给这俩人打理府内的,自然没有会相对忙许多。算来已经三年没有见面了呢。虽然有些惋惜,不过他们都不是为自己而活,自然也没有资格去想不该想的事情。

再次行礼,转身出去了。门关之后,五爷伸手把人搂在怀里,窝在她的脖颈处,问:

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
“没事。”徐苗轻声地说。这种小事,不值得一提,提了倒是浪费他们的时间……

……

伊闪丽人堂门外,此刻可是无的热闹。闫府家的那个亲戚,在丽人堂大闹一顿被撵出来之后,竟然坐在离店铺不远处的路边儿,破口大骂起来。

那个样子还挺吓人,十足十的泼妇,而且一看不是省油的灯。

“……你们店大欺客啊,有你们这样的吗?我在你们这儿做了一次什么什么保养,那么贵不说,还弄得满脸疙瘩,现在不仅不负责,还把我给撵出去。天啊,没处讲理了啊……”

她这么一哭闹,再加满脸的红疹子,还真是挺博得同情。行人不知道这其的缘由,但是那满脸的红疙瘩,可是看在了眼里。这丽人堂做的什么生意他们也不知道,当然,也没进去过。

目前看见的情况,自然全都是站在她这边的。有不少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,竟然跟着一起骂起来。白淼站在四楼那里,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切,多年习武,耳力异于常人,对于那些谩骂,全都听在了耳朵里。

一旁的白杨见状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想都不想,转身要走。被白淼一把给拽住了,冲她摇摇头,道:

“等会儿,再让她闹腾闹腾,我让人去闫家找人了。”

白杨听了这话,按捺着性子等着。两个人站在四楼那里,兴致勃勃的看着楼下耍猴。身后传来脚步声,接着——

“你二位还挺有雅兴,看的可好?”

二人闻声转头,一看来人,纷纷侧身行礼一下,道:

“北冥姑娘,您怎么来了。”

北冥洛薇摆摆手,仍旧一身黑色劲装,往前走了几步,来到窗前看了一眼楼下,说:

“快过年了,不想在家过年,出来走商队了。我要做保养,你们俩谁来?”

白杨、白淼互看一眼之后,白杨走前,再次行礼,说:

“姑娘,让白杨给您做吧,白淼一会儿还得解决这件事情。”

“哦?那妇人到底怎么回事?看着穿着不俗,不该是泼妇行径啊。”北冥洛薇挑眉问着。平日里她不爱多管闲事,只因这个地方,是她的好友所开,碰见了问问,能帮着解决固然是好。

白淼将事情的原尾说了一遍,北冥洛薇听了点点头,双手背后看着楼下,兴趣盎然的说:

“既然如此,那可得把事情闹大点儿,不然对不起你家小姐呢。”

“是。”

两个丫头全都点头附和,嘴角噙着笑,北冥洛薇站在远处,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切。三个人都习武,耳力也很好,尽管外面很是嘈杂,但是他们都听清了这些人在说什么。

店大欺客,有后台,只要钱的黑心商家……

正听得来劲,一个小丫头跑了来,屈膝行礼一下,说:“白淼姐,白杨姐,刚刚覃管家来了,说闫府昨天晚吃的是海鲜,那夫人是海鲜过敏,跟咱们没有关系。姑娘说了,追讨名誉损失费。”

白淼听到这话,立马转身下了楼。白杨见状走前,划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,说:

“北冥姑娘,我们去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二人一前一后的下楼,直接去了三楼最里面。

白淼从店里出来,身后带了俩丫头。众人见丽人堂这边终于有人出来了,纷纷停住刚才白话的话,自动自觉的给让出了一条路。

待三个人走到跟前,那坐在地的妇人冷哼一声,然后扯着嗓门说道:

“好你个小娼、妇,终于舍得出来了啊。我告诉你,今儿这事儿没完,你不好好补偿我,我……”

“表嫂,你这是干什么呢?”

没等妇人把话说完,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,顿时打断了她的话。妇人心知举止不雅,赶紧爬着站起了身。白淼走前。侧身行礼一下,很是礼貌的说;

“闫夫人好。”

闫夫人觉得脸特别的热,他们闫府在南疆是做瓷器生意的,跟迅闪商队都是长期合作的伙伴。平日里关系不错,而且她也在这边经常过来,跟他们这些姑娘们关系也很好。

如今这个婆家远房表嫂这么一闹,面怎么可能还有光。尴尬的不敢看她,说:

“那个……白淼姑娘,这事儿……”

“这事儿跟闫夫人没关系。”白淼很是自然的说着,看着其他几个刚才蹿腾说话的人,淡淡的又道,“闫夫人,可否知道您家昨晚吃的是什么?”

“呃……是海产品,因为他们家那边,这些东西不多,所以我们昨天用咱们这边的东西招待了一下。”闫夫人照实的说着。

白淼听了点点头,看着那几个刚才还帮腔的人,道:“大家都是南疆土生土长的人,对于这吃海物起疹子的事情,应该不陌生吧。”

轰——

白淼这么自然地说完,那些人顿时都不吱声了。可闫家的那个亲戚,却不知道她说的是啥,是觉得她在蛊惑人心,厉声呵斥道:

“你个小娼……你个小丫头,什么陌生不陌生?我这脸昨天在你们这做完之后,这样了,你们必须得负责,不然我……”

“表嫂,你干什么呢?”闫夫人这下彻底火了,立着眼睛,十分不爽的说着,“这是南疆,不是你所呆的那个村镇。我们闫家还要脸面呢,你做事要有分寸。”

“嘿……我说表弟妹啊,你在我这儿教训谁呢?你别忘了,我可是你表嫂,我……”

白淼再旁看的真切,这个亲戚纯粹是来打秋风的。估计是第一次到闫家,所以他们礼遇有加。请拍了两下手,然后对身后的丫头说:

“带着这个夫人去官府,说她诋毁我们丽人堂的名誉,要损失费。”

“是。”小丫头应完,走前看着那个妇人,轻蔑的白了一眼,“走吧,刚才您不是吵吵要见官吗?我这带您去。请吧!”

“哼,去去,谁怕谁。反正我表弟是闫家当家,专门给宫里送瓷器的。”愤恨的扔下这话,迈步跟着走。

闫夫人觉得面无光,臊的不行。尴尬的看着白淼,侧身行礼一下,歉意地说:

“白淼姑娘,真的不好意思,我这表嫂她……还骂了您,真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