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314章 北冥洛薇

冬月二十九景阳伯夫人寿辰,热闹自是不必说,前来贺寿的除了次给老夫人贺寿的那些人之外,多少还有些出入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像这欧阳紫涵没来,她老.子欧阳洵到了。

徐苗还特意看了一眼欧阳洵,年男子,应该也四十左右岁的样子,满脸红光,身边跟着那个传说的王姨娘。徐苗带着绿荷去了后堂,这一次,她没有来晚,屋内邵氏还有一个女子。

这名女子倒是真特别,穿了一身黑色的劲装,头发挽成发髻,整个头一根金簪算是装饰。看着眼熟,总觉得在哪儿见过。

绿荷凑到她耳边,低声地说:“姑娘,那位是北冥洛薇。”

“呀,苗儿来了啊,快点过来坐。小薇啊,这是我跟你提过的,你表姐夫远房的表妹徐苗,是那个悦己的老板。跟你一样,都是女豪杰。”邵氏说完,起身过来拉徐苗。

那北冥洛薇看着徐苗点点头,轻声地说:“表姐,我昨儿见到这个姑娘了。没想到那顺意斋,也是姑娘的店铺啊。”

徐苗乍听这话愣了一下,随后恍然大悟,冲其侧身行礼一下,说:

“昨日见到北冥姑娘,觉得很是有眼缘,没想到南阳城这么小,今儿又见到了。”

“是啊,南阳城本不大。”北冥洛薇说完,指了指身边的位置又说,“徐姑娘可嫌弃?”

“怎么可能。”徐苗笑着摇头,走到她身边坐下。

绿荷双手拿着贺礼,跟在她的身后。那么大的东西,甚是醒目,想不引人注意都难。邵氏看着绿荷手里的东西,十分感兴趣的问着:

“这会儿屋里没外人,苗儿啊,那丫头手里拿的,可是给我的东西?”

“嗯,是啊,想看?”徐苗笑呵呵的故意问着。想当然尔,邵氏是点头的。徐苗直接唤来两个婆子,然后热络的挽着邵氏的胳膊,让他们把袋子打开。

一床双人被子,鸳鸯戏水的被罩,又是水粉的颜色。邵氏见了微微蹙下眉头,连一旁的北冥洛薇都愣了一下。这送贺礼给送一床被,还真是头一次见到。

徐苗拽着邵氏的胳膊,来到羽绒被前,然后说:“表嫂快摸摸,这是用鸭绒做的,很是保暖。最重要的是轻,盖在身不会那般的沉。”

邵氏一听这话,顿时来了兴趣。伸手轻摸了几下,诧异的开口说:

“天啊,真软和啊。苗儿妹妹说是鸭绒?是那种鸭子的毛?”

“差不多。”徐苗点头,看着也是一脸狐疑的北冥洛薇,笑呵呵的解释说,“鸭毛的里面会有一层软和的绒,这个是完全用那个绒做的。这一床是双人被,足用了四斤鸭绒,绝对的暖和。”

“而且被子也做的足够大,两个人盖富富有余,增进感情哟。”这话说完,坏笑的看着邵氏。果然看着邵氏脸红的样子,得意的不行。

北冥洛薇伸手又摸了几下,看着徐苗问:“徐姑娘,恕我直言,那鸭子身的恶臭味很难闻。可你这个被子,闻着有一股清香味,这……是鸭绒吗?”

被质疑是肯定的。

徐苗早有所准备,这北冥洛薇说话还算客气的了,若是换做那欧阳紫涵,指不定说啥不好听的话语来。轻笑一下冲她点点头,说:

“北冥姑娘说的不假,这个鸭子身,确实有种难闻的味道,而且鸭毛也不干净。但是我们做的这个,是经过好几道工序才做得的。”

“用淡盐水泡了一夜,然后又经过三次高温杀毒,总要确保干净、万无一失啊。然后才会些熏香,把异味变清香,最后由婆子行被,算完成了。”

邵氏再旁,听到这话,不禁“啊”了一声。然后很是惊讶的说:“这么一个被子,要这么费劲啊。苗儿啊,你可真有心了呢。”

“哪有,是表嫂不嫌弃罢了。我这算是百里送鸭绒,礼轻情意重吧。”徐苗打趣的说着。

邵氏很是喜欢这被子,不过是……找回理智,赶紧让婆子们把被子收了,然后娇嗔的看着徐苗,小声的说:

“这被子都是要各盖各的,哪有两个人盖一床被子的。”

“怎么不行,说明你跟表哥感情好,多好啊。”徐苗打趣的说着。

北冥洛薇听到这话,也是抿唇一笑,弄得邵氏脸更红了,每人赏了一记轻捏,赶忙转移着话题,说:

“你们俩再敢打趣我,小心我把你们都嫁出去。我可告诉你们啊,牛夫人跟顾夫人老早跟我打招呼了,说有合适的姑娘,要给他们家的儿子介绍介绍,怎么……你俩有兴趣没?”

徐苗跟北冥洛薇听到这话,同时划着不要的手势,说:“好好好,你最大,你最大,你是寿星老。”

“啥最大啊,寿星可不是最大的嘛?”

话落人到,竟然是被扶正了欧阳夫人——王姨娘。她跟邵氏两个人算是差着辈分,如果按照排行论辈,邵氏要叫她一声婶娘。

不过……

呵呵!

北冥洛薇对这个王姨娘不感冒,原本站着的,这会儿竟转身回到位置处坐好。徐苗更不可能搭理她,转身来到北冥洛薇的身边,跟她闲话家常。

邵氏作为主人,算不想理会也得应付,说了一句“没啥”,也回到了她的位置处做好。那几个婆子正归置被子,王姨娘也是个葩,竟然走前,开玩笑的说着:

“这是谁啊这么有心,竟然送来了被子。景阳伯夫人早说啊,我改送一床被褥多少。”

说完,冲身后伸了下手,丫头赶忙走前,双手呈锦盒。王姨娘接过那锦盒,炫耀的把盒盖打开,然后看着邵氏,说:

“夫人,今儿是您寿辰,我这也没啥可送的。三皇子前阵子给送来了两根八两参,我留了一根,跟您送来一根。”

人参,七两为参、八两为宝。

八两的参,确实是个新鲜的货色。不过景阳伯府是什么地方,又岂能少了这八两的人参?

王姨娘见邵氏并没有什么反应,不禁又补充了一句:“夫人,我这……可是血参啊。”

轰——

一句血参,邵氏跟北冥洛薇全都挑了下眉头。徐苗对血参没什么研究,但是按照她的想法,这血参应该是红参。医有记载:红参质坚,体重且脆,气香,味微苦。

红参用于体虚欲脱,肢冷脉微,气不摄血,崩漏下血;心力衰竭,心原性休克。是参的熟用品,有大补元气,复脉固脱,益气摄血功效。

八两的红参,那应该算作宝贝了。

邵氏看着那个锦盒,轻轻地点点头,说:“王嬷嬷,收下吧。”

“是。”王嬷嬷得到命令走前,双手把王姨娘手里的锦盒拿走。

邵氏没有再关心那个锦盒,而是扭头看着徐苗跟北冥洛薇,与他们两个闲话家常。那王姨娘被晾到一旁,很是不甘心。可再不甘心也不能造次,如今欧阳家可不似以前的欧阳家了。

一刻钟不到,该来的都到场了。大家嘘寒问暖,说着各种各样的场面话。徐苗再旁做聆听者,倒是发现了一个事情,那是几乎所有的人,都不搭理这王姨娘。

原本还有些想不明白呢,没想到这北冥洛薇竟然在她耳边低语道:

“这欧阳夫人原来是个姨娘,后来因为欧阳老爷宠妾灭妻,把这女的给扶正了。大家不理她,也是因为她的出身,如果跟她说话,那还不掉价了!”

徐苗听到这话,轻笑着点点头。对这个北冥洛薇,还挺有好感的。歪头看了她一眼,只一个眼神,让她们成了神交的朋友,一辈子的姐妹。

今日因为是邵氏的寿辰,老夫人康氏并没有过来,不能喧宾夺主。大家在厅里聊了一会儿,便起身去了戏园。徐苗随大流的往前走,对于看戏,她一点兴趣都没有,可不去又不行。

耷拉着肩膀跟着走,忽然感觉有人拽她,扭头一看居然是北冥洛薇。只见她指了指身后,嘎巴了几下嘴。徐苗忙不迭的点头,两个人一前一后,快速的离开了。

有点儿前世学逃课的感觉,很刺激,很好玩。

两个人也没去哪儿,在后花园溜达会儿。谁都没有说话,不过两个人却出的默契。许久之后,北冥洛薇开口道:

“不知道徐姑娘有没有这种感觉,我跟你好像早熟识似的,特别的亲切。”

徐苗点点头,笑着说:“我也一样,如果北冥姑娘不嫌弃的话,直接唤我徐苗,我还您洛薇,如何?”

“自当甚好。不过这个‘您’还是不要了,咱们你我相称,我觉得更好。”

北冥洛薇说完,两个人都默契的笑了起来。在凉亭坐了大约小半个时辰,绿荷跟北冥洛薇的丫头都寻了来。这么长时间,两个人也没聊啥,基本都是围绕女子该如何如何做的话题聊。

徐苗发现这个北冥洛薇很前卫,很大胆。应该算是古人里的一朵葩了,虽然没有聊够,不过两个人约好了明日,倒也不会太失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