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313章 羽绒被

吃过晚饭,别庄的那几个婆子一起,把这鸭绒全部都填充到事先缝好的罩子里。书迷楼 徐苗拿了几根干净的木棍,大家一起对这罩子一顿乱拍。

拍完罩子,顿时蓬松许多,摸去也很是柔软。秋栀低头闻着,不禁咧嘴笑着说:

“好香啊,等以后我也弄这么个被子盖,肯定老舒服了。”

徐苗走过来,伸手摸了摸罩子,然后看着一个婆子,说:

“像行(hang)被一样缝,不用管其他,只管缝你的,多久能出来?”

“姑娘放心,这被子虽然大了点儿,不过一个时辰肯定能行好。”婆子打着包票。

徐苗瞅着外面,天色渐暗,想了一下点点头,说:“那行,先吃晚饭,晚饭吃完了在行,也能行的快一些。”

“是!”婆子应完,几个婆子便下去做饭了。

徐苗摸着罩子,看着秋栀又说:“这个行好之后,在罩一个被面,然后套被罩算完工了。不过你们弄作坊的时候,不用管被罩,只管弄好被面行。”

“姑娘,这个作坊……您是不是想尽快弄啊。”秋栀歪头问着。

“嗯。”徐苗点头,轻叹口气解释着说,“最好能赶在年前出一批货,这样也好让那些有钱的人家,过年的时候买回去,盖新被子,你说是不?”

“呵呵……知道姑娘是这么想的。”秋栀咧嘴轻笑,多少都有些得意。

春杏、夏樱、秋栀、冬雪,这是五爷当初给她的时候,特意提到过的四个人。夏樱安排去了悦己,冬雪则是被安排去道南疆的快捷客栈,秋栀这一次,也给她找到了位置。

至于春杏,她没有打算把她派出去,留在身边几年。等三年之后,把她留在这边,省心。由于羽绒被子做的很是顺利,徐苗心情好了很多,竟然来了兴致,自己下厨做饭……

……

翌日,徐苗带着做好的被子离开了牛家村,同行的只有绿荷跟泉东,秋栀留了下来。作坊他们经过一晚的研究,最后决定按在了牛家村,村民们不种地的时候,可以过来做点儿手工。

当然,手工费相对南阳城内便宜,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。启动资金暂定了十万,包括开春盖厂房的钱。这笔银子全都交由秋栀,她不会过问,到时候只要看见成果什么都强。

没有回南苑,直接去了顺意斋。今儿是这里开业的日子,她作为东家不到场,怎么都说不过去。从后院进来,前面已经忙活的热火朝天。

开业第一天,顺意斋全场酒水是免费的,菜品也有几道是特价菜。当初设定的时候,是每天都推几道特价菜,类似于现代的秒杀。

绿荷扶着徐苗,从后门进入厨房,几个厨子全都忙的满头大汗。店小二也都跑步干活,看起来过来吃饭的人还不少。前期的宣传,虽然没有悦己、知己做的那么好,但是这个吃……

大家都是认可的。

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,只要新开了铺子,自然都会过来尝尝味道的。从厨房穿出来,到了大厅内。果然是座无虚席啊!等候区那里,还有人拿号排队呢。

当然,他们这么老实的等着,无非是图意新鲜。在这个东陵国,能有如此新鲜想法的,也她徐苗这个穿越人士才做得出来,换个人……没戏?!

爬楼梯来二楼,无论是雅间还是大堂,依旧没有位置。店小二见他们主仆二人,十分有眼力见儿的过来,点头哈腰的说:

“这位姑娘,现在没有位置,您要是……”

“杆子,这是咱们东家,你忙去吧。”二楼管事的小二福子走过来,对杆子说。他见过几次徐苗,对她是认识的。打发了了杆子,冲徐苗抱拳行礼一下,

“徐姑娘,咱们从开业到现在,一直都这么热火,您放心。会议室那里有地方,我扶您过去歇会儿?”

“也好。”

徐苗点点头,打发绿荷去拿壶茶,而她则是跟着这个小二,去到会议室休息。路过一个雅间时,正好雅间的门推开,里面出来主仆二人。

徐苗看着那女子干练、易于常人的打扮,不禁冲其轻轻点了下头。没想到那名女子,也对她笑了笑,作为回礼。福子将会议室门打开,徐苗转身进去休息,那名女子也带着丫头,快步去了楼梯口。

一天在这忙忙碌碌度过了,晚关门之后,覃乾跟账房开始算账。徐苗坐在会议室那里喝茶,这个地方是特意给他们隔出来的。方便开会、说事儿用。

不管多不想,徐苗都给他们下了死命令,每天必须开会两次,早晚各一次。连同账房、跑堂、还有厨子,都要开会。早简单布置一下,晚则是总结。

今儿还是他们第一天开总结会,覃乾看着那账房算好账之后,将账簿交给徐苗。徐苗只管看账,至于开会的事儿,用覃乾来做。

这人还真没给她掉链子,竟然说的头头是道。有表扬的、也有批评的。徐苗看着那账目,心里多少都有了底,今儿因为开业,确实赚的很多,不能说一直保持吧,但是应该会欧阳家的酒楼好。

从顺意斋回到南苑,绿荷便开始张罗被罩的事情,这一次的礼盒,稍微有些不是那么太过好弄。在这个地方没有真空袋,更加没有真空打包器,徐苗左思右想之后,还是决定用编制袋子。

虽然土了点儿,可稍加修饰,还是可以的。挑了一套鸳鸯戏水的四件套,被罩直接套在了被子,其他的原封不动,还放在锦盒内。

绿荷跟春杏弄好之后,春杏走过来,屈膝行礼一下,说:

“姑娘,北冥家的北冥洛薇昨日到了,下了拜帖,想跟您见一见。”

徐苗原本弄着女红呢,听到这话愣了一下,随即转头看她,见春杏一脸笃定的样子,不禁微微蹙眉的说:

“北冥洛薇到这儿,是给景阳伯的夫人邵氏贺寿的?”

“回姑娘的话,是的。”春杏点头,站在徐苗面前,解释着说,“他们算起来,还有点儿亲戚,不过也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。这次北冥洛薇过来,主要是为了他们家的商队。”

“住宿的问题?”徐苗挑眉问着,见春杏点头,轻笑了一下,又说,“怎么这次是北冥洛薇呢?她哥哥北冥落尘怎么没来?”

绿荷听到这个问话,放下手里的东西,快步走过来,侧身行礼,道:“姑娘有所不知,那北冥夫人身子骨不好,每到冬季,都是发病的关键。”

“所以一到冬天,北冥落尘都是在家守着的,根本不出来走商队。由他的妹妹北冥洛薇出来,那北冥姑娘,可是个厉害的茬子,月阁的阁主都忌惮她三分呢。”

徐苗看的清楚,绿荷提到北冥洛薇时,眼睛里有些崇拜的目光。如果换做是她,估计也会崇拜吧。大户人家的小姐,不拘泥小节,出来走商队,多大胆的行径啊。

如此看来,这个绿荷心甘情愿的跟着自己,应该也有这一方面的原因。想到这儿,她轻笑一下,说道:

“既然这样,明日参加完景阳伯夫人的寿宴之后。后日吧,在咱们的顺意斋,我请她吃饭。”

“是,那婢子现在去通知北冥姑娘,她住在咱们客栈内,方便。”春杏说完,笑呵呵的出去了。

绿荷走过来,伸手揉捏着徐苗的肩膀,边揉边说:

“姑娘,婢子有个事儿想跟您说下。您若是有兴趣照做,没兴趣可全当婢子没有说,行吗?”

一向循规蹈矩的绿荷,突然这么说话,弄得徐苗愣神了半天。抬头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,轻笑一下,问:

“可是关于北冥洛薇?”

“嗯。”绿荷没有否认的点头,“那北冥姑娘的性格,跟姑娘很是相似。而且她从小习武,性格刚强,我觉得姑娘会跟她成为好姐妹。当然,只是我觉得。”

“好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我会考虑考虑的。”

徐苗应完,不自然的打了个哈欠。绿荷见状,赶紧起身,扶她靠坐在被子,蹲坐在床边,有些担心的说:

“姑娘,先别缝了,仔细眼睛。我觉得咱们还是找个郎过来看看吧,您最近这身子,确实不是太好,又是咳嗽又是休息不好,看一看无妨,您觉得呢?”

“嗯,也好。”徐苗受不了她乞求的目光,妥协的笑着答应,伸手轻点她的额头,说,“等忙完这几天的,然后找个郎过来看看吧,最近是真没有时间。”

“对了,抽空你给家里去封信,说今年过年不回去了。这边一切都刚刚弄好,怎么都得等他们走正规之后,我才能放心回家过年。”

“是,婢子这去。”绿荷屈膝行礼一下,转身出去了。

徐苗继续缝制她的肚兜,看着水粉色的锦缎,不禁轻叹口气。看郎?想想喝那种苦药汤汁,觉得是一种受罪,咋能不喝呢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