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303章 一回合,胜!

徐苗瞅着月玄远神经大条的样子,轻轻叹口气,道:

“欧阳紫鸾太小,本不该卷入那件事里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 欧阳紫鸢丧命,欧阳旻睿元气大伤。至于那个孩子……能找,尽量找吧,人海茫茫,我心知这个事儿不容易,你尽量吧。”

月玄远听了这话,难得正经没有哇啦哇啦的乱叫,而是心平气和的说:

“这事儿覃老五跟那欧阳,早跟我打过招呼了,不过像你说的,挺难找的,都没见过,况且又……”

“尽人事,听天命吧。”徐苗说完,轻轻的摇摇头。她求得是问心无愧,他日真要是去到黄泉路,见到了欧阳紫鸢那个丫头,也不至于羞愧、不敢面对。

月玄远在徐苗的房里呆了差不多一个时辰,当然,还有绿荷在场。基本都是缠着徐苗,问她是怎么跟覃五爷认识的,又是怎么相处的。

小妮子被缠的有些无奈,今儿一早起来,然后一直都关注着悦己,这会儿确实挺没有精神的。面对月玄远的问题,她基本都是问啥回答啥,没有藏着掖着。

月玄远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,乐颠颠的走了。徐苗则是满脑子浆糊,根本没记住刚才她说了什么。绿荷伺候她沐浴的时候,这才开口道:

“姑娘,您跟侯爷的事情,那都是私密的,怎好跟月玄远说啊。”

“啊?”徐苗抬头,看着绿荷的样子,微微蹙了下眉头,问道,“我都说啥了?”

“您说您去送猪血,救了侯爷,还有……年三十儿,侯爷把您掳走,去到工厂的库房……你们身份悬殊,可还是选择在一起……”

绿荷每说一个,徐苗这嘴角狠狠地抽一下。直到最后说完,小妮子直接埋进了水里,做起了野鸡。农家山林子里的野鸡,都是这般,遇到危险大头冲下的扎在地,自以为没有了危险。

绿荷见她这般,轻叹口气,出声唤着:

“姑娘,您快出来吧,再憋坏了。”

“哗——”

徐苗抬起头来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一脸嫌弃的看着绿荷,说:

“那你当时咋不拦着我点儿,我累的得儿喝的,你该拦着我啊。”

“婢子也想啊,可……可那个月玄远点了婢子的穴道,婢子没有办法啊。”

绿荷吐露着事情,徐苗听了更加的把那个月玄远骂了个底儿掉。那个王八犊子,见识不是东西。这个梁子算是结下来了,日后……哼哼?!

此刻乐颠骑马的月玄远,“阿嚏”打了个嚏喷,继续摇头晃脑的走着……

……

悦己开的反响不错,南阳城临近的几个县、镇,经常会有一些大户人家的夫人们,过来买包。平均每天都是三、五百两的流水。

这流水,照京城那边都要高出许多,不然昀不可能紧锣密鼓的开始装修店铺,也打算在南阳城开个,来争食。徐苗并不理会他,随便他折腾,因为不管怎么折腾,爱美都不悦己。

首先,悦己的包包有标志,爱美没有。

其次,悦己所有的包,全都是牛皮、蜡染色的。这个技术,是欧阳旻睿手里一个苗疆人会的。爱美没有。

再有,悦己先入为主,已经在南阳城扎住了脚跟儿,爱美算在京城那里反响不错,但是来到这儿……那还是要重新再来。

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,悦己又景阳伯府的老夫人、大夫人支持,而爱美,什么支持都没有。

由此可见,昀着急在这边开店铺,是理所应当的错误。如果不开,悦己日益壮大,那爱美更加的没有机会。可开了,这么的因素摆在这里,失败也是必然的。

总之,这一回合,徐苗胜了!

接下来是忙活乐坊开业的事情了,姑娘们的衣服全都做好,是传统的那种汉服。徐苗对汉服不是很研究,不过去照相馆照过相,穿过照相馆的汉服。

那会儿只是觉得古风十足,很是好看。将汉服搬到这里,倒也没有太大的突兀。而且这些姑娘们,各个都喜欢,可不像悦己那些姑娘,穿个工作服,她还磨破了嘴皮子。

头发,是按照徐苗改良之后梳的。垂鬟分肖髻,多是未出室少女的发式,将发分股,结鬟于顶,不用托拄,使其自然垂下,并束结髾尾、垂于肩,亦称燕尾。

发型按照古代那般梳,不过头饰没有弄那么多的流珠。徐苗不喜欢那种,顶着二斤的头,重都重死了,怎可游刃有余的跳舞呢。

看着姑娘们站在铜镜前,各种照镜子的样子,徐苗嘴角微微扬。啊,还有一点不得不说,那这个疾风,还真挺有能耐的。

本来来在妓.院,做了那么多年。认识的姑娘不在少数。原本,他那会儿是头牌,应该树敌不少,可没想到却不是。这次回来,主动联系那些姑娘,生生的从“原单位”里,撬来了好几个姑娘。

各个能说会道,能唱能跳。

当然,他们愿意来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那是在这里,不需要接客。没有哪个女子天生喜欢伺候男人,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。

乐坊是三层楼,大厅处,是直接通到房梁顶。抬头看,会让人叹为观止。这个设计,是徐苗特意问了泉北,然后完全按照泉北那边的例数据盖得。

二楼、三楼是包间,后厨在一楼,小林直接发配到这儿做饭了。正好他一路跟疾风住在一起,两人也算是老朋友,正好搭伴一起做事,方便。

后院弄了三台石磨,这个是弄豆腐坊的。卤水点豆腐,在南阳城内不算什么新鲜,所以随便找个人都会。疾风在这边呆了很多年,让他出面找了留个老实人,每天做豆腐。

乐坊这边留一些卖,剩下的,等客栈盖好了,供应客栈那边。再有剩余,则是等到酒楼开业的时候,有地方销了。乐坊的菜色,是徐苗跟小林一起弄得。

结合了古代跟现代,徐苗口述,小林掌勺。弄了好几样特色的小菜,只等开业那天,免费端来给大家品尝。来到这里,听歌、品诗是一方面,吃、喝也是相当重要。

弄几个特色的小菜,精致的果盘,那多有面子。当然,价格也不菲,不然如何能显现那些暴发户的身份。宣传单依旧是浣花篆,面还配了一首诗,写的相当的诗情画意。

开业那天的开场舞,练了不知道多少次,为的是确保万无一失。当天开业的那场舞,由疾风亲自弹琴伴奏,也是那一刻,徐苗才知道这个疾风的花魁,还真不是白给的。

她不懂琴,可听他弹得时候,却也觉得身心哪里都舒服。这一次乐坊要捧得花魁叫樱桃,是签了死契的姑娘,身子清白,是命不好些。

据说是大户人家的小姐,家道落,来南阳城投奔亲戚,不料被土豪劣绅看,要撞墙以保清白的时候,被春杏给救下了。当然,那会儿徐苗还没有到呢。

樱桃并没有自是花魁,居高自傲,倒是很随和的跟着这些姑娘们,打扫、收拾。徐苗看她的发饰挑了下眉,缓步走前,拉住她,说:

“带我去你的屋子,我教你梳个发式。”

樱桃愣了一下,随后屈膝行礼,划了个“请”的手势,带着徐苗去了三楼。三楼的包间,都是给这些在乐坊能独自陪客的姑娘们住的。屋内的装修、物品,也全都由他们自己做主。

二楼跟着差不多,不过屋内的空间却没有三楼的大,总要分出三六九等,人才会有进心。进到樱桃的房间,客厅,闺房是分开的。

客厅摆了一张八仙桌,两个玉器胆瓶,胆瓶里还插了几支假花。墙挂有字画,画是疾风画的,诗、词是徐苗提的。当然了,都是窃取古人那些千古名句,什么:
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在天愿作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

身无彩凤双.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。

……

当时写这些的时候,樱桃跟疾风他们都是惊讶的。估计是没想到一个村姑,居然有如此采吧,虽然惭愧了点儿。闺房跟客厅是有屏风隔着的,花开富贵的四开大屏风,虽然有些折合数少,但也没有办法,身份在这儿呢。

古人讲究身份的象征,当今皇后可以用八开屏风,官家小姐则是六.四不等。一些商贾人家,则最高才可以用四开的屏风。越过屏风,里面的空间也不小,一张拔步床,拔步床前面是一张圆桌子,放有四把椅子。

拔步床南面,是两只箱子,一个柜子,用来放平日里的衣服跟杂物。北面这边,是梳妆台,都是好的铜镜。徐苗将樱桃按在椅子,很自然的伸手那梳子,这可让樱桃惊得不行。

赶忙站起身,惶恐的说:“姑娘,使不得,使不得。婢子哪能……”

徐苗没有理她,伸手再次把她按在了椅子,轻声地说:

“有什么使得使不得的,如果你没有家道落,也不至于流落至此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