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295章 寸步不离

转天是景阳伯府的大日子,老夫人五十岁寿辰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 古人大寿是要正操办的,尤其又是知天命的岁数,再加景阳伯府又是个名门望族,这天绝对是热闹加热闹。

可他们热闹了,徐苗闹心了。那欧阳枫轩可是带那个有婚约的妹妹,一起来给老夫人祝寿的。万一席间她跟欧阳枫轩遇到了,这事儿……还真是很难说清啊。

徐苗有些郁闷,这么早的暴露,绝对对他们是不利的。若是不去更加不可能,店铺开业在即,这么好的宣传机会,不去可真是太可惜了。

正犹豫不决的时候,绿荷从外面走了进来,屈膝行礼,很是激动地说:

“姑娘,泉东得手了。”

“啊?”徐苗纳闷,诧异的看着绿荷,很是不解。

绿荷见到徐菇凉这般,赶忙解释道:

“昨天晚咱们说的那个事儿成了,您今儿可得听我的。”

“怎么成的?”徐苗挑眉,十分兴奋。

“泉东去解决的,虽然法子不是很光明,但有效果是行。”绿荷这话说完,徐苗忙不迭的点头附和,管它黑猫、白猫,抓住耗子是好猫。

绿荷轻笑,继续说道:“泉东有些铤而走险,但是效果不错,欧阳枫轩兄妹俩的马车,在离南阳三十多里地的地方出事了,车的人没事儿,不过要想回来,也得个三天、四天之久。”

这个消息,还真是足够雪送炭的。徐苗一早的愁云,顿时散了精光。单手托腮看着绿荷,说:

“泉东可有受伤?”

“没有。”绿荷摇头,“他今天丑时回来的,跟我说完这个事儿之后又出去了,月阁的阁主月玄远到了,他怕那月玄远对您不利,先过去瞅瞅怎么回事。”

徐苗听了点点头,靠坐在椅子,想了一会儿,说:

“你去备水吧,洗漱完吃早饭,然后你跟我一起去景阳伯府贺寿。”

“是。”绿荷屈膝一下,转身出去了。

没一会儿,耳房备好水,徐苗很是隆重的沐浴净身。古人规矩多,这去大户人家,必须要清洗自己,不可带污浊之气才是。

徐苗不以为然,说白了这是事儿多。回到房间,绿荷又一顿给她折腾。这可真是让徐苗受不了了,指着脑袋,看着铜镜里的绿荷,抱怨的说:

“能减少点儿不?你都快十斤了,我脖子都要断了啊。”

绿荷坚定的摇下头,十分不给面子的说:“姑娘还是忍忍吧,您忘了您昨日答应绿荷什么了?”

一句话噎的徐苗半天没吱声,绿荷见好收,笑吟吟的继续说:

“也今儿半日,吃过午饭我们回来。平日里,姑娘的那么个穿戴法,已经是够离经叛道了。今日可是给老夫人祝寿的,您在那么穿戴,那可是打老夫人的脸面,这可绝对不行。”

说着,将徐苗扶起来,开始给她穿衣服。那足足有五斤重的衣服,可真是让徐苗受不了。这天儿多热呢,穿这么厚,不捂出痱子才怪。连忙摆手的说:

“这衣服一会儿穿,一会儿穿还不行?我先吃饭,我总得吃早饭吧。”徐苗自知躲不过去,只能撒娇耍赖的晚点儿再穿。

绿荷见她这般,轻笑一下点点头,扶着她去了厢房用膳。算徐苗再想磨咕,时间在那摆着呢,总不好迟到是。吃下最后一个小笼包之后,认命的放下筷子,一脸的苦大仇深。

绿荷再旁看着,“噗嗤”一声,便笑了出来。徐苗听了全当没听见,起身整理了下,要走。被绿荷一把拽住了衣袖,来回的摇晃,说:

“我的好姑娘,刚刚是我不对,不该笑您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行不?”

徐苗也没真的生气,只有她们两个的时候,她曾经说过,允许绿荷偶尔小小的放肆。不然一味地顺从、怕她,她自己都觉得没意思。

这会儿见绿荷这般的态度,心里多少燃起了点儿希望,歪头看她,说:

“想我不生气也可以,那……那个衣服……”

绿荷一听这话,顿时松开她的衣袖,忙不迭的摇头,说:“那姑娘还是生气吧,那衣服必须得穿。”

我靠?!

徐苗顿时无语,食指虚点着眼前的小妮子,还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一甩袖子,气呼呼的先走了。绿荷也赶忙跟,不敢怠慢。

换好衣服,绿荷又带了一个布兜子,将那兜子拿到徐苗眼前虚晃了一下,徐姑娘顿时眼睛冒光。那布兜子里是一套轻便的衣服,想来……

“姑娘也太伤绿荷的心了,婢子怎么舍得姑娘穿这么厚重的衣服一午呢?一开始去的时候,都要盛装出席的,等我们去了内宅后院,是可以换衣服的。”

略带抱怨的话语,让徐苗这心里很是舒服,小妮子激动地搂着绿荷的肩头,贱兮兮的说:

“知道我的小绿荷心疼我,不气了啊,咱们去贺寿,去贺寿。”

乐颠颠的拿着那个布兜子,先出去了。绿荷轻笑一下,也赶忙跟了去。贺礼一早放马车里了,主仆二人坐好之后,马车缓缓的动起来。

绿荷倒了一杯清水交给徐苗,说:“从今天子时开始,我们的人全都陆陆续续走出去了,婢子已经告知了他们,每个月都给姑娘来一封信。”

“嗯。”徐苗点点头,喝了一口水,将被子交给绿荷,边说边打开盒子确认贺礼。“他们这一出去,我这一直悬着的石头,也……”

绿荷正在收拾杯子,可听了半天,也没见徐苗继续说下去,不禁抬头。顿时也凑了来,伸手将盒子里的信封拿起。这贺礼是她一早放进车里的,放车之后还特意瞅了瞅,那个时候可没有信封。

将里面的纸拿出来,面四个大字:

节哀顺变?!

徐苗跟绿荷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谁都没有说话。绿荷反应很快,将信件放在一旁,掀开车帘,问道:

“清风,你一早在马厩,可看有什么可疑的人?”

赶车的清风跟疾风一样,都是欧阳旻睿手里最得意的一组人,原本这个清风是要陪着欧阳旻睿去小八家子村的,可因为徐苗身边确实缺武林高手,所以才被送到这里。

“可疑的人?没注意,我途去吃过一次早饭,不过那会儿马厩的小厮应该是在的,怎么了?”清风赶车,没有回头的问着。

绿荷还想说什么,却被徐苗给拽住了。小妮子扔下一句“没事儿了”之后,放下车帘,一脸凝重的看着徐苗。后者看着这个盒子,心里多少都是有些庆幸的,微抿了下唇,喃喃地说:

“幸好我刚才手欠,打开看了看,不然……”

不然可闯了大祸了。

这四个字若是送到了老夫人手里,那她可别想在南阳城混了。那么这个纸条,到底是谁放进去的呢?一路沉默,最后快到了的时候,徐苗看着绿荷,说道:

“一会儿进府,万事小心,若是我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,你暗捏我一下,你我二人,不可分开,明白吗?”

“姑娘放心,绿荷定当寸步不离。”

二人这话刚说完,马车适时停下。清风掀开车帘,绿荷率先下了马车,然后转头伸手扶徐苗下车。这时景阳伯家有下人过来赶马车,清风从车里把贺礼娶过来,端在手跟在徐苗跟绿荷的身后。

今日景阳伯府的知客徐苗认识,竟然是即将跟她合作走商队的康平。见她们主仆到了,康平笑呵呵的走过来,双手抱拳,道:

“哎哟哟,是徐姑娘到了啊,快里面请。”说着转头看着一个丫头点名又说,“小翠啊,带徐姑娘直接去姑母那里,姑母跟嫂子可想跟徐姑娘好好叙旧呢。”

“是,表少爷。”那丫头说完走前,恭敬地行了一礼,划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说,“姑娘这边请。”

徐苗点头,跟着那个叫小翠一直朝后院走去。到了后宅门口时,清风把手里的礼盒交给绿荷,他自己则是老实的站在那里,等着。

而直到这一刻,徐苗才真正领会到,什么叫大户人家讲究多。来祝寿的男随从,都是不可以进后宅的,也不呢可以乱走,只能呆在那里等着,吃饭的时候,自然会有人带他们去吃,吃完还是在这里等着。

徐苗跟绿荷继续往后宅走,不得不说这景阳伯府很是气派。说实话,都已经超过辽东府的镇远侯了。古代分公、候、伯、子、男,这伯爵排在侯爵的后面。

可景阳伯的宅子,不知道甩了镇远侯府多少条街。可细细想来,貌似也说得过去,一个在富饶的南方,一个在贫瘠的北方。看这个院子的占地,怕是有她盖得那个客栈两个那么大吧。

后宅的布景较有讲究,花坛、凉亭、假山、鱼池,很挺像一幅一幅的画,让人瞅着心旷神怡。景阳伯府来回走动的下人们,也都是统一着装,看着很是规矩。

一路走来,徐苗是真的觉得热了,转头看了一眼绿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