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278章 撒酒疯

不管这东西是谁帮忙置办的,总之在这一刻,这东西是以他们三房的名义给出去的,面子有了、说话更是仗义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徐正海喝了一口茶,笑呵呵的看着徐亮说:

“亮子哥,咱哥俩可是从小玩到大的,你放心,我们两口子绝对不委屈了咱闺女。我们都说好了,等四月份种完地,就给他们小两口盖房子,五间瓦房,全都用青砖。”

这是徐苗许诺过的,银子也一早就准备出来了。蒋氏教徐正海在今日的这个场合说的,这事儿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,可还要做给外人看。

果然,那闫婆子一听五间青砖瓦房又不淡定了,再次说了一大堆的好话,徐苗都替她累得慌。那浮夸的表情,故作发自内心的感情,啧啧啧……

这婆子还真挺意思,怪不得叫巧嘴呢,就这机灵劲儿,绝对配得上这个名。

人家三房一个劲儿的拿出诚意,徐亮自然也不能示弱,点点头,客气的说:

“行,你们家有这个条件,我也不拦着。你跟弟妹这么做,也是看中我闺女,我都懂。既然你们盖房子,那屋子里的家具、炕啥的,都我们来。你也知道,你哥哥我别的本事没有,这个盘炕绝对一流。”

“那是,就二哥不说,我也得找二嫂说呢。”蒋氏再旁,脆生生的说着。

这小八家子村,基本上大多数人家的炕,都是徐亮给盘的。好烧、热乎,烧了章的。覃妍筝见她这般,轻笑着摇摇头,说:

“你快起来吧,这个‘草民’可不是对谁都能用的。我身上可没有一官半职,所以这草民不能对我用。”

“啊?这……”闫婆子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单氏见状,过来把她拉起,打圆场的说:

“咱们六小姐随和,没有那么多的规矩,人家早就说了,入乡随俗,不能跟她太客气,你别这样了。”

“哦哦,多谢六小姐,多谢六小姐。”闫婆子惶恐的说着。

覃妍筝笑笑没当回事,从袖口掏出一个荷包,交到徐芙的手上,说:

“听苗姐姐说今日你定亲,二郎哥也算是我哥哥,这个是我给你们的贺礼。等你成亲的时候,我来给你添妆,你可欢迎?”

徐芙看着手上的荷包,又听到这话,猛地抬头看她。见覃妍筝又是点头,又是笑的,腼腆的点点头,说:

“那可多谢六小姐了啊,到时候您做娘家客儿,行吗?”

“那咋不行。”覃妍筝爽快的说着,“我还想做娘家客儿呢,送亲多有面子啊,若是二郎哥诚意不足,我在把你领回来。”

“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覃妍筝开玩笑的话,让大家瞬间都乐了起来。气氛又回到最开始,大家纷纷坐下之后,开席。

席面很硬,鸡鸭鱼肘四大件儿都有,熘肝尖、溜肥肠这些也不少。还有那青菜更是难得,想必是特意从县城买来的。虽然只是普通的菠菜、芹菜、韭菜,可在这个季节,吃到这个青菜,那还真的是只有大户人家才办得到。

男人那一桌,推杯换盏、说说笑笑。女人这一桌也是闲话家常,氛围极好。一顿饭整整吃了一个时辰,才算结束。徐正海跟徐亮都满脸通红,二郎也喝了点儿,酒气也挺大。

吃过午饭,徐正海两口子起身带人离开,临走的时候,还不忘再跟徐亮敲定盖房子的日子。这个是最重要的,总不能让人家成亲之后,就睡露天啊,那可有意思了。

覃妍筝挽着徐苗,也跟着一起离开。出了徐亮家的大门口,蒋氏把事先准备好的一钱银子,交到了闫婆子的手上。闫婆子点头哈腰的接过来,又冲覃妍筝行了一礼,转身走了。

大家跟着一起回了徐家老宅,覃妍筝也跟着过去,坐在三房屋里的炕上,蒋氏烧水泡茶。徐正海喝的是白酒,有些醉意,不过头脑还挺清醒,正是气氛打开的时候。

拍着二郎的后背好几下,然后乐呵呵地说:“小子,你也要成家立业的人了,好好干,活出个样儿来。嗝——”

蒋氏泡着茶,看着当家的那样儿,抿唇笑了一下,抻哆着说:

“喝点酒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,那二郎用你教?人家可比你心里有数多了,你快拉倒吧,别跟着乱操心了。”说完,端着茶走过来,给覃妍筝倒了一杯之后,又给徐正海倒了一杯,说:

“喝点茶吧,醒醒酒,也不怕在六小姐面前丢人。”

“怕啥?!”徐正海特别仗义的说着,不过还是乖乖的喝了口茶水。刚烧开的水很烫,徐正海也没有吹,直接喝了一口,覃妍筝都替他疼,可徐正海压根没啥反应的又说,

“六小姐,你不会笑话三伯的,是不?”

“嗯,不笑话。”覃妍筝笑眯着眼睛说着,“您啊,是高兴。高兴二郎哥定亲了,等他成家了,您就等着抱孙子, 是吧。”

一句抱孙子,蒋氏顿时脸上乐开了花。可徐正海非但没有乐,反而一脸悲伤,紧接着——

“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呜呜呜呜……”

徐正海掩面痛哭,弄得屋子所有人全都愣住了。可这徐正海是他们的长辈,谁也没法去阻止他。蒋氏作为女主人,再加上镇远侯家的六小姐也在,自然不能任由当家的失态,轻推下徐正海,说:

“哎呀你这是干啥呢?好端端的你哭啥啊,二郎订了亲,也不至于让你这么哭吧。快别哭了,孩子们在呢,别让他们笑话你。”

这不劝还好点儿,劝了之后,徐正海直接窝在蒋氏的颈窝哭起来了,那个样子就跟个找不到母亲的孩子,很是可怜。徐苗跟覃妍筝相互看了一眼,两个人脸上全是茫然。

不光他们两个,其他的人也都是一脸茫然。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原本还好好的,这咋就突然哭了呢?不会是撒酒疯吧!

“……呜呜……这要是二哥活着多好,看见二郎出息了,四郎也念了书,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徐正海边哭边说,蒋氏听了重重的叹口气,轻拍他的后背,劝着:

“好了,都过去多少年了啊,什么人什么命,你忘了我劝你的了?”

“那不一样!”徐正海上来了倔劲儿,坐直了身子,满脸通红,脸上又是鼻涕、又是眼泪的说,“当年要不是二哥跟老四,我这条命早就交代了。”

“老四……呜呜……可怜的老四啊……呜呜呜……为了这个家,他们两口子付出的最多,可到头来呢,啥啥都没捞着,原本是要送我去念书的,呜呜……后来改成了徐汉杨,我憋屈,我堵心啊……呜呜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