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263章 我意已决

“姐,我不能失信于人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”

三郎倔强又恳求的说着。那个样子,倒是挺让徐苗心疼的。可就是因为心疼,才不能答应了他,微眯着眼睛,坚定的说:

“不能失信于人也失信了吧。都说君无戏言,可那皇上应该也说过不少哄骗孩子的话,他都能失信人,你又怎么不能了。”

“姐——”三郎伸手,拉住徐苗的手腕儿,抬头看着她,满含殷切的说,“姐,你就让我去试试吧,我能行的,我一定可以……”

“不行!”

徐苗使劲儿的抽回手,微眯着眼睛看他。眼前的三郎,仿佛又回到三年前,自己刚刚穿越过来的那会儿,那个满脸倔强、满眼担忧的三郎。

姐弟三年,她又岂能不知道这个孩子心中所想。当日高中秀才,就当着所有村民的面,说要让她出门子的话。这孩子心疼她,她又怎么可能不知晓。

可她也心疼他啊!

重重的叹口气,徐苗起身,将他拉了起来,强忍着泪,说:“三郎,你还是个孩子,背负的太多对你没有好处,姐已经耽误,就不差在多耽误几年。”

“等你……等你考中举人的时候,你想做什么,我一定不拦着。现在……不可能!”没有办法,只能用缓兵之策了,三郎掉冰窟窿里那次,她真的是害怕了。

那一次跟这一次还截然不同。那一次是意外,这一次真要做了,那就是人祸了。她接受不了,这个家也接受不了!

三郎看姐姐这般,闷哼的摇摇头,低低的说了一句:

“我意已决。”

然后,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。徐苗看着三郎的背影,不禁重重的叹了口气。那碗饺子汤已经凉了,此刻也已经是深夜了,可她现在,真的是一点睡意都没有。

覃伟啊覃伟,你这算盘打的好啊。

卑鄙的说通了三郎,这是在……

“吱……哟……”

房门被推开了,欧阳旻睿带着面具站在门口。在夜晚的衬托下,是那么的惊悚。如果不是徐苗这会儿正在气头上,估计还真的能吓一跳。

小妮子看着门口站着的人,轻笑一下,冷冷的说:

“不是都走了吗?!”

单单只有覃五爷自己劝说了吗?她不相信眼前这货没有参与,她一点都不相信。

欧阳旻睿站在门口,看着面有愠色的徐苗也不在意,迈步走进来,撩袍坐在她的对面,那么自然,那么随意。

面前的那碗饺子汤,已经凉透了,徐苗没有倒茶的意思,欧阳旻睿自己动手倒起来茶来。

徐苗就那么看着他的动作,一句话不说。欧阳旻睿倒好茶,把那两碗饺子汤碗,放在托盘上,端到北炕那边的炕桌子上,然后在折回来坐下。

端着那碗温热的茶,吹了吹,然后喝了一口。徐苗全程都没有说话,就注视着欧阳旻睿的举动,那面具做工不错,有点儿像现代看《神雕侠侣》里,东邪戴的那个意思,挺意外的。

屋子里很安静,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,欧阳旻睿喝了一杯茶之后,又自己续上一杯之后,轻笑着看着徐苗,说:

“生气了?”

“……”

沉默,白眼。

欧阳旻睿见状,继续轻声问:

“是气我还是起子恒?”

“……”

沉默,白眼。

还用问生谁的?当然是两个的气都生。

“你若真的担心,就先让三郎跟我学几年,几年之后,我定……”

“不可能!”徐苗冷静的开口,十分不给面子的说道,“跟着你就更加不可能。你自己都自身难保,如何保护我的弟弟?我当初说的很明白,我不能帮你们。怎么,还想逼良为娼吗?”

“没没没……”欧阳旻睿连忙摇头、摆手的否认,“逼良为娼不至于吧,我只是想让你……”

“这跟逼良为娼有区别吗?”徐苗反问,微眯着眼睛,气呼呼地说着,“我已经明确表明了,我就是一个小小村姑,我不可能去蹚浑水。”

“只要不是傻子、二愣子,都能听懂我说的话。那日在宅子里,我就已经拒绝了,年三十儿下午,我跟五爷那边,也表示不参与,可是你们怎么做的,你们居然去说服三郎。”

“还若是我不放心,让他跟着你。你很能耐吗?对哦,你是能耐,你堂堂欧阳山庄的大当家,不照样被暗算,炸死偷生吗?”

欧阳旻睿被怼的有些不甘,可以说还有些不爽。换做是以前的欧阳旻睿,肯定二话不说,直接就是一掌、将人拍死。但是经历那么大阵仗的欧阳旻睿,就不可能在那么做了。

双手扶着圆桌,重重的叹了口气,微抿着唇看着徐苗,半天都没有吱声。屋子里,又回到了刚才安静,只有两个人喘.息的声音罢了。

徐苗看着沉默的欧阳旻睿,冷笑了一下,刚要开口在说什么,房门再次被推开。三郎、五爷全都站在那里,徐苗顿时觉得很是恼火,指着房门处,咬牙切齿的说:

“这地方是客栈吗?谁都能进来,连个招呼都不打?”

三郎看着发火的姐姐,心里咚咚的敲鼓。五爷瞅着气呼呼的徐苗,倒是没有在意,迈步来到欧阳旻睿身边坐下。三郎这会儿也把房门关上,这架势,徐苗太了解了。

没等他们开口,自己先开口说道:“既然五爷来了,那我就正好省去府城的时间了。三郎还小,他答应的事情……”

“徐苗!”覃五爷打断她的话,冲着摇摇头。看着三郎,使了个眼色,后者走上前,对欧阳旻睿抱拳行礼,说:

“欧阳大哥,药快凉了,去我房里喝药吧。”

欧阳旻睿听了点点头,起身跟着三郎出去了。屋子里再次剩下五爷跟徐苗,五爷学着欧阳旻睿,自己动手给自己倒上茶水,难得的冲着徐苗笑嘻嘻的。

徐苗也真没给面子,轻蔑的翻了个白眼,没有吱声。覃五爷也不恼,端着茶杯喝了之后,缓缓的说:

“丫头,咱们认识三年了,对吧?”

“嗯。”徐苗没好气的应了一声,注定是不眠夜了,干脆不睡了,明儿去三伯娘家吃完饭一起睡吧。

“咱们认识这三年,我可有坑过你、害过你?”覃五爷再次追问。

徐苗听了先是一愣,随后点点头。她的这个动作,让覃五爷诧异的不行,拧着眉头看着她,问:

“我何时坑过你、害过你?”

“今天啊!”徐苗理直气壮的回答着,“你伙同欧阳旻睿劝我不成,又去劝三郎。覃伟、覃五爷,你可还有点儿良知?当日你那么试探我,既然不相信又何必再来请。”

“你明知三郎是我们家的顶梁柱,你让他去顶缸、去蹚浑水,试问日后出了什么事儿,我怎么办?他日我去黄泉路上,如何面对我死去的爹娘。”

覃五爷看着激动不已的徐苗,重重的叹了口气,不打断她,直到她把话都说完之后,这才开口说话:

“丫头,你应该知道,当日我试探你,那是不可避免的。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啊!”

“你怕与不怕,跟我有何关系呢?”徐苗反问,心知这一切,由不得她不答应。

欧阳旻睿跟覃五爷都是属猴子的,精的没边。他们知道她疼三郎,断不可能让他去冒险。又心知三郎是个自尊心强的孩子,他一直都想替她做点什么。

权衡之间,说服三郎,就是让她出面的最好结果。而徐苗之所以现在这般,也是有她的想法。既然要做,那么就不能……想到这儿,徐苗继续说:

“五爷,你也真是够卑鄙的啊,去游说三郎,怎么想的?”

“那你可知我是怎么游说成功的?”覃五爷不恼,气定神闲的问着。

徐苗没有吱声,挑眉看他。五爷轻笑一下端起茶杯,抿了一口之后,说:

“我就只说了一句话,他就答应了。”

“拿我说事儿?”徐苗冷笑着说。五爷的摇头,让她一愣。

“我还没那么龌.龊,用你的婚事说事儿。”覃五爷十分坦白,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,“我只是说,如果想徐汉林入仕途不做贪.官,那就必须你们家很有钱。”

轰——

徐苗听到这话,顿时懵住了。

这话……啥意思?!

“没想明白吗?”覃五爷挑眉问着,看着徐苗老实的点头,不禁也跟着点点头,继续说,“很简单,为什么那些人贪,因为想要钱,如果这钱已经有了,那他还会贪吗?”

“当日我跟三郎他们哥俩聊天的时候,俩孩子都跟我表示,想好好念书。一个因为身子不好,念个名儿来傍身;另一个则是想做官,想给你们做主。所以,我只是这么一句话,三郎她就答应了。”

徐苗听到这儿,终于明白三郎为何答应了。她可以对小五有信心,但是日后走下官场,谁能对谁有信心?!前世那些贪.官,哪一个不是农民家的孩子,各个成绩优越,想着为民做主。

可事实上呢?!

果然,三郎是长大了啊!

“所以三郎跟你一样,你为他、为你们这个家着想。而他也一样,他也为了这个家,为弟弟着想,你们俩,谁都没有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