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262章 顶门立户

“哦,好吧。书迷楼 ”徐苗不再坚持,点点头,用匙子舀了一点肉馅儿,放在面皮中,一边包一边说,还不忘看着覃五爷的动作。

平日里她包的是和尚头饺子,这样的饺子又叫做元包饺子,包的很快,而且也能打进去馅儿。不过有的人会用不好那个力道,故而小妮子教他荷叶饺子,虽然繁琐了点儿,不过好包,能捏住,不至于煮了露馅儿。

教了覃五爷五个饺子之后,徐苗继续包她的元包饺子。别看覃五爷事事处理妥当,可就这个包饺子,还真是难为他,那笨拙、别扭的动作,直接让欧阳旻睿笑喷了。

覃五爷也不恼,还是那么做着。

徐苗看着他们俩的相处模式,总觉得那里不对劲儿。第一次他们三个聚到一起的时候,是因为那个工厂。那个时候,五爷可对这个欧阳旻睿很是不客气,而且还各种的压榨行径。

再看今日,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呢?

一边猜测,一边包饺子,倒是不耽误手上的活儿。覃五爷包了十个左右,就彻底缴枪了。摆摆手,跟着小五、四郎去摆饺子,还时不常的考较他们的功课。

人多、干活就快,亥时初,这饺子就全都包好了,泉西跟泉南那边也已经烧好了水,徐芽跟冬梅去下饺子,小五、四郎剥蒜,二郎用蒜臼子砸蒜。

三郎则是在厢房内摆放桌子、椅子,泉东四个去工厂那边放鞭炮。欧阳旻睿跟覃五爷就坐在椅子上,跟自己家似的,嗑瓜子、闲聊天儿。

徐苗在厨房,快速的剁着干豆腐,从菜窖里取了一些腌制的水黄瓜,留着拌凉菜。冬梅煮饺子,徐芽走到徐苗身边,将覃五爷给的荷包打开,倒出来里面的东西,说:

“姐,你看。”

是一对金耳环,耳圈跟坠子也是用金链链接,坠子是白玉的,外面用金子裹边。这个跟去年她们买的金丁香不同,那个虽然是金子,但不如这个值钱。

“大姐,会不会太贵重了,我……我有点儿不敢要。”

徐芽这话说完,徐苗也赶紧拿出那个荷包,打开一看,跟妹妹的差不多,不过她的坠子要大一些,这一对耳环,最起码得三、四十两银子,如果这玉再是上等的货色,那可就……

果然是大手笔啊。

冬梅看着她们姐俩的样子,放下手里的勺子走过来,掏出自己的荷包,说:

“大户人家每年除夕都会给喜钱,五爷给我的是银两,给你们的是首饰,说明他以兄长自居,而对我这边,则是主子的身份。”

徐苗听到这话,就更叫无奈了,冬梅心知她的想法,轻拍她的手背,说:

“你若不同意,谁也不能逼了你,所以还是别担心了。虽说男女授受不亲,不过五爷贵为侯爷,给你们的东西那叫赏赐,别有负担。五爷跟大少爷人都很好,虽然看起来很严肃,不过不会强人所难的。”

“嗯。”徐苗点点头,收起那对耳环,继续拌着她的凉菜。

今年的饺子,是亥时末、子时初的时候吃的,比去年要晚很多。芹菜猪肉馅儿的饺子,再加上黄瓜干豆腐丝的凉菜,这会儿大家都饿了,谁都没有客气,西里呼噜的开吃。

徐苗吃的第一个饺子里,就有银角子,接着是欧阳旻睿跟覃五爷,他们三个都是第一个饺子就中奖的,小五跟四郎见状,全都猛吃,泉南也跟个孩子似的,在那边风卷残云。

欧阳旻睿看着他们的样子,笑嘻嘻的把那银角子在泉南的眼前晃悠了一下,然后揣回了兜里,大家见到他这样,都是好笑的不行。

吃过饺子,欧阳旻睿跟覃五爷就起身告辞了,泉东赶车送他们走的,徐苗等人收拾完碗筷之后,泉南他们回工厂睡觉,家里这些人,也都各回各屋。

忙活了一晚上,也提心吊胆了一晚上。徐苗回到屋子之后,重重的舒了一口气。说不担心都是骗人的,万一吃饭的时候,覃五爷不死心,在劝说咋办。

大过年的,卷他面子事儿小,弄得大家都不开心,那才是事儿大呢。

来到屏风后面,打了一盆水洗脸,擦完脸坐到梳妆台前,把那个荷包里的耳环取出来,直接放进了首饰盒里。这里面算是她的私房钱,因为家里的变故,今年他们也取消了股份制。

现在想来还挺折腾,原本以为几个孩子会诧异呢,没想到各个都那么理解,还纷纷扬言,要把自己手里的私房钱拿出来,贴补家用。

那个场面,还真的是让徐苗挺想笑的。虽然下半年赚的没多少,不过倒也不至于用他们。擦了香脂,小妮子轻轻地托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

十七岁了,正是好年华啊。徐家的孩子各个长得不错,眼睛大、肤色白。如果那便宜爹、娘还活着,再加上家里过得现在这样,应该来提亲的能踏破门槛儿吧。

想到这儿,小妮子不禁微微上扬了嘴角,好笑的直摇头。好端端的,怎么还想到结婚的事儿上了,真是……女大,思春?!

轻拍几下脸颊,起身打算回到炕上睡觉,房门这时推开了,三郎端了两只碗进来,笑呵呵地说:

“大姐,喝点儿饺子汤吧,原汤化原食。”

“嗯。”徐苗点点头,跟着弟弟坐在圆桌前,半夜那顿饺子确实吃不少,喝点饺子汤,聊会儿消消食也不错。五爷去找这孩子,就不能只是考较他的功课。

估计是想让他当说客,说服她的吧。不过主意打定,再说也没意义,倒不如听他闲聊吧。端了一碗,哟呵,还烫嘴着呢。小妮子吹了吹,缓缓的喝着。

三郎也端着碗,不过只是吹了几下,并没有喝。眼睛不眨的盯着大姐,内心又反复打着腹稿,好一会儿,这才慢慢开口说:

“姐,今儿五爷找我了。”

“嗯。”徐苗点头,喝着她的饺子汤。

三郎见状,大着胆子,又说:“我……我答应五爷了。”

“嗯。”徐苗再次点头,还是喝她的饺子汤。

三郎摸不准姐姐的意思,可事情总要说,咬着下唇,一副视死如归的说:

“姐,我的意思是,我答应五爷,接手欧阳大哥……”

“咚!”

徐苗将碗放下,换做是她眼睛不眨的盯着三郎。真真儿的长大了,眉眼之间褪去了稚嫩,面庞也刚毅很多。虽然身子骨柔弱,可是性格刚强。举手投足之间,尽是大人的举止。

小伙子见状,紧张的吞了下口水,不管他在外人面前如何,可在自家大姐面前,还是紧张的跟个孩子。徐苗微眯着眼睛,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心里更是期盼,期盼不是她想的那样。

三郎端起碗,咕咚咕咚的把饺子汤,全都喝完之后,说:

“大姐,我是咱家的儿郎,以后你跟芽儿还有小五都要靠我,所以我要变得强大,所以我……”

“说重点。”声音平稳,未见波澜。

三郎心知这是要发火了,可伸脖子是一刀,缩脖子还是一刀,微微咬了下唇,叹口气,说:

“姐,我……我答应五爷,接手欧阳大哥那些生意了。”

“砰——”

三郎话音刚落,徐苗直接拍了桌子。立着眼睛盯着他,食指凭空虚点,身子起伏,气的说不出话来。三郎不敢怠慢,相互搓着手,轻咬下唇的说:

“姐,我是男儿,是咱们家的长子,日后就该我顶门立户。我心知大姐的顾虑,可五爷说的不假,不经历风云,我根本就不可能成长。”

“每天都在您的护翼下,我想顶门都顶不起来,日后真的立了户,我根本……根本……”

“荒谬。”徐苗咬牙切齿的挤出这两个字,伸手薅着三郎的脖领,小伙子被突如其来的动作,惊得呛了口水。

“咳咳……咳咳咳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
亲弟弟这般,徐苗自然是心疼的,缓缓松开对他的钳制,喃喃地说:

“你想顶门立户,你以为你接手欧阳旻睿的烂摊子就是成长了?你可知道这背后都牵扯了什么人物?欧阳家今非昔比,欧阳紫鸢没了,欧阳紫鸾下落不明,欧阳夫人上吊自缢,欧阳旻睿炸死偷生。”

“这一切的一切,欧阳老爷不仅没管,反而将王姨娘扶正,欧阳紫涵成了三皇子的侧妃。你告诉我,你接手,你怎么接,那是皇亲国戚,你能跟谁去抗衡?”

“我……”三郎不服输,想开口狡辩,可徐苗直接打断他的话,继续说道:

“你以为有五爷就足够了?你别忘了,他们覃家最大的靠山,皇后娘娘已经殡天了,国母是了,欧阳家翻台,这一切看似没有关联,可那五爷跟欧阳旻睿今日一起出现在我们家,你敢说没有关联?”

“我心知你心中所想,可三郎,有些事儿能做,有些事儿不能。你原本身子就不好,过了初五我让泉东送你去府城,你当面跟五爷说清楚,这摊子……你不能接。”

“大姐——”三郎满脸恳求,站起身,“噗通”一声,跪在地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