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252章 再吃杀猪菜

徐苗人口虽然不少,不过能抓猪的二郎自己,三郎身子骨不好,小五跟四郎又太过年幼,她跟徐苗、冬梅又都是女流之辈,泉东他们四个还都没有回来。书迷楼 ()

如果不找帮手,明儿这猪,都不知道该怎么杀了。幸好作坊上工的那些爷们,都很是仗义,一听明儿他们家杀年猪,各个都说会过来帮忙。

倒是不缺人啊!

回到家之后,徐芽他们这些人正在扫尘。二进的院子,屋子也多,这扫起来自然要比往年都累一些,不过大家都是开心的,因为房子多了,代表他们过得生活好了。

徐苗回到家之后,把三郎那边的账簿放在桌子上,在把自己手里的,两本一起合账。虽然每一笔都记录的很详细,可这合起来还是费一番功夫的。

徐苗不会用算盘,所以全都靠笔算、心算,最后一顿神加,刨除成本跟工人们的工钱、节礼钱,这下半年两个豆腐坊的收入是九十七两银子,比上半年整整多了五十两银子。

想想倒也正常,干豆腐是从五月末正式批量的,下半年收入高也是正常,再加上她又跑回来那么多的地方,相信明年这收入,肯定还能再翻一个跟头。

不过欧阳家那些作坊……

想想都觉得可惜,毕竟那里面还有她的心血呢,如今易了主,肯定人家不会认账的,只能自认倒霉,别无他法了!

弄好账簿之后,小妮子去到厨房收拾,早上冬梅熬了灶糖,之后就收拾屋子,那边啥都没有收拾。一进厨房,徐苗不禁耸了耸肩,还真是够乱的。

点火、烧水,趁着这空档,她赶紧规制。将碗筷都拿出来,放在一旁等着清洗。拿着笤帚扫棚,当初盖房子的时候,是泉北弄得,这棚顶都是用板条压起来的,扫灰很是方便。

扫好之后,又用抹布,仔细的将空出来的碗架子,擦拭干净。忙了这一会儿,水也烧热了,徐苗又赶紧刷碗。四郎扔完东西,听到厨房有动静,懂事的过来,看见徐苗在刷碗,走上前,笑呵呵地说:

“姐,你刷碗,我用干抹布帮你擦吧。”

徐苗听了点头,随手把干净的抹布扔给他说:

“进来吧,你擦完再把碗放回碗架子里。”

“哎,好的。”四郎接过抹布,来都徐苗身边站下,将她洗干净的碗擦干、摞在一起,方便一会儿放回碗架子里。

厨房内很安静,除了刷碗的水声,再就是四郎摞碗的声音。等徐苗最后一个盘子刷干净之后,慢慢的直起腰,转头一看,碗架子里的碗盘,很是规矩的摆放着。

满意的点点头,笑看着四郎。四郎看着姐姐这个表情,心知自己做的不错,也腼腆的笑了,将最后一摞盘子放回碗架子之后,徐苗这边就开始扫地了。

四郎在一旁想了一下,开口说道:“姐,我有个事儿想跟您说。”

“啥事儿,说吧。”徐苗没有抬头,继续干着她手里的活。

“是这样的,我也念了一年的书了,认识了一些字、也会记账、算账了。”四郎说到这儿,停顿了一下,发现徐苗依旧扫地,琢磨了一下,继续说,

“我是这么想的,打算年后就不去念书了,就在……”

“啪嗒——”

扫帚扔在地上的声音。

四郎吓得一个激灵,看着满脸严肃表情的徐苗,下意识的吞了下口水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徐苗也没有吼他,微眯着眼睛,满脸严肃的看着他,不说话。四郎心知这是让他继续说完的意思,紧张的搓着手,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,快速的说:

“我想去豆腐坊做工,这样挣得工钱,就可以给我哥娶媳妇儿了,我哥今年都十九了,年纪太大了,再等等就成老光棍了。”

“噗——”

徐苗听了这话,顿时笑出了声。不过这提溜着的心,也顿时放了下去。原本还以为这小子,是不爱学习,所以才要求不念书的,只要想念,就是好事儿。

四郎被笑的有些莫名其妙,撇了下嘴角,满脸委屈的看着徐苗不吱声。小妮子笑了一会儿,伸手轻摸他的发顶,叹口气,说:

“傻孩子,你只管念你的书,你哥哥娶媳妇儿的事儿,咱们还得慢慢来,本村适龄出嫁的姑娘除了二伯娘家徐芙姐,还有就是顺子哥的妹子,咱们得好好选选,不是吗?”

四郎听了有些瞪大眼睛,还选选?能选吗?可看到姐姐坚定的点头,他又相信了,重重的点头,说:

“我一定好好念书,给咱家豆腐坊好好记账。”

说完这话,小家伙蹦蹦哒哒的跑了。徐苗站在原地,消化完他那话之后,无奈的摇摇头。真是个孩子啊,以为念书就记账啊,真是够单纯的。

转天腊月二十四,一大早吃过早饭,二郎就带着三郎哥几个,在院子里搭台子,徐苗跟徐芽还有冬梅烧热水,辰时一刻,春生哥仨、李铁哥俩、徐正海夫妇,徐亮两口子全都来了。

二郎这边搭好台子,带着他们就去了后院猪圈,今儿跟去年一样,要杀两只猪。这边刚绑好猪,那边张屠户迈着大步就进来了,笑呵呵的看着徐苗家的猪,比划着大拇指,说:

“就爱来你们家杀猪,看看这猪长得,多大、多好。”

徐苗听了轻笑着了一下,走到张屠户身边,看着他磨刀的说:

“大叔,今年我家卖四头猪,您看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呢,张屠户就直门摇头,说:

“今年这猪别卖了,太便宜,不值钱,再养养吧。”

再养?!

徐苗听了不敢恭维。

再养就成老母猪了,那猪肉可就不好吃了。

“去年猪肉不是贵吗,今年倒好,家家户户都养猪,一下子多了,价格低了。”张屠户说完站起身,手里的刀已经磨好,按着猪的眼睛,嘴里念叨着一套嗑儿。

徐苗去年就已经猜到了,今年这猪肉势必得降价,去年她毛猪一斤可是卖到了十五文钱。家里杀了两头,还剩下四头猪,不卖咋办,难道还真养成了老母猪啊。

想到这儿,小妮子耸耸肩,说:“大叔,该多少钱就多少钱吧,我这剩下的四头,都卖给您了。”

张屠户那边杀完一头猪,单氏带着徐芽跟冬梅,三个人正在那里搅着猪血。听到她这么说,又象征性的朝后院看了两眼点点头,说:

“今年这毛猪一斤才十文钱,咱们两家关系不错,我就不赚你那么多了,毛猪一斤十二文,帮你捯个手罢了。”

话,说的很实在,让人听了也很熨帖。

徐苗想了一下,笑着说:“一斤十一文吧,当初我抓猪的时候,一斤是十二文,家里的猪都喂豆腐渣,饲料没花钱,我也就弄个本就好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那也行。”张屠户爽快的答应了。两头猪宰好,剩下的四头猪过称,一共是七百六十三斤。这养的就不错了,平均一头一百九十多斤呢。

每斤十一文钱,一共八千三百九十三文钱,张屠户直接了八两四钱银子,拿了一套猪下水之后,说:

“剩下那七文钱,给小五跟四郎买糖吃了。”

“谢谢大叔了。”徐苗冲他摆摆手,将人送走。

屠户不管分肉,所以这分肉的活儿,就由徐正海来做。每年在老宅,也都是他弄。二十二那天,跟里正家借了是一百五十斤的猪肉,这一次全都还清。

给的都是五花肉、或者是后鞧这样的好地方,徐亮看着不停的点头。单氏那边也不停的咋舌,说:“看看我们家苗儿,办事儿就是这么敞亮。”

徐苗笑着摇摇头,扭头看着徐正海说:

“三伯,猪肉每十斤一切刀,棒骨别剃的太狠,咱们今儿吃拆骨肉。”

“行!好嘞。”手起刀落,徐正海干活撒冷。蒋氏那边已经开始清洗猪大肠、小肠,留着一会儿好灌血肠。徐苗见了走过去,蹲下准备帮忙。

蒋氏见状,赶紧摇头,说:“快拉倒,别沾手了,就可我这儿来吧。”

正说着,徐芽端来火碱水,慢慢的倒进大盆里,蒋氏快速的揉.搓,单氏那边准备清水,打算一会儿清洗小肠用。李婶子则是帮着冬梅,把徐正海切下来的肉,一块一块码进缸里。

有单氏跟徐芽,徐苗倒也显得多余了。起身把那八个猪蹄子,两个猪头还有猪心、猪肝、猪肚啥的,收拾干净。徐亮带着人正拆台子,一看徐苗收拾那些东西呢,赶紧大声地说:

“苗儿啊,你去年烀的那个就特别好吃,今年再弄吧,咋样?”

徐亮这一喊,李郎中、春生他们全都附和的点头。徐苗见了笑着说:

“行,今儿都烀了,竹叶青我备了两坛子呢,中午二伯你跟春生大伯他们好好喝,啊!”

“放心,不会客气的。”春旺再旁搭茬。

众人全都笑呵呵的点头,徐苗这边开始忙活,把从杂货铺拿回来的佐料,用纱布缝成一个布包,直接扔进大锅内,猪头剃毛洗干净,直接下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