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249章 添妆

十月初一这天,徐苗亲自去的工厂,以皇后殡天为由,直接放了长假,转年二月二再说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十月初一的早起,她跟冬梅商量过,就算这欧阳旻睿要东山在起,也得有段日子。

如果她一个月一个月这么放,根本于事无补,倒不如直接来的干脆,转年再说。如果欧阳旻睿还是没有消息,那她就自己亲自来做。

相信跟大奶奶合作,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

冬梅就这么在徐苗家住下了,泉东哥四个不在,徐苗隔三差五就得去工厂那边转转,好在有冬梅,两个人边说边聊的去,倒也不无聊。现在工厂这边停工,对外就是一个空壳子,相信那些有心人士也不能去干啥。

豆腐坊的生意好了不少,徐苗跟冬梅二人利用这段时间,特意去了府城十天,谈了不少的酒楼、杂货铺,回来之后,两个人都在豆腐坊帮忙,徐芽每天都在家里,帮着做饭、或者给家里人赶制棉衣。

三郎基本都在书房念书,一到冬天,他的身子骨不咋好,现在不用来回的去书院,倒也很少伤风发热了。眨眼就进了冬月,离过年就很近了。

这天蒋氏突然过来了,自打工厂停工之后,蒋氏一直都在家忙着绣花,徐苗把镇上陶掌柜那的活儿,介绍给了三伯娘蒋氏。毕竟他们想重新批房场子。

盖房子,得多赚钱才是。

徐苗把蒋氏让到屋内,看着她一脸紧张的样子,不禁纳闷的问道:

“咋了三伯娘,有啥事儿吗?”

蒋氏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,放在桌子上之后,说:

“刚刚春生家的大海,帮着捎回来的,你给念下吧,我识字不多,很多都看不懂。”

徐苗听了点点头,把信拆开看了一遍之后,满脸的严肃,半天都没有吱声。蒋氏看她这般,不禁纳闷了。都说腊月前后收老人,不会是……

“咋了?可是你爷他们……”

徐苗摇摇头,皱着眉头,说:

“徐冰要成亲,我奶的意思是让咱们过去,给她添妆,顺便去认认门。”

“我呸——”蒋氏不乐意的翻了个眼皮,朝地上空吐了一口,然后说,“她也好意思,啥叫去认认门,走的时候把我们踢出来,现在又想去添妆?这刚过丧期,就成亲,肯定老早就说好了。”

“搞不好这信啊,十月份就送出来了,他们走时给我们留啥了?这成亲想着我们,真是……真是……”

徐苗听了虽然很是同情,可……“三伯娘,徐冰这成亲,按理说……”

“按理说这小姑子出嫁,我这个做嫂子的得去给添妆,可我凭啥去啊!他们把我们踢出来,然后他们去享福,我……我可不那么犯贱,我这脸都毁了,人家不说了嘛,我去了也干不了啥,不让去。”

蒋氏气呼呼的说着,显然,那件事真的是把她给伤了。

“三伯娘,那你是怎么想的?”徐苗问着,她这边肯定是不去的,反正她不去也没谁能说啥,毕竟她是晚辈,又分了家,去是情分,不去是本分。

娘俩正在屋里说呢,院子里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——

“哎哟哟哟,看看咱们苗儿啊,可是个能干的啊,这二进的院子,真气派啊。”

是徐凌?!

徐苗跟蒋氏相视一眼,全都皱了下眉头。这家里自从搬家再到三郎考中秀才,两件大事儿徐凌都没有到场,徐苗他们就已经决定跟她断道了。

可没想到,今日那家伙竟然来了。

“哟,二郎干啥呢?烧水呢啊。看看,看看,有日子不见,咱们二郎也人模狗样了啊,跟着苗姐儿不错吧,这日子,是不是吃香的、喝辣的?”

话很刻薄,徐苗实在是听不下去了,打开房门,看着一身皮货在身的徐凌。说实话,这徐凌跟那次老宅出事之前不一样了,穿的、戴的都不是普通的货色,应该是娘家给添补的吧。

“哟,苗姐儿在家啊,我以为没在家呢,你看你,这搬了家也不跟大姑说一声,三郎中了秀才,我这也是从你奶那边回来才知道的,哎呀呀,咱家可算出息了个人才哟。”

徐凌说着,扭搭着身子就往前走,徐苗看着她,微微蹙眉的说:

“大姑,这人模狗样可不是形容自己侄子的。我大伯都做官了,咱们可得好好给他长脸,不然外人听见了,该说咱们没教养了。”

徐凌被这话堵的半天没吱声,厨房烧水的二郎,看着徐苗点点头,就出去了。谁不知道那人模狗样不是夸人的,是埋汰人的,这个徐凌,真当二郎哥好欺负啊。

徐凌虽然嘴上没说,可这腿可没闲着,就那么进了徐苗的房间。看着小炕上坐着的蒋氏,很明显吓得一个“激灵”,蒋氏见状气的不行,可倒是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徐苗看了下蒋氏,又看了看徐凌,开到圆桌前坐下,把烧好的水拿来泡茶,然后说:

“三伯娘,我老姑成亲,我这边是不去的,这都分了家,一走快一年了吧,也没有个信儿,这突然来信儿就让添妆,我才不干呢。”

蒋氏听了这话,心里顿时明白,这丫头是说给徐凌听得。故意重重的叹了口气,说:

“是啊,我也是这么想的,可你三伯到底是她哥哥,哪有这哥哥不去的道理啊。”

“看三伯娘这话说的,你跟我三伯出事之后,她管你们了吗?问过你们是好是孬了吗?也没说带你们去任上享福啊,是吧!”徐苗把茶倒好之后,冲蒋氏摆摆手,后者也从炕上下来,坐在徐苗的对面,两个人谁都没搭理徐凌。

徐凌被晾的有些恼火,可徐苗的脾气她还知道,再加上这个三弟妹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所以只能按捺这性子不吱声,满脸笑容的边过来边说:

“弟妹最近过得怎么样啊,三弟你们还好不?今年听说是丰收年,吃的啥的还够吧,不够你可得说话,我这别的没有太多,可你们两口子的吃、喝还是有的。”

徐凌这话刚说完,蒋氏就扭头看她,笑吟吟的点头,说:

“那可就谢谢大姐了,我们今年就二亩地,那会儿我跟海哥还都有病了,所以这地就没种。您要是这么说的话,那我就不客气了,这些日子都是苗姐儿给我们粮食呢,您要不……也给点儿?”

徐凌明显客气的话,没想到会被蒋氏这么说,顿时有些不知所措。可看喝茶的徐苗,那么淡定自若,顿时明白这蒋氏的用意了,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然后说:

“三弟妹就会开玩笑,你守着苗姐儿这么个大财主,还能指望我救济啊。也怪我,多余问这话,咱苗姐儿多懂事的人啊,怎么能让你饿着,我这是多余操心啊。”

徐苗听了这话,轻笑一下摇摇头,放下茶杯之后,看着徐凌一脸牲畜无害的笑着说:

“大姑这话说的可真仗义,我一个晚辈能做多少,您做大姑姐的,不该多付出一些吗?那天的事情,难道您忘了?”

“你——”徐凌被呛得有些恼火,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一旁的蒋氏见状,撇了一下嘴,然后摇晃着手里的茶杯说:

“徐凌,既然已经决定不跟我们来往,你也就别打着给徐冰添妆的由头过来,我们要想给她添妆会过去,不需要你代为转交,明白吗?”

蒋氏一向在老宅很有心眼儿,徐苗对她一直都是佩服的,没生儿子还能占住脚跟儿,肯定有点心思。就像今日这事儿吧,徐凌年节不出现一次,今日就这么恰好的出现,为啥,不言而喻。

如果他们真的就让她转交东西,那这添妆还不得全都进了她的口袋,又或者她给妹妹带过去了,估计也会说是她自己的东西吧。

徐凌被说中了心中想法,自然是面子、里子都挂不住,一拍桌子站起身,指着蒋氏就说:

“三弟妹,你这话什么意思,我……”

“徐凌,你应该知道我在老宅这么多年,是怎么过来的。”蒋氏把杯子放下,就那么坦然的看着她,继续说,“我能没有生儿子、还照样站得住脚,你就该知道我不好糊弄。”

“苗儿做这么大的生意,那心思也不是你说猜透就猜透的,收起你在老宅玩的手段。当年我能看穿,今日我也一样,所以你最好哪来去哪儿,别等撕破了脸皮,那就不好了。”

蒋氏的话很不客气,一点面子都没有给留,徐凌自负高人一等,对这儿肯定是接受不来,伸手凭空指着蒋氏,还没等说话呢,就被蒋氏一把挥开。

“你——”

“大姑,你回去吧,我跟三伯娘都不会给添妆的,我奶、我爷那边,你们走动就是,我们不打算去享福,门在那边,你自便吧。”

徐苗说完,继续惬意的喝着茶水。

逐客令一下,徐凌就算在想呆会儿也不行了,重重的冷哼一声,扭头、摔门离开。

蒋氏看着房门,狠狠地翻了个白眼,重新坐在椅子上,然后又说:

“这徐凌,真把咱们当傻子啊。”

徐苗轻扬嘴角,耸耸肩,说:“说到底我奶还真疼她啊,出事儿那天,徐凌说我奶说的可难听了,连带着徐冰都说了,可怎么样,你看看徐凌穿的、戴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