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248章 丧事儿

翌日清晨,徐苗把准备好的贺礼带上,姐弟几个做上村头大海赶得牛车,一路去了镇上。书迷楼 武先生今日是在泰和居办酒席,一大早就带着儿子去了那边。

小五跟四郎直接去书院,徐苗则是带着徐苗先去武先生家,至于三郎让他先去了泰和居,一会儿她们俩在过去回合。来到武先生家,武夫人正在家里忙着张罗。

不少夫人都过来送东西,武夫人看见徐苗,赶紧笑呵呵的走过来,拉着她的手,热络的说:

“来了!咱们这些女眷一会儿就在这边吃,他们男人去泰和居,啊!”

“好。婶子不用招呼我们俩,我俩自己能照顾的。”徐苗笑呵呵地说,把徐芽手里的贺礼接过来,双手交到武夫人的手里。

接着把自己怀里揣着的礼单,也一并交到了武夫人的手上。徐苗准备的贺礼比较考究,一块玉佩,一套上好的文房四宝,二两银子,再来就是三尺宝蓝色的锦缎。

武夫人没有打开礼单,如果看了礼单的话,肯定不能收下这东西。笑呵呵的没多做安排,就赶紧又去招呼新来的人。武先生在镇上住的时间比较久,人际关系也不错。

赵老大家的牛氏,还有她那个妯娌弟妹都来了。两个人看见徐苗,都是没有上前说话,估计还是那次庞掌柜家办的喜事,然后徐苗撞破他们妯娌间的秘密,不好意思上前打招呼。

巳时二刻,吉时。武先生家门口放了两挂鞭炮,泰和居那边也是,然后酒席摆上,大家开始吃饭。徐苗跟徐芽还有庞婶子在一起,三个人有说有笑,倒也很热闹。

可谁也没想到,这饭刚刚吃完,还没等散席呢,道儿上就有人敲鼓,接着就听到——

“皇后娘娘殡天,举国默哀一个月,红事不许办了。皇后娘娘殡天,举国默哀一个月,红事不许办了……”

徐苗听到这话,心里顿时“咯噔”一下。皇后娘娘是覃府的大姑奶奶,覃五爷三月之前去到京城,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,难道就跟这件事儿有关?

正当小妮子寻思的时候,其他妇人们全都七嘴人,他们学识都在我之上,原本还想多多学习的,没想到就……”

“乖,以后总会有机会的。”徐苗轻笑着说,对于弟弟,她还是挺放心的。孩子勤俭、知道努力,不像那些考中就松懈的人,这样很好。

三郎坐在牛车上,看着两旁的树,忽然转头看着徐苗,说:

“对了大姐,今儿有一个姓黄的举人,他无意间说了一嘴,好像是京城欧阳家得罪了五皇子,后来我再追问,他就不说了。”

大家心里都清楚,这个欧阳家是谁家,五皇子又是什么身份。徐苗微微蹙了下眉头,想起去年冬月的时候,欧阳紫鸢离家出走,难道那件事儿没过去吗?

请拍三郎的手背,摇摇头,说:“这事儿,以后先别提了,至于欧阳家那边,暂时先这样,估计真的还是遇到什么麻烦了。”

“嗯。”三郎点头。

这个消息,就更加坚定了徐苗不关工厂的决心,再推迟一个月,怎么的都会有结果,至于什么样的结果不得而知,但至少她给了欧阳旻睿那边时间。

一路无话,回到小八家子村,已经过了中午。姐仨回到家时,小五跟四郎全都吃完了饭。而家里却来了一个人,一个他们都熟悉的人。

徐苗看着炕上坐着的女子,激动地走过去,可还没等她说话呢,对方先哭着抱住她,二郎再旁指了指那女子,又指了指外面,带着小五跟四郎出去了。

徐芽走过来,拉着她的衣服,说:“冬梅姐,你怎么来了?有什么事儿先说啊,别哭。”

来人郑氏冬梅,那年夏天,跟冬雪来家里学做豆腐的那个冬梅。徐苗看着怀里哭泣的人儿,心里一阵一阵的寒颤,看起来欧阳家真的是遭遇变故了,不然……也不能……

好一会儿,冬梅终于发泄完了,重重的叹口气,看着徐苗,说:

“夫人……夫人没了,王姨娘扶正,大小姐也……也……大少爷……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徐苗听着这断断续续的话,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。可这会儿还得耐着性子,不然这肯定是啥都问不出来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终于冬梅平复了,看着屋子里的三郎跟徐芽还有徐苗,重重的叹了口气,说:

“三月初三,是皇后娘娘每年召见臣妇还有官家小姐的日子,以往每年都是只有皇后娘娘,可是今年不知道为何,娴贵妃也去了。”

“去年年前那阵,就说要大小姐给五皇子做侧妃,夫人、大少爷、大小姐都不同意。这事儿就闹得沸沸扬扬,今年三月三那日,五皇子、三皇子等人全都参加了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娴贵妃竟然旧事重提。”

“当时弄得很是尴尬,据说三皇子跟五皇子一直分庭抗礼。当场,三皇子就要求皇后娘娘赐婚,将大小姐许给他做正妃,后来具体发生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“总之小姐没答应,六月的时候,夫人上吊自缢,大小姐郁结难舒,卧床不起。二小姐紫鸾七月病逝,大少爷一人难撑,最后……最后老爷废除了大少爷当家身份,王姨娘前段日子扶正了……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突如其来的一切,还真是打的徐苗有些措手不及。她没想到会这样,扶着冬梅的肩头,蹙眉问道:

“那欧阳大哥现在在哪儿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冬梅摇头,擦了擦眼睛,说:“覃府的三小姐上个月去我那边的作坊,原本是找大少爷的,可少爷不在,她便通知我,让我赶紧逃。冬雪……冬雪就这么没了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刚刚止住的哭声,瞬间又接替上了。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,这大户人家换了当家人,自然原来的那些管事,也得全都换掉。冬梅跑的即使,冬雪就没那么幸运。

徐苗听到这儿,内心一阵又一阵的恶寒。一旁的三郎,这会儿也皱紧了眉头,看着冬梅,说:

“冬梅姐,那按你这么说,我姐这边会不会也……”

“不会!”冬梅摇头,给了一个“你且安心”的眼神继续说,“一直来这边拉货的,是大少爷的亲信,卖包的铺子早在五月的时候就关了。主要负责这边的人,也都被大少驱散了,我相信大少爷会东山再起,只是……”

只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。

徐苗明白冬梅的意思,欧阳旻睿掌家那么多年,不可能不给自己留后手。而这个包之所以卖得好,也是因为自己这边创新的缘故。如今欧阳旻睿下落不明,欧阳家想做这个买卖,也得看现在当家的,能不能找到自己。

对于这个,她还是很放心,就算找到了又如何,不跟他合作也是干瞅着。总不能胡乱编个由头,就把她处死,毕竟现在三郎是个秀才,虽然没啥本事儿,可至少算是个功名傍身。

安顿冬梅住下之后,徐苗也没多做逗留,她现在要做最坏的打算,真要是对方找到了,那批货就给了,至于后续……相信他们不会逼迫自己的,毕竟她还是有一定价值的。

大老远穿越过来,本来这生活,应该开始顺风顺水了,可没想到最后的最后,竟然又……

真是造化弄人啊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