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243章 吃亏没?

徐正海也不甘示弱,指了指身旁的侄女,又指了指王掌柜,说:

“亮子,你来给评评理,这家伙来到咱们村,问苗姐儿豆腐坊在哪儿,还出言轻薄,正好我下工看见了,我能不管我侄女?”

“这瘪犊子可倒好,竟然还舔着脸让我叫他贤侄,我叫他大哥都嫌对不起他的岁数,他还舔着脸让我叫他贤侄?啥意思,咱们都明白。书迷楼 ”

徐正海这话说完,春生在一旁就不乐意了,不管怎么说,那徐苗都是他们看着长大的,这会儿说轻薄就轻薄,怎么可能。走上前,看着徐亮,说:

“亮子啊,这事儿咱们得管,苗儿父母没了,就这么一个三伯,这会儿爷俩都挨揍了,这可不能就这么了事。”

“对,可不能这么了事。”王掌柜大言不惭的说着,“我不管啊,我在你们村儿挨揍了,你们得给我个说法,我不管这丫头是不是又靠山,我被打了,这事儿到哪儿都得讲个道理。”

“我讲你奶奶个爪!”

一阵尖锐的女子的声音,众人立马全都转了头。

中午了,工厂那边下工了,大家原本都该回家的,可徐苗这边人这么多,很是扎眼,大家自然也就都过来看看到底出啥事儿了。蒋氏离老远就看见当家的跟侄女了,再加上王掌柜说的那话,气的直接骂出了声。

快步走到他们爷俩跟前,各种的打量,伸手摸索着徐苗,边看边问道:

“咋了,吃亏没?”

王掌柜看着毁了容的蒋氏,轻蔑的撇了下嘴,然后翻了个眼皮,说:

“哎,我说那个婆娘,脸都这个样儿了,就别出来丢人了,怪吓人的,知道不?”

“啪——”

王掌柜这话刚说完,直接就被扇了巴掌。等大家再看谁出的手,徐芽双手掐腰,瞪着他,说:

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不会唠嗑儿就闭嘴,你这样好,长得比谁都恶,你都敢出来吓唬人,我三伯娘怎么的了?我三伯娘比你好看多了。”

扇了巴掌的徐芽说完这话,狠狠的剜了王掌柜一眼,前因后果大致也都听明白了,无非就是这家伙来买豆腐,看中大姐了,三伯气不过揍他了。

围观的媳妇儿、婆子们也都不愿意了,刚才那王掌柜的话,明显就戳人心窝子,这些日子蒋氏在工厂,干活儿利索,为人混合,人缘很是不错。

钱氏瞅着那王掌柜,走上前,看着当家的李铁,说:“铁哥,就这样的还不赶紧跟二钟把他扔出去,在咱们村儿多碍事儿。”

“对,赶紧扔出去,什么驴鳖虾蟹都进村儿呢,明儿再进来打出去。”一个婆子抱不平的说着。

“可不是,赶紧赶紧,扔出去,看着都烦。”

“快点儿吧,就这瘪犊子,咱们豆腐就不卖给他,气死他。”

徐苗看着仗义执言的村民,又看了看二伯,把身上三伯娘的手轻轻推开,然后走到王掌柜跟前,泉东跟泉南不知道什么时候到的,这会儿两个人一左一右,把王掌柜控制起来,徐苗直接就是一个嘴巴——

“啪——”

王掌柜想要挣扎,可胳膊被钳制住了,心知身旁的两个人不是善类,立着眼睛,呵斥着:

“你特么——”

“啪——”

话没等说完,徐苗又是一巴掌。

“你——”

“啪——”

三个巴掌打完,徐苗叹了口气,看着王掌柜,又看了看自己的三伯,然后说:

“这三个巴掌就是我三伯的医药费了,如果你不爽,就去县里告状,我不在乎。”

“你确定?!”王掌柜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徐苗,能在镇上开酒楼,自然是有人脉的。农村人都怕见官,原本他就没想放过他们,可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自己要求去报官,农村人不怕了?

“确定!”徐苗笃定的说着,转头看着徐亮,侧身行礼一下,说,“二伯,这人不是咱们村儿的,咋办?”

“扔出去,能咋办?”徐亮也是一肚子火,不过一直都没轮到他说话,所以这会儿他也就背着手,看着徐苗这边怎么处理,这会儿问到他了,自然不能客气了。

“哪个村儿都有这个规矩,来人走亲访友,是个人样,满招满待。不是人还跟你客气什么?柱子,生子,赶紧的,打出去。”

里正都这么说了,春柱跟春生哥俩肯定不会客气了。王掌柜看着愈来愈逼近自己的哥俩,皱眉头说道:

“你是里正,这就是你处理事情的手段?”

泉南早就看他不顺眼了,直接把人举起来,作势就要扔。王掌柜这会儿可真是害怕了,心急的看着里正徐亮,哇啦着说:

“这……这不能这么做,这是要出人命的啊!”

徐苗、徐亮等人见状,全都出声提醒,把人撵出去就够了,且不能伤了人家性命。泉东走过来,拉住泉南摇了摇头,随即搭把手把那王掌柜放下来,照着他的屁.股就踹了一脚,阴沉着嗓子说:

“滚——”

王掌柜连跑带爬的跑了,徐苗看的真切,那王掌柜虽然是落荒而逃,可那眼底里的恨意很明显,看起来是惹上祸根了啊!

转身对村民们行礼表示感激,徐亮也挥了挥手,把人都给驱散了。徐苗来到徐正海跟前,看着满脸青肿的三伯,很是愧疚。蒋氏是个心细的,看着徐苗这样,故作无所谓的说:

“苗儿啊,快点回去做饭吧,我们也回去了,下晌都有事儿呢,啊!”

说完,拉着徐正海就走了,徐亮来到徐苗跟前,伸手轻轻地拍拍她,安慰着说:

“丫头啊,这事儿不怪你,别自责了。”

徐苗心酸的不行,看看徐亮,又看了看妹妹徐芽,叹口气点头。事情解决,大家都各自回家忙自己的事情,徐苗回到家,二郎已经把饭热上了,菜也切出来,不过还没炒。

徐苗接过二郎手上的活计,一言不发的做着。二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,蹲下帮着烧火,说着今儿大豆腐坊那边的事情。

无非就是谁家多要货了,谁家少要货了。说了好长时间,这妹妹也没个回应,不禁抬头看了一眼,纳闷的稍微大声的说:

“苗儿……苗儿!”

“啊?什么?”徐苗缓过神来低头。二郎笑着摇摇头,往火里添了一块柴禾又说:

“咋地了?我说了那么半天,你都没啥反应呢。”

“没有,想事情来着,刚才……”徐苗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,二郎是个老实的,可听到她这么说,也不咋淡定了,使劲儿捏着手里的柴禾,闷哼的说:

“咋能这样呢,有钱了不起啊。等我有钱,拿银子砸死他。”

二郎略带玩笑的话,听在徐苗的耳朵里,可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。微微蹙了下眉,往锅里添上水,扔下一句“看着点儿”就往外走。

二郎不知道咋回事,不过还是点头应着。不过人家已经走远了,根本看不见了。

徐苗出了厨房,先去仓房那边拿了昨天买的猪肉,三伯替她挨揍,她可不能不上心。拿了一条子五花肉,跟徐芽打了个招呼便出去了。

徐芽正带着四郎跟小五在菜园子里摘嫩黄瓜,打算中午蘸酱吃,姐仨看着风风火火的大姐,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都耸了下肩膀,继续做自己的事情。

徐苗拿着猪肉先去的老宅,厨房那边的烟囱冒着烟,应该是做饭了。徐苗拎着猪肉进到厨房,并没有人,把肉放在缸上,来到三房的住处。

刚开门,就听见徐正海“嘶——嘶——”的声音,蒋氏一边吹着,还一边说:

“忍着点儿,那么大的人了,干了这么多年的农活儿。咋地,还打不过那个草包吗?”

徐正海面对媳妇儿的指责,一点都不生气,赔笑的态度十分好。徐苗进到屋内,看着他们两口子的样子,略带抱歉的说:

“三伯,咋样了?好点没?”

“呀,苗儿来了啊。”蒋氏手里拿着鸡蛋,正给当家的滚着呢。听到声音转头,一激动,手上的劲头足了一些,就看那徐正海狠狠抽了下嘴角,没吱声。

徐苗进屋之后,坐在炕边看着三伯的样子,伸手轻轻地摸了摸,问:

“疼吗?”

“疼啥,不疼的。”徐正海憨憨的笑着,伸手把徐苗的手拉下来,轻拍了几下,说,“那家伙打的,还不如你爷以前打我打的狠呢,没事儿的,啊!”

徐苗听了苦笑的不知道该说啥,一旁的蒋氏见了,也是无奈的笑着摇头,说:

“好好地,你提他们干啥。苗儿啊,你三伯皮厚,放心吧,没事儿的。”

徐苗摇摇头,轻轻的叹口气,说:“都怪我,如果不是因为我,三伯也不能被打。”

“看你这话说的,这不是说外道了吗!”蒋氏说完,不忘伸手轻点徐苗的额头继续说,“他是你三伯,是你亲三伯,你有事儿,他能不管吗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哎呀,什么可是不可是的,我跟你三伯要不是在你那做工,这日子还不知道咋过呢。指那二亩地,我俩还不得和西北风,快拉倒吧,赶紧回家吃饭去吧,我可不管你吃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