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239章 打欠条

单氏吃了一口菜,看着李婶子笑呵呵的样子,幽幽的说:

“敢情你是好了,这三弟妹女红最好,居然我还没抢过你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”

略带开玩笑的话,让屋里四个女的都笑了起来。徐苗坐在蒋氏对面,看着她,说:

“三伯明儿去来豆腐坊做事,我们已经说好了,一会儿吃完饭,我让武先生给你看看,吃点中药调理一下,你跟三伯还是壮年,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有弟弟或者妹妹了。”

蒋氏听到这话,眼泪簌簌的落了下来,起身慢慢的走到徐苗跟前,猛地就跪在了地上。这可把徐苗给吓坏了,赶紧站起身,伸手打算拉她起来。蒋氏不停地摇头,惭愧的哭泣的说:

“苗姐儿,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突如其来的这一幕,让徐苗很是难做,单氏跟李婶子见了也都冲她摇头,示意她别再拽了。大家心里都清楚,如今徐苗以德报怨,那老三家的肯定心里都害臊的要命,这样的举动或许能让她舒服点儿。

“苗姐儿啊,我以前那么对你……你还对我这般……呜呜……我没脸啊……没脸见你啊……呜呜呜……”蒋氏哭的很伤心,徐苗看了心里不咋好受。

不管怎么说,她都是三伯娘,是家里实实在在的亲戚。纵然以前有千般的不是,现在学好了,就啥都不晚。想都没想,跪在她的面前,拿出自己的帕子给她擦眼泪,说:

“三伯娘,日子得往前看,咱们不去想以前,咱们以后好好处,别哭了,啊!”

小妮子眼眶含泪的看着蒋氏,心里也特别的不好受。她没想到一向骄傲的蒋氏,竟然会给自己下跪,这……真的太意外了!单氏跟李婶子两个人劝着,娘俩这才起身坐在椅子上继续吃饭。

徐家这顿开伙饭,一直吃到未时二刻,大家陆陆续续的离开。丁云鹤没有走,来到后院打算找徐苗,不过还没等他进屋呢,就被泉东给带出去了。

丁云鹤气的不行,起先嘴里骂骂咧咧的,可被泉东那眼神给震得,又生生的憋着,很是恼火。三郎将覃管事等人送走之后,见到这一幕,赶紧走过来,问:

“莹姐夫,这是咋地了?”

泉东见三郎来了,转身去厨房那边帮忙收拾。丁云鹤恶狠狠地盯着泉东的背影,使劲儿地剜了一眼之后,说:

“没啥,我寻思找下你姐,说下那干豆腐的事情。”

三郎听了点点头,抱拳行礼,说:“既然这样,莹姐夫跟我说就好。”

“你能做主?”丁云鹤一脸嫌弃,谁不知道这个家全靠徐苗撑起来的,这小子除了会念点儿书,身子骨还不咋好,能顶什么事儿。

面对丁云鹤的不屑,三郎出奇的并没有恼,依旧和颜悦色的说:

“莹姐夫吩咐就是了,大不了我负责传话罢了。”

“啊,那也行。”丁云鹤翻了个白眼,“告诉你姐,每三天我那边会来拉五十斤干豆腐,大豆腐不变,记住了吗?”

“莹姐夫放心,小弟记住了。”三郎再次行礼,将丁云鹤送了出去。泉南全程都看在眼里,气的他直接就要过去,被三郎一把拉住,冲他摇摇头。

等丁云鹤的马车走远之后,泉南不解的看着他,说:“大公子,那家伙就是欠拾掇,你干啥拉我啊。”

“跟那种人计较没必要,日后生意做大了,不卖给他就是。二师父,你叫错了哦。”三郎轻拍泉南胸脯,笑呵呵的回了院子。

武先生就站在一旁,看着三郎,不停地点头。小伙子见状走过去,行礼一下,说:

“先生,跟我去趟后院吧,劳烦给我三伯娘看看,她就是死了闺女的那个……”

爷俩一边走,三郎一边把事情跟武先生讲了一下。也说完了,两个人也到了。屋子里徐苗四个人坐在那喝茶,桌子上的饭菜已经撤下去了。

四个人一看武先生来了,都赶紧起身行礼,徐苗走上前,指了指蒋氏,说:

“劳烦您了。”

“呵呵……无妨。”

武先生笑着来到桌前坐下,冲李婶子、单氏点头算是回礼,然后接过三郎拿过来的枕头,放在桌子上。蒋氏不懂,一脸木讷的没什么动作。徐苗拉着她的手,放在枕头上,武先生开始把脉。

片刻之后,武先生睁眼,看着蒋氏,说:“三夫人上次的月子可是没有做好啊。”

蒋氏听了点点头,谦卑的说:“哪敢当您这声‘三夫人’啊,您就唤我大海家的就行了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武先生轻笑,徐苗走上前给他倒了一杯茶。这是他的习惯,每当要说病情、开药的时候,都会喝茶。武先生端起茶杯,吹了吹,轻轻地抿了一口继续说:

“身子亏得有些厉害,再加上你丧女心痛,郁结难舒。若想好病……可得费一番功夫啊。”

“武先生只管下药,只要我三伯娘能好,什么都不是问题。”三郎再旁说着。

蒋氏听到这话,羞得赶紧低下了头头,若是可以,她恨不得回到以前,好好对他们姐弟,也不至于今日这么臊得慌。三郎再旁看着三伯娘这般,又看了看大姐,转身去那纸笔过来,放在桌子上。

徐苗伺候磨墨,武先生提笔开始些方子,写了一会儿停下笔,看着蒋氏说:

“这味三七必须是北三七,价格略微高了一些。”

蒋氏听了想都没想的摇头说:“那就不……”

“武先生,写吧。”徐苗再旁说着。武先生听了点点头,继续写着药方。蒋氏再旁可就不干了,慌忙的起身,看着徐苗,说:

“苗儿啊,这方子不……不行,我跟你三伯分家……”

徐苗听到这儿,笑着摇头,看了下武先生写的方子,抿唇说道:

“三伯娘放心吧,以后你跟我三伯都是有工钱的人了,这方子的钱我先给你们垫上,日后你们还就是了。先把身子调养好,这才是最主要的。”

蒋氏张嘴还想说什么,一旁的单氏拉了她一下,也跟着出声劝着。武先生这边的方子写完,交到徐苗的手上说:

“先抓七副,三碗水熬药,熬剩一碗水服用。服七天之后停三天然后再吃,一共吃上三个月应该就差不多了。”

武先生这话说完,蒋氏的眼睛都长长了。服七天停三天,一天就是一副,一个月就是二十一副,三个月就……这银子得多少,琢磨了一下之后,抬眼看着武先生,有些拘谨的说道:

“武先生,冒昧的问一下,这药钱……”

“哦,七天差不多一两银子。”

轰——

武先生这话说完,蒋氏顿时蒙圈了,七天就一两银子,一个月就是三两,三个月就是快十两银子啊。活了这么多年,经她手里的银子一共也没有这么多啊,以前老宅还算殷实的,可他们分家却……

赶在了那个时候,银钱银钱没有,地也就那么两亩,咋……咋够啊!

蒋氏一脸为难的表情,徐苗全都看在了眼里,九两银子的药钱,对于他们来说确实多了,走到蒋氏的面前,还没等她说话呢,对方先说话了。

“苗儿,今日二嫂跟李嫂子都在,你借我十两银子吧,我给你打欠条。”

“这……”徐苗愣住。

“三伯娘,不用的。这个银子我们还出得起,只要你跟三伯过得好就行。”三郎再旁也是不赞同。

蒋氏听他们姐弟俩这么说,忙不迭的摇头,解释道:

“苗儿,三郎,你们俩的好意三伯娘心领了。可亲兄弟还得明算账,更何况你们的银钱不是大风刮来的。我说句实在的,你们现在能针对我跟你三伯,我已经很感激了,哪还能厚着脸皮让你们出药钱。”

“如果我真那么做了,跟老宅的公公、婆婆,大哥他们有什么分别,我不能那么多。”蒋氏说完,一脸诚恳的看着他们姐弟俩。

武先生听了蒋氏这番话不住地点头,一旁的单氏跟李婶子也都很赞同。有自知之明,这样的人才值得帮,不然真就像她说的,跟寄生虫没啥区别了。

李婶子看了看蒋氏,又看了看徐苗跟三郎,开口道:

“苗儿,三郎啊,就听你三伯娘的,给她写个欠条。”

“嗯!”姐弟俩全都点头,徐苗去翻箱子,三郎则是写那十两银子的欠条。写好之后,蒋氏用毛笔歪歪扭扭的写了自己的闺名——蒋淑珍。

三郎看着那字,诧异的开口说:“三伯娘,您……您会写字啊。”

蒋氏有点害羞的摇摇头,看着自己的名字,说:“哪儿会啊,就是你大伯刚考中童生的时候,在老宅院子下念书,我那会儿跟他学的,就学了几个字,他也就不教了。”

徐苗听了这话,对蒋氏还真挺佩服,走过来,把手里的银子交到她的手上,说:

“三伯娘,十两碎银子,你花的时候也好花。”

“嗯!”蒋氏点点头,直接拿了一两银子交到三郎的手上,说:“你在镇上念书,就顺道帮三伯娘抓药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