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238章 几句话的事儿

徐苗来到徐正海夫妻面前,面带笑容的打招呼说:

“三伯,三伯娘,你们来了啊,走,咱们进院。书迷楼 ”

蒋氏没想到徐苗见到自己的脸儿,会这么的平静,顿时拉住当家的胳膊,然后把他手里的布包交给徐苗,说:

“知道你今儿请客吃饭,我跟你三伯过来,就是给你燎锅底儿的,我们回去了,不去吃饭了。”

说着转身就走,徐苗见状,赶紧伸手拉住她,一脸诚恳的说:

“三伯娘这话说的,你们来燎锅底儿,我们哪有不管饭的道理,走吧,去吃饭吧。”

“不了,不了。”蒋氏忙不迭的摇头,徐正海还是老样子,站在一旁不吱声,就听蒋氏的。“苗姐儿啊,我就不过去了,这脸……不了,不去了。”

徐苗瞅她这样,无奈的摇摇头,绕到她的面前,说:“三伯娘,进屋吧,我在屋里单独放一桌,别人看不见,就我陪你们俩吃,行吗?”

清澈无比的眼神,发出了诚挚的邀请。徐苗原本是不打算跟他们来往的,想想以前蒋氏做的事情,说不生气都是假的,可如今人家已经落难了,她做不到落井下石。

况且今日他们能来,而且蒋氏主动要求不去吃饭,这就很让徐苗感动了,见他们两口子没什么反应,直接抓着蒋氏的胳膊,绕去了后院。

二进的院子,前后都有门。后院这边,泉东他们正在卸东西,一看徐苗身后的两个人,全都停下手里的动作,静静地看着他们。

蒋氏自从那次意外之后,一直都不敢见人,这会儿泉东他们这个架势,一向大大方方的她,竟然躲闪的想逃走。徐苗瞅着她这般,还真的是有些心疼。

恻隐之心,人皆有之。

更何况这蒋氏,还是原主的三伯娘,就算以前心肠不咋地,经过那件事之后,相信她也学乖了。徐苗拉着蒋氏的手腕儿,看着泉东,说:

“帮我跟芽儿说一声,在我屋里开一桌,我陪我三伯娘他们吃饭。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泉东应完,把手里的东西交给泉北,转身去了前院。

徐苗拉着蒋氏跟徐正海,则是来到自己的闺房。屋内打扫的一尘不染,炕上铺着水粉色的褥单,上面绣了一个大大的牡丹花,被子、枕头都在柜子里。

地上的桌子盖了一块碧绿色的桌布,中间绣着水粉色的荷花。徐苗把那套茶具放在北炕的桌子上,然后指了指椅子,说:

“三伯,三伯娘,你们坐吧。”

“哦,好,好。”徐正湖点头应着,拉着蒋氏,二人拘谨的坐下来。

徐苗看着他们的样子,轻叹口气没有吱声,这时房间门打开,单氏跟李婶子还有徐芽端菜进来,单氏把菜放在桌子上之后,说:

“大海,你一个老爷们别在这屋里吃,我跟李嫂子要在这儿,你去前院找你二姐夫去。”

“呃……不……”

徐正好想要拒绝,可单氏没给他机会,拉着他起身,连说带推的将人推出去了。蒋氏见这架势,起身就要走,被李婶子一把给按在了椅子上,然后对徐苗说:

“你去,上前院张罗去吧,那丁家公子,还有县里、府城的人你都得露面,去吧。”

徐苗看见了蒋氏眼里求救的眼神,想了一下张嘴想说话,可看见单氏的眼神,随即点点头。轻拍一下蒋氏的肩头,也出了房间。

蒋氏这下可就受不了了,起身说啥都要走,单氏坐在她身边,伸手拉住她,叹口气,说:

“弟妹啊,坐着吧。我跟李嫂子就是陪你吃个饭,不会笑话你的。”

“我……现在我还在乎你们笑话吗?”蒋氏略带哭意的说着,垮着肩膀坐在那里,没有动筷子。

李婶子看她这般,拿起筷子替她夹了一块肘子肉,放在她的碟子里,说:

“大海媳妇儿啊,今时不同往日,你应该很明白这句话的道理,不管怎么说,咱们都是那么多年的邻居,一个村里住着,谁也不能看你笑话的。”

蒋氏听了不住的摇头,此刻的她,出了羞愧,惭愧,还能有什么别的想法吗?!曾经仗着大伯哥是秀才,对谁都眼高于顶,可是如今怎么样?摔得太狠了啊!

重重的叹了口气,微抿着唇,说:“李嫂子、二嫂,我知道你们的意思,我也知道自己错了,可是……可是都晚了啊……呜呜……”

掩面哭泣,很是可怜。

单氏跟李婶子相视一眼,也都无奈的摇头。虽说她们是村妇,可这脸还是要让人看的。如今蒋氏这大半张脸都毁了,说实话,挺惨的。

蒋氏哭了很长时间,桌上的菜都要凉了,单氏轻拍她的肩头,拉着她的手,说:

“不晚,啥都不晚啊。”

“就是啊,一点儿都不晚,你有手有脚的,啥做不了啊。大海也是个认干的,日子以后肯定会好的。”李婶子也帮着劝。蒋氏听了这些话,非但没有好转,反而哭的更厉害了。

单氏跟李婶子心里都明白,这哭为了自己哭,也为了那死去的徐茼哭。成亲那么多年了,孩子说没就没了,白发人送黑发人,最是糟心啊……

……

前院徐苗张罗着大家的吃饭,三郎则是在厢房内,陪丁云鹤、覃管事他们吃饭。徐苗没那么多讲究,就坐在了徐亮身边,跟县里、镇上的掌柜边吃、边谈生意。

董掌柜是代表县里、府城好几家酒楼来谈,何顺斋的齐掌柜则只是替自己谈。不管是镇上还是县里,或者是府城,这要的货都不少。

每天都是一百斤打底!

这可是大订单,徐苗自然是要吃下的,喊来小五那纸笔,徐亮执笔,双方你说数量,我说价格。很快,字据就写好了。大豆腐的价格不变,还是一斤三文钱,干豆腐一斤是四文钱,都给了最低的价格。

两个掌柜听到这个价格都很高兴,双方签上字,这事儿就算成了。五月初一正式走货,徐苗不禁开始盘算这几日请人的事情。

徐正海就坐在徐苗对面,看着她干练的说话、写字,心里多少都有些羡慕。要是闺女活着多好,经过那件事,他们夫妻俩都醒悟了,然后让闺女跟着苗姐儿……

唉!

徐正海摇摇头,夹了一筷子凉菜放进嘴里,味同嚼蜡的吃着。老四家的四个孩子都出息了,三郎、小五都念了书,徐芽跟着徐苗也学会了为人处世,真好啊!

正感慨着,肩头有人碰了一下,抬头一看,是徐芽给他倒酒呢,小丫头笑呵呵的看着他,说:

“三伯,多喝点,是竹叶青。”

“哦,好。”徐正海木讷的点头,把杯子里的酒仰头喝了。

徐苗看着他们俩的样子,对徐芽更是放心了许多。这孩子也长大了,也知道以德报怨了啊!相信以后她自己独当一面,肯定不会受屈了。

小妮子收好字据,起身来到徐正海身边,小五眼尖的搬了把椅子过来,徐苗坐下之后,拉着徐正海,轻声地说:

“三伯,你们家的地种完了吧。”

“嗯。”徐正海点头。

“那明天来我这豆腐坊做事儿吧,工钱跟李铁哥他们一样。”

徐正海一听徐苗这么说,赶忙摇头的说:“不用,我来帮忙,不用给工钱,我是你三伯。”

我是你三伯!

短短五个字,让徐苗的心里很是熨帖。

若是以前,相信他怎么都不会这么说的,吃一堑长一智,挺好的。

虽然代价有些大,不过现在悔悟还不算晚。小妮子轻笑着说:

“三伯,这事儿你就别跟我客气了,你是我三伯,来干活自是应该的,我孝敬三伯也是应该的。工钱这块你就收着吧,日后家里也得生活。一会儿我让武先生给三伯娘看看,你们还年轻,孩子肯定还会有的。”

徐正海听到这话,前忍着眼泪点头,手紧紧地捏着徐苗的素手。内心想什么呢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好半晌之后,徐正海坚定的看着徐苗,说:

“你放心,三伯一定好好帮你。”

“嗯!”徐苗欣慰的笑着,起身不再打扰他吃饭,给里正二伯递了个眼色,小妮子放心的去了后院。

刚要进屋,就被小五一把给拽住了。徐苗诧异的扭头看他,没有吱声。小五故作神秘的拉着徐苗,来到一旁的过道,轻声地说:

“大姐,我看出来三伯他是真心悔悟的,咱们帮帮他吧。”

“好!”徐苗点点头,伸手轻捏小五鼻梁。

小家伙笑呵呵的转身跑去了前院,看着他的背影,徐苗不禁感叹,孩子们都大了啊!

推门进屋,单氏、蒋氏还有李婶子三个人说笑着吃饭,李婶子一看徐苗回来了,忙招手说:

“丫头,跟你说个事儿,你三伯娘我要走了,明儿去我那做工了。”

徐苗听了略微惊讶,扭头看着蒋氏,见她点头,好笑的走过来,坐在椅子上,说:

“咋说通的?我还打算跟我三伯娘说呢,就怕她不同意。”

“哎,这有啥的,几句话的事儿。”李婶子笑呵呵的说着。单氏吃了一口菜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