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225章 休妻

皱眉握住吕氏的手,说:“大娘,您这是干啥呢,亲家母做错啥了?”

“这事儿跟你没关系,去伺候你闺女吧,冰儿,送送你嫂子。”吕氏还算知道家丑不可外扬,大孙子娶媳妇骗婚那件事儿,肯定是这婆娘编瞎话骗他们的,这事儿不能让外人知道。

徐冰心知侄子成亲有猫腻,想到这儿,微微蹙了下眉头,说:

“嫂子,我送你。”

“唉!”牛氏点点头,转身要走,郑氏不着痕迹的拽了她一下,转头瞅瞅亲家母,又看了看这奶奶婆的脸色,叹口气迈步离开了……

……

今儿工厂又一次走货,徐苗在库房这边帮忙,前天临时来的信儿,说是今儿下午来取,点数、装箱都弄好之后,还没有人来,徐苗坐在库房的椅子上歇着,跟栓子哥闲聊天。

没一会儿,泉北就进来了,说来取货的人到了。徐苗原本没当回事,没打算出去,可泉北一直没动,徐苗站起身,跟着出去了。

没想到这一次来取货的,竟然是欧阳紫鸢,徐苗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小妮子看见徐苗,也是一肚子的话,徐苗拉着她,直奔会议室跑。

姐妹俩来到会议室之后,徐苗将门关上,惊讶的说:

“你咋来了?怎么是你押货?”

欧阳紫鸢坐在椅子上,看着徐苗呵呵直笑,也不回答。那欠贬的样子,还真是……徐苗烧水泡茶,一系列事情做好之后,来到她身边坐下,问:

“到底咋回事,赶紧说。你怎么来了?欧阳大哥呢?”

“我哥在京城呢。”欧阳紫鸢喝了一口茶,继续说,“这一次押货是我跟大哥身边的亲信一起,我也得去京城。三月三皇后娘娘寿诞,我们都得进宫,一时半会儿也见不到姐姐,我就寻思这会过来一趟。”

徐苗听到这话,好笑的摇摇头。原本她还以为这丫头要做生意呢,没想到是自己虚惊一场。手指沿着杯沿慢慢摩挲,想了一下,说:

“你什么时候走?”

“一会儿就得走了,明天一早走水路去京城,得从府城走。”欧阳紫鸢老实的回答。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非要过来这边,明明没有太多时间的,可就想临走之前,看一看这个姐姐。

徐苗轻叹口气,起身喊来泉北,吩咐了一些事情之后,转头看着欧阳紫鸢,说:

“你年前离家出走这事儿,这次去京城,能不能旧事重提?”

欧阳紫鸢撇了下嘴,无奈的点点头。其实两个人心里都清楚,这事儿不可不能不提,京城那么大,欧阳山庄又树大招风,再加上欧阳家那个庶出的小姐,想来还真是……别人不提,那个欧阳紫涵都得提。

姐妹俩没聊多久,泉北就从外面走了进来,手里拿了一个布包,双手呈给徐苗。接过之后放在桌子上,徐苗将布包打开,说:

“上一次做的那个大氅你不是很喜欢嘛,我又让人做了几件稍微薄一些的,等你去京城正好能穿。”

说着,将里面的意见斗篷拿了出来,a字版的,水粉色,绣着梅花图案,很是别致。欧阳紫鸢看见,稀罕的接过来,她今日穿的,就是徐苗姐姐送的那个皮的大氅,虽然这会儿穿着有些热了,可就是不舍得脱,太好看了。

拿着那水粉色的斗篷,在自己身上比量一下,然后看着徐苗,说:

“好看吗?”

“嗯,好看。”徐苗点头。女孩子娇俏,这粉色更适合她的年纪。再有一年就及笄了,也不知道她的婚事……唉!

欧阳紫鸢把斗篷放好,然后抱了一下徐苗,说:

“姐姐,我先走啦,等我从京城回来,给你跟芽儿带好料子。”

徐苗笑着点头,起身将她送了出去。目送着一辆又一辆的马车出村,最后欧阳紫鸢不得不走了,紧紧握着徐苗的手,再次说:

“苗姐姐,我真的要走了,你别想我哦,过几个月就回来了。”

“好。”徐苗点头,亲手把她扶上了马车。车夫一扬鞭子,马车“吱呦……吱呦……”的往前走。欧阳紫鸢从车里挥手,那个场面还挺揪心。

徐苗摆了摆手,直到马车离开之后,心还是酸酸的。好端端的咋还弄成生离死别了,小妮子使劲儿的摇摇头,迈步往家走。

天暖了,再等几天,等地化透了,就可以挖地基、盖房子了。

“徐姑娘,刚才我回去取东西,您奶奶那边,好像说要休了您大伯娘。”

啥?!

泉北的话,让徐苗瞬间扭头看他。泉北见状,点点头,表示刚才确实说过。徐苗这下纳闷了,蹙紧眉头想不通。这几日村里的传言她听到了,真要是赵翠娥的事情败露,那休也得休赵翠娥啊,怎么还能休郑氏呢。

徐苗微抿了下唇,本来打算不管的,没想到徐亮竟然来了。匆忙的来到徐苗跟前,伸手把她拽到一旁,说:

“丫头,刚才你老姑来找二伯,说你奶要休了你大伯娘,这事儿你怎么看?”

休妻,必须家里的长辈、丈夫、里正在场之后,说明原因才能休。徐苗听到徐亮这话有些懵,纳闷的问:

“二伯,因为啥您知道不?”

“还能因为啥,去年你奶上我家哭着喊着说被骗婚那事儿,其实是没有影子的……”

徐亮原原本本的将事情始末说一遍之后,徐苗缓缓地点头,原来是那件事儿败露了啊。如果是以前,吕氏肯定不会闹这么凶,那会儿她就分析过了,吕氏闹完,郑氏可以带着家人去县里投奔徐莹。

可偏偏这个时候败露,那就不行了,赵翠娥生了孩子,需要坐月子。他们大房这边又要去做官,事情赶在一起,还真是……

不过徐苗倒不认为吕氏会真的休了郑氏,就算她说谎骗长辈,那也有徐正江的份儿。吕氏不可能不了解自己的儿子,今日这么做,估计就是借机立威了,不然日后真跟儿子去任上,谁当家就不好说了。

徐苗想到这儿,琢磨了一下,反正家里也没啥事儿,倒不如去看看热闹,想到这儿,看着徐亮,说:

“二伯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“好!”

徐亮想的比较多,农家院娶媳妇儿不容易,哪能说休就休。真要是大房休了郑氏,以大姨那不讲理的样子,还不得去苗儿那边作啊,目的就一个,让他们出钱再给老大娶一房。

虽然有些不讲理,不过大姨肯定能做出来,而且这一次还不得学乖了,不明面要,就是作、让你主动给。奶奶去孙女家,没有明文规定不可以的,

爷俩来到老宅,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,吕氏站在院子里霸气的开骂,不说明原因,只是骂着郑氏。村民们几乎都听得是一头雾水,可看那郑氏低头顺从的样子,估计也是真犯错了,不然不能这么听话。

徐老爷子跟徐正江没回来,吕氏在人群中看见徐亮,赶紧停止了骂声,然后说:

“亮子,你进来。今儿大姨必须休了这婆娘,冰儿告诉你因为啥了吧,这烂了下水的婆娘,我们家不留。”

“娘——”郑氏没想到徐亮会过来,看着架势,是真的不打算要自己了,顿时跪在地上,磕头求饶。

吕氏看着郑氏,狠狠地剜了一眼,瞅着徐亮,说:

“亮子,就这婆娘说啥我们家都不要了,赶紧你主持,我们不要了,休了!”

“大娘啊,你老这是干啥。”牛氏在一旁劝着,她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儿,好端端的,咋就休上人了。

徐芳也从屋里出来,拉着吕氏的胳膊,红着眼圈,说:

“奶,我娘咋了你要休她啊,她为咱徐家生儿育女,没做啥错事儿啊。咋能说休就休啊,这不讲……”

“啪——”

徐芳的话没说完,吕氏直接一巴掌扇到了她的脸上,徐芳被突然一巴掌打的没有准备,转了一圈,要不是一旁的蒋氏出手,她这会儿都得摔在地上。

捂着脸,委屈的看着吕氏,吧嗒吧嗒的掉眼泪,大声地说:

“你凭什么打我,我爹都要做官了,你还打我,你凭什么?你一天天在家里不是打就是骂,我们挨骂还少吗?”

徐芳边说边哭,围观的村民见状,也都无奈的直摇头,对于老徐家这些糟烂事儿,真是懒得去履量,根本捋不出来啥头绪。

正闹哄着,徐老爷子爷俩回来了,扒拉开围观的村民,进院就看见郑氏跪在地上,吕氏掐腰站着,蒋氏扶着徐芳,三儿子站在一旁,徐冰跟牛氏都站在吕氏的身后。

冯氏在自己家门,看着这一出闹剧,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下口水,然后迈着步子,边走边说:

“大嫂可真是好儿媳啊,为了自己儿子娶媳妇,骗咱娘说被骗婚了,其实就是你给那赵家一百两银子做聘礼,那剩下的银子去哪儿了啊,干啥了啊?”

冯氏这话说完,在场所有的人全都倒抽了口凉气。当然,徐苗除外。

牛氏听到二房的说这话,心里顿时一惊。敢情这亲家母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