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223章 说事儿

“那嫂子的意思是留下来照顾咱爹跟娘?”徐凌没有客气,直接说出了自己该说的。书迷楼 作为女儿,这个时候必须得说话。她对于老宅这些东西,根本就没看上。而且她也相信她娘,一旦走了,不可能亏待了自己,该给的一定会给。

但是老大两口子刚才这话,明显就是不想带人去,只想他们一家几口轻装上阵的去做官、去享福。哪有这个道理,她虽然是嫁出去的闺女,可真要是父母过得不好,她能不管吗?

老两口一心朴实的为了他们大房,如今要享福了,竟然打算踢开这些人,凭什么?!徐凌的面色不是很好,就那么瞅着郑氏不吱声。

郑氏瞅着徐凌,心里一个劲儿的膈应,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,吕氏就那么看着,老宅的气氛就有些凝重了……

……

徐苗姐弟四人来到武先生家,便被让到了客厅说话,武连权跟三郎站在一起甚是亲昵。好朋友每天一起念书,这放了假,由于都忙,也没什么机会见到,这会儿见了面,肯定也有说不完的话。

武先生的夫人端茶过来,放在桌子上之后,便去忙着做午饭。武先生扭头看着儿子,说:

“连权啊,带芽儿他们去家里转转,你们都去玩吧。”

武连权听到这话,抱拳行礼一下,说:“知道了,爹。”

三郎几个出去之后,武先生喝了一口茶,说:

“丫头啊,三郎跟你说了没?”

“嗯!”徐苗也没有隐瞒,点点头,略微有些羞赧的说:“这样会不会太叨扰了,您平日里就挺照顾那孩子的,真要是再来您这儿住,婶子那边……”

“无妨。”武先生摇头,手指轻敲桌面,然后说:“连权跟他同岁,两个人一起也是伴儿,相互较劲儿的学,只有好处没有坏处,至于你婶子那不用多心,她同意的。”

徐苗听了,还是没有松口,把玩着茶杯沿儿,想了一下,说:

“武先生,你说我家三郎有希望吗?”

“有!”武先生斩钉截铁的说,“那孩子今年十四,念了一年的书,你应该了解他念书的韧劲,秀才我不敢保证,不过童生没有问题,再说今年也只是想让他考童生,秀才十五、六考无妨的。”

徐苗听到这个答案,内心是激动的,真要是三郎能考上,那就是给他自己一个信心,不求多,一个秀才就可以了,想到这儿,小妮子赶紧站起身,侧身行礼一下,说:

“那可就有劳武先生帮着照拂了,三郎的口粮我会送来,这个您别拒绝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武先生笑着屡了下胡须,说:“不给口粮我也不能干啊,白吃怎么可以!”

开玩笑的一句话,让两个人都笑了起来。事情说好,徐苗也起身,打算去看看武先生的家。这还是她第一次过来呢,平日里,都是去药房那边。

武先生家的院子是典型的四合院,正房三间大瓦房,下面左边是厨房,右边则是围出来的小园子,夏天种个小菜方便吃。院子还算很大,不过跟农家院就不能比了,毕竟房子后面是没有院子的。

三间房,武先生夫妻俩一间,武连权自己住一间,还有一间就是刚才他们做的客厅,吃饭也在那里,这样的房子在镇上不算便宜,怎么都得近百两银子才能买到。

武先生能在那件事儿中走出来,又去了媳妇儿,又置办院子,确实是个刚强的人。

午饭一共十个菜,很是丰盛。肉、鱼、鸡都有,徐苗看着这一桌子菜,心里特别佩服武夫人。一个人在厨房做,她也经常做饭,这么一桌子可不容易啊。还要自己烧火、切菜。

吃过饭,徐苗带着弟弟、妹妹起身告辞,武先生挽留,不过好不容易来一趟镇上,怎么都得去庞掌柜那边看看。武先生听到这个解释,也就没再多加挽留,将人送出去之后,站在院子里许久没有动。

媳妇儿收拾完厨房走过来,看着门口已经没有了的人影儿,轻声地说:

“那个徐苗,果然很不一样。”

“是吧!”武先生轻声说,“连权跟三郎玩是对的,你看吧,日后那姐弟四个肯定不一般。”

夫妻俩说完,关上了大门……

……

徐苗姐弟四人来到杂货铺,店门还关着,一般镇上开业都是初八这天,谐音是发的意思。绕道后门,本来打算敲门的,没想到轻轻一推竟然开了。

庞掌柜正在院子里拾掇东西,小五蹦蹦哒哒的走到他身后,一窜、搂住他的脖子,说:

“庞大叔,过年好!”

庞掌柜闻声转头,一看来人,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儿,抱拳行礼一下,说:

“过年好,过年好,你们咋过来了,吃饭没?”

“大叔,我们吃过了!”徐苗轻声的说着,进到院子之后才发现,庞掌柜在收拾柴禾。

“快溜进屋,外面多冷。”庞掌柜说着,背着小五就进了屋。

徐苗、三郎跟徐芽,也赶忙进去,手里还拎着东西。大过年去人家串门,切忌不能空手,来到屋里,庞婶子正跟儿媳妇唠嗑儿,一看来人都赶紧忙活起来。

又是端茶,又是拿瓜子,好一番忙活之后,这才坐下来聊天。庞婶子拉着徐苗的手,说:

“啥时候来的?咋这会儿过来了?办事儿去了?”

“嗯!”徐苗点点头,没有隐瞒的说,“武先生找我们过去吃饭,顺道说了一下三郎的事情,打算让三郎去他那住,秋闱的时候,下场试试。”

庞婶子一听这话,不住地点头,说:“武先生对你们可真不赖,三郎争气点,给你姐考个童生回来,让你爷奶他们也见识见识,别总那咱们不当回事儿。”

三郎听到这话,重重的点头,徐苗倒是没说啥,只是笑着。徐芽把东西放在炕上,说:

“庞婶子,这是我们给嫂子补身子的。”

一只宰好了的母鸡,还有一串蘑菇。这在农家随处可见,不过镇上却没有,得花钱买。庞婶子看着东西,抿唇笑了一下,轻点徐芽的脑门,说:

“芽儿越来越会说话了,过了一年,也越发标志了。”

徐芽听到夸赞,脸红的顿时低下了头,大家一起聊着天儿,时间过得很快。徐苗并没有留下吃晚饭,真要是吃了晚饭,回到村里就彻底黑天了。

三郎身子骨不好,上次办年货,晚上就有点发烧,这会儿他们自己赶车,就更不能在外面呆的太久,庞掌柜夫妻那么挽留也没留住,无奈之下给准备了些新鲜吃食,将他们送走。

这个年也就过得差不多了,初四、初五没什么事儿,在家休息两天,初六就又该上工了,接着就是初八豆腐坊开工,徐苗都觉得这年没咋过呢,就已经又开始忙活了。

工厂那边她现在已经不用过去了,只不过豆腐坊这头还要再跟进几天,开春扩大地方,这石磨、驴子都得添置,这几日小妮子也真是没闲着,四处跑地方,就为了买这些东西。

忙活忙活,就到了正月十五上元节。正好这天徐苗要去镇山拉石磨,顺道就在庞掌柜家定了三十斤元宵。元宵不比汤圆,汤圆是包着馅儿,然后滚圆的。

元宵则是用馅儿去滚面,慢慢滚成圆团。古代的元宵就只有一种馅儿——五仁。想想现代的元宵,那花样可不老少,黑芝麻、玫瑰馅儿、凤梨馅儿……

订好元宵,徐苗跟着送石磨的马车回了村儿,三十斤元宵,家里豆腐坊这边每人一斤,工厂那头就给单氏他们几个,其余的人给十个铜板算作过节。

春生看着那三个大石磨,喊来春柱、大壮他们过来,几个人合力,全都搬进了北边棚子那里。徐苗的图纸已经画好了,等开春豆腐坊、房子一起盖。

这一次盖房子,徐苗的打算是大豆腐跟干豆腐分开,现在住的这个地方全面做大豆腐,镇上的酒楼一开始她没敢多谈,毕竟家里的地方不够,人手也不足。

等盖好之后,她就要全面出去谈了,出了那个德顺楼,其他的,她全都要揽到手里。至于做干豆腐的地方,则是在自家房子的东侧,反正那一大片荒地都是他们的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
图纸已经交给了徐亮,人手也由他帮忙出去找,至于豆腐坊里面的家具,像什么凳子、桌子这些东西,全都交给了村里的冯瘸子家。

这做木匠的外号叫冯瘸子,据说是从山上摔下来了,所以就叫了这么个名字。家里心疼他,送出村里跟人学木匠,基本村里谁家打个柜子、寿材,都是找他。

豆腐坊用的东西不用太好,交给他正对路。价格也便宜,二十个凳子,六张桌子,还有一些操作台,加吧加吧人家一共才要了八两银子,这钱里包括木头、还有刷漆。

至于盖房子的青砖、琉璃瓦,府城的覃钟帮忙弄得,徐苗家这次盖得房子,屋里的窗户都用琉璃,相信盖出来,也是村里独一份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