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220章 扯平了

这顿饭一直吃到申时末,泉东四个除了泉北,其他三个人全都满脸通红,泉北也不是没喝酒,人家也喝不少,不过就是不上脸罢了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

吃过饭,泉东跟泉南回工厂那边,虽说过年了,不过这厂房还是要看护的,万一有人趁着过年,去那边偷点啥,那就哪哪都交代不了了。

徐芽收拾桌子,泉北跟徐苗说话,大致的意思还是跟那会儿与三郎说的差不多,想日后跟着他。徐苗看着泉北,又看了看一旁的泉西,笑着说:

“怎么好端端的,想说起这事儿了,你们自然要看那工厂,不可能到处走的啊。”

泉北听到这话,冲徐苗抱拳行礼一下,说:“徐姑娘莫要瞒我们了,以姑娘的本事儿,相信用不了多久,就会在别处再开一个这样的工厂,到时候去那边看护的,肯定得有我们四个其中的一个个或两个,我不想动,挺喜欢这地方的。”

话说的很实在,徐苗听了,内心也是一笑。这哥四个里,按理说泉北是最年轻的,可却也是最靠谱的,最不靠谱的就是泉南,如果泉北想跟着三郎,这倒不是什么坏事。

“好啊,如果真的有一天我在别处开工厂,那三郎我就交给你了。”

“定不负姑娘嘱托。”泉北抱拳行礼,十分诚恳的许诺。

一旁的三郎见状,也是咧嘴看着泉北笑,他很喜欢泉北,无论是个性还是人品,不张扬、不骄傲,很适合自己。

……

傍晚的豆腐坊,剁菜声不断,半夜的饺子要吃芹菜猪肉馅儿的,取勤快的谐音,意思是这一年都勤快的干活,好有一个好的丰收。

这个地方的冬天,没有新鲜的菜,基本都是冻菜。小八家子村都有这个习惯,地头种几垄芹菜,长成了也不拿回家,就那么放着,等到冬天落雪了,挖回来放在仓房内冻着,过年这天吃饺子用。

徐苗和好馅儿,放在嘴边尝了尝咸淡,冻芹菜就是没有新鲜的芹菜好吃,如果这个地方有大棚就好了,不过也就只能想想。饺馅儿弄好,徐芽和面,晚上酉时一刻,大家一起包饺子。

这也是泉东他们几个,第一次过得如此像样儿的年,大家有说有笑,打打闹闹,很是家的感觉。徐苗没有等到子时,亥时初就下了饺子,大家吃完之后,都纷纷回各自的屋内休息。

夜半子时,徐苗迷迷糊糊的想如厕,穿好衣服,出了屋子。院子里的一个人影,吓了她一跳。原本还困得迷瞪的徐苗,这会儿一下就清醒了,警惕的轻声问:

“你是谁?”

好在她留个心眼儿,泉北既然说要跟着三郎,就没让他回工厂那边,留在这头睡觉,正好明儿小五练功,他也能照顾着点儿。

小妮子见那人没回话,张嘴想大声的把南屋的泉北喊出来。不料那人却捂住了她的嘴,二话不说,夹着她就飞身上了房顶,一路疾驰。

徐苗这下真害怕了。各种挣扎无用,耳边的风嗖嗖的响,不知道过了多久,终于脚沾地了,小妮子定睛一看,自己居然在工厂的库房。

拍着胸脯,惊魂未定,接下来听到的声音,更是让她手足无措——

“警惕心那么低,当看见院子里有人的时候,就该大声喊出来。”

声音很熟悉,熟悉到徐苗闭着眼睛,都能猜到是谁。扭头一看,果然是覃五爷,小妮子恨得牙根儿直痒痒,可还是按捺着性子,屈膝行礼,说:

“给五爷拜年。”

覃五爷也没有客气,点点头,直接坐在椅子上,手指轻轻地敲着桌面,说:

“怎么样,这年过得如何?”

徐苗看着眼前二五八万的覃五爷,微微蹙眉,翻了个白眼,说:

“回五爷的话,如果没有刚才那个惊吓,小女这年……过得不错,很好!”

覃五爷一听这话,下意识的调了下眉,看着眼前的小妮子,轻笑一下,说:

“那你应该感谢爷儿,如果不是爷给你这份惊吓,你这年过得不完整。”

啥?!

徐苗顿时瞪大了眼睛,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他,这货到底要不要脸了,居然能这么大言不惭的说这个,小妮子无语,翻了个白眼,侧身行礼一下,道:

“小女没觉得应该感谢五爷,相反还想提醒一下五爷,毕竟男女有别。我徐苗虽然被迫无奈做生意,可好歹也是个知道分寸的女儿家,您这动不动就捂嘴、又把我关在一个屋子里,怎么说都不何体统。”

“哟哟哟,这会儿跟爷儿说体统了?”覃五爷撇着嘴,满脸嘲笑,“你忘了你当初跟爷儿说男女平等的时候了?既然男女平等,在一个屋子里说事儿,怎么了?”

尼玛?!

徐苗顿时哑口无言,用自己的话怼自己,果然是这货能干出来的。小妮子再一次懊恼那天的冲动,看着眼前满脸得意的男人,徐苗叹口气,垮着肩膀不吱声了。

覃五爷看着低头不语的小妮子,微微上扬嘴角。今儿吃完晚饭,他也不知道怎么了,就特别想过来瞅一眼,年前几日家里很忙,可忙过之后,这年突然觉得过得没有意思。

小八被带回房间之后,他二话没说,直接去马厩,一路快马加鞭过来的。没有去工厂,直接去了豆腐坊,当他站在豆腐坊的那一刻,心里是震撼的,震撼为何自己会这么不顾身份,就那么横冲直撞的来了。

原本想走的,可没想到这丫头竟然出来了,而他又鬼使神差的把她带到这里,为了什么?他不清楚,也不想弄清楚,一旦弄清楚了,那个结果,谁都承担不了。

屋子里很安静,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,徐苗就那么低着头,内心却有些急躁,她想上厕所啊,这憋得是真难受。覃五爷不知道徐苗的煎熬,手指仍旧有规律的敲打着桌面,心里想走,可就是不想起身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门外传来脚步声,徐苗扭头看着门口,微微蹙眉。覃五爷更是吹灭蜡烛,起身把徐苗扯进怀里,躲在暗处。

库房门打开,泉东打着灯笼照了照,没什么异常,转身欲走,忽然停下了脚步。黑夜中,徐苗都快紧张死了,真要是泉东进来了,看见她跟五爷这个造型,大爷的,以后还怎么混啊。

覃五爷捂住徐苗的嘴跟脖子,调整自己的呼吸,企图神不知鬼不觉的让泉东离开,谁曾想这小子,竟然打着灯笼进来了。

泉东四处照了照,当察觉异样的时候,刚要走过去,却被一双熟悉的眼睛给钉在了原地。接着泉东像没事儿人一般,又出了库房。

脚步声越来越远,五爷这才松开徐苗,小妮子狠狠地掐了一下腰上的胳膊,然后站起身,想都没想就甩了一巴掌。当然,还没等落下呢,被五爷一把擒住了。

“你疯了?谁都敢打?”覃五爷没想到这丫头这么胆大,居然敢动手打他,压低声音呵斥着。

徐苗梗着脖子,接着月光,狠狠地剜了他一眼,说:“轻薄就该打,我是说男女平等,可没说你能轻薄我,怎么?想我也轻薄你吗?”小妮子说完,直接伸手捏住五爷的下巴,来回看了两下松开,说,

“行了,扯平了。”

啥?!

覃五爷傻眼了,他真的没想到这丫头会这么做,居然说上手就上手。徐苗也懒得搭理他,这会儿去茅房是关键,转身朝外走,到门口的时候停下脚步,说:

“五爷,以后再想说事儿,白天来说,这晚上我没义务陪着,再有下次,就别怪我不给您面子了。”

扔下这句话,小妮子开门就走,根本没再去管身后的镇远侯。而覃五爷站在原地,呆愣了好半晌, 没有任何动作。最后还是泉东进来,才让他缓过了神。

“五爷,您来了。”

覃五爷看着泉东,点点头,拍了一下他的肩头,说:

“不错,警觉性很高,下次保持。”

扔下这话,覃五爷头也不回的出了库房,泉东站在原地,许久都没有动。这……这是啥事儿啊,堂堂侯爷大过年的不在侯府来农家院,这也就罢了,居然拉着徐姑娘躲在一旁,这是做什么啊。

不过泉东嘴严,看见了就当没看见,这件事儿还是后来,五爷亲口告诉徐苗的,不过这就是以后的事情了……

……

大年三十,就这么快的过去了,转天正月初一,是大家相互拜年的日子。一大早起,徐苗姐弟四个就穿戴整齐,把做好的新衣服穿上、买的金饰带上。

吃过早饭,四个人先去里正徐亮家拜年,家里这一年,多亏了人家照顾,虽然过年给送了年礼,也给了猪肉、猪血,可这拜年是万万不能省。

去到里正家,一番客气自是不必说,大家坐下之后,单氏拿出了瓜子、糖块、点心招呼他们。小吕氏更是热络的拉着徐苗的手,不住的夸赞他们几个。

徐亮跟三郎、小五聊天,主要围绕着他们的学业,家里的虎子也跟他们念书,爷几个唠的很是痛快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