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206章 要给我打赏?

“……那好,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,现在你们就各自领着厂房的人去库房门口吧,我在那边等着。书迷楼 ”徐苗这话说完,开会的人全都站起身,冲覃五爷行礼一下,纷纷离开。

她们的这个动作,让五爷有些愣神,微微皱眉的看着徐苗,问:

“你告诉的她们,本侯的身份?”

“没有。”徐苗老实的摇头,将杯子的茶饮尽之后,又说,“她们并不知道五爷是侯爷,只因你是外村的人,能在会议室坐着的外村的人,不是府城的显贵又是谁呢?你不会真以为村妇无知吧。”

徐苗说完,咧嘴轻笑。

五爷见她这般,竟看痴了。

徐苗警觉有些不对劲儿,赶紧收起笑容,侧身行礼一下,说:

“五爷,我现在要去库房那边,您是这在这儿还是……”

“你自己去吧,我四处转转,没什么趣儿,我会自己回豆腐坊的。”

徐苗听着这理所当然的话,内心不禁想吐槽,这货还吃惯瘾了,耸耸肩点头,出去了。五爷随后站起身,也跟着出了会议室……

……

今儿工厂停工,做工的媳妇儿们都特别的期待,老早她们就都履量好了,拿到工钱要去镇上好好办一次年货,今年小八家子村来工厂做工的媳妇儿不少,只要针线活儿好的,都在这里了。

以往的日子,每年的进项就那么一点,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好好地吃上一顿,可这在工厂做工就不一样了,平日里每次发工钱,她们都会特别仗义的拿出一些,让当家的去镇上割点肉回来,改善生活。

今年这年,过得肯定要比往年好,因为银子够手,想奢侈挥霍一下,也不是不可以。

大家像往常在各自工厂领工钱一样,自动的排好队,等着领过年的福利。徐苗站在桌子后面的椅子上,看着眼前乌央乌央的人,内心无比的骄傲。

能让这些人心甘情愿的在这做工,说白了,是她的功劳。当然,也是她这半年努力的成果,激动地心情溢于言表,平复一下之后,大声的开口说道:

“今天,是咱们工厂成立这么就以来,第一次开的全员大会。各位伯娘、婶子、嫂子们辛苦了。”

说完这话,徐苗恭敬地鞠了一躬。下面排队的妇人见状,全都纷纷说着“不辛苦”“应该的”一类话。等嘈杂声过去之后,徐苗继续说,

“从今儿下午开始,咱们工厂就正式停工了,正月初六咱们在开工,大家清楚吗?”

“清楚?!”

回答的声音还真大,震得一旁站着的徐芽一个激灵。

“既然清楚,大年初六那天,可别迟到了,迟了还是老规矩——扣工钱。我废话不是多说,大家排好队,依次来领猪肉跟毛青布,你们的工钱每人多给三十文,这是你们这小半年来的奖励,新来的就没有了,但是肉跟布都有。”

这话说完,做了大半年的妇人们全都高兴地叫着,跳着。就是新来的也非常高兴,虽然没有那三十文,可是猪肉、毛青布都给,工钱还照结算,这么好的事儿,哪找去啊。

徐苗看着大家高兴的样子,也感染的上扬嘴角,余光一扫,竟然看见覃五爷在一处不显眼的地方站着,虽然看不到什么表情,不过应该也是赞同自己这么做的。

前天她就把账都盘算好了,猪肉是自己家出的,这个银钱自然也得算上,刨除发放福利,给这些人工钱,剩余的足有一百一十三两银子,这银子不包括当初覃五爷给她盖厂房的银钱。

说到底,这小半年挣得是三百七十二两银子,其中的二百两,徐苗用作返还覃五爷当初给银钱盖厂房的。剩下的这些银子她跟覃五爷平分。

仅仅小半年的时间,就挣了将近六十两,徐苗内心是兴奋的,这还只是个开始,来年才是真正高收入的一年,银钱够手,开春就要好好盖房子、盖豆腐坊了。

扩大豆腐坊是势在必行的事情,这一年,豆腐坊挣得也不少,来年她将大规模的生产干豆腐,这又是一笔收入,每每想到这儿,徐苗都特别的开心。

被徐芽扶下椅子,小妮子去到账房,将那个锁好的桃木匣子抱在怀里。这匣子还是托庞大庆帮忙,在南方那边弄回来的,里面装的是覃五爷应得的银票,工厂这边不用她了,有徐芽在万无一失。

抱着匣子,一路快走回到豆腐坊,春生他们已经下工,账簿、银钱交给了三郎,覃五爷也老早的回到了南屋,正指点三郎跟小五练字,覃小八也在一旁看书。

徐苗进到南屋,看着三个小萝卜头认真的样子,还有覃五爷屈尊的态度,微微上扬嘴角,说:

“五爷,小女有话说,还要劳烦您……”

覃五爷早听到她回来的脚步声,扭头看着徐苗,见她手里抱着桃木匣子,站起身,说:

“走吧。”

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去到徐苗的房间,小妮子指了指桌子对面,说:

“五爷,请坐。”

二人都坐下之后,徐苗将桃木匣子放在桌子上,推到覃五爷面前,说:

“五爷,这个是这小半年的收入,里面多余的二百两银子,是当初您给我盖厂房的,如今全都返还,里面有账簿,五爷请看。”

覃五爷听了没吱声,倒是真的打开匣子,拿出账簿搭眼看了一下,说:

“你写的?”

“会五爷,是的。”徐苗点头。

“字不错。”覃五爷说完,继续看账簿。

徐苗起身来到炉旁,把不知道烧开多久的水,拿来泡茶,小心翼翼的泡好两杯茶,徐苗端着茶杯来到桌前上茶。屋内很安静,只有覃五爷翻看账簿纸张的声音,好一会儿,放下账簿,五爷开口道:

“你就不生气吗?”

“什么?!”徐苗不懂。

“你跟本侯孤男寡女,你就不担心别人说什么吗?”

徐苗听到这话,不自觉的翻了个白眼,五爷看的真切,也没有恼,等她解释。

“五爷这话说的,您才知道这样影响小女名声啊。”

覃五爷挑眉:“哟?你这是怪本侯呢?”

“不该怪吗?”徐苗反问,覃五爷没有回答,倒是“噗嗤”一声笑了,很难得,这是徐苗第一次见到不是冷笑的五爷,小妮子也没有那么拘泥,喝了一口茶,说:

“名声对于我来说还不算太看重。”

“哦?为何?”覃五爷纳闷。

“五爷自小出身豪门,自然不知道朝不保夕是什么意思,可是我是真的经历过,当你吃不饱、穿不暖的时候,名节有何用?是能给你带来衣服啊,还是能带来粮食。”

“只要我自己强大了,名节自然也就都有了,就像现在来说吧,我跟您关在一个屋子内,或许会有多嘴的人说些不中听的,但是我工厂的那些婶子、伯娘就会为我辩解,他们知道我是真的在谈生意,而不是胡扯。”

徐苗说的十分坦然,覃五爷听了也是很赞同,确实他不懂饿肚子是什么感觉,不过一个女孩子能如此强大,强大的背后有什么,不言而喻。

他掌管整个辽东府,要面临的东西自然也多,如果不能理解这个,那谁又能理解呢?!想到这儿,覃五爷打开匣子,从里面拿出一百两的银票,放在桌子上,说:

“既然当初说好了,我与你合伙开工厂,用你的话说:我出的是工钱,你出的是技术。那这一百两,你就该收着。”说完,覃五爷又从袖口掏出一个锦袋,放在银票上,又说,

“还记得今儿来的时候,本侯说的那个奖赏吧,这个就是,欧阳托我带来的,开的那几个豆腐坊,据说入冬生意特别好,这是分红,拿着吧。”

对于属于自己的东西,徐苗从来都是不客气的,将锦袋拿过来,打开一看,几张银票,看起来这豆腐坊开了不少啊,小妮子抬头看着覃五爷,打趣地说:

“五爷可真逗啊,拿着属于我的东西,要给我打赏?”

“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覃五爷爽朗的笑了,将那一百两银票推到徐苗面前,说:“这个可以不?”

小妮子傲娇的看那银票,将其拾起,撇着嘴,说:

“勉强可以吧。”

说完,收好锦袋,徐苗下地、侧身行礼又说,“时辰不早了,小女这就做饭,吃了午饭,五爷还要赶路。”

“嗯!”覃五爷这次没有反对,点点头,将手里的桃木匣子放在桌子上,说:“这个就放你这吧,有我的红利就往里面放,若是你觉得不方便,印章给你了,存到钱行就可以了。”

徐苗听到这话,看了看桌上的匣子,点点头,将东西锁在柜子里,去到外屋地做饭,五爷则是去到南屋,继续刚才自己做的事情。

徐芽跟欧阳紫鸢这会儿也回来了,徐芽换好衣服,过来帮忙烧火,欧阳紫鸢则是再旁帮着摘菜。一开始她要帮忙,徐苗是不同意的,可拗不过这个丫头,还说什么入乡随俗,弄得她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