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205章 到底是个什么人

覃五爷个儿高、步子大,徐苗在他后面,差不多得一路小跑才能追上,小妮子还真能忍,一句话不说,就那么跟着,老老实实的。书迷楼

很快,两个人到了工厂。

今日是停工的日子,昨天徐苗就已经跟徐芽说过了,今儿不做工,只是一些收活儿的工作,然后就是打扫卫生,干干净净的回去过大年。

覃五爷站在门口,听着乱哄哄的屋里,扭头看着徐苗,问:

“这……就是你管理的?”

徐苗心知被误会了,摇摇头,开口道:

“回五爷的话,今儿是收活儿、停工,他们来将工厂打扫干净,然后就回去干干净净过大年了。”

“哦!”覃五爷了解的点点头,没有再说话,四处走走,看看有着自己干股的地方。还别说,挺满意的,原来建的三个作坊,门口都有数字,一号,二号,三号。

边上数字方便管理,这丫头还是挺有头脑的,而且里面应该全都满员了,乱哄哄的妇人说话声,还挺嘈杂,没有推门进去,不过看着外面烧的炉子,他倒是满意的点头,这样屋里没有灰,做东西也会更快一些。

不过……

都是女人干活,就有些让人……

徐苗看着皱眉的覃五爷,清了清嗓子,说:“五爷,咱们去会议室坐会儿吧,一会儿要给三个厂长开会的。”

会议室?!

开会?!

厂长?!

很新鲜的词语。

覃五爷挑眉看着徐苗,等她的解释。

“是这样的五爷,我们把这个地方正式更名为工厂,如果叫作坊的话,有点太委屈这里了,毕竟这么大的地方,叫作坊,我有点儿不甘心。”

徐苗说到这儿,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继续说,“这三间房子我们叫它厂房,上面您都看见了,有着编号。每一个厂房有一个管事,相当于杂货铺里的大掌柜那样。”

“至于会议室……就是平日里有什么要说事儿的时候,聚集在那里,方便说话而已,都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所以我就想着弄一个……”

话没说完,覃五爷点点头,赞同的道:“不错,做的很好,虽然词新颖了点儿,不过却恰到好处,本侯现在对你是越来越有兴趣了,你到底有多少能耐,本侯真的很想知道。”

这话算是夸赞了,徐苗笑而不语,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,引领覃五爷去了会议室。屋内徐芽跟欧阳紫鸢都在,欧阳紫鸢再看徐芽画新品,还不时的帮着给意见。

二人一看来人,双双起身,侧身行礼打招呼。覃五爷只是点头没有吱声,径自来到徐芽刚才坐着的地方坐下,伸手拿起桌上的纸,看了一会儿,问道:

“你画的?”

徐芽听到这话,点点头,算作回答。覃五爷也附和的点点头,将手里的东西放下,看着徐芽又问:

“自己琢磨的?”

小丫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腼腆的回答道:“回五爷的话,是大姐说的,我只是画出来之后,跟欧阳大小姐商量在往上加点什么。”

“哦?”覃五爷挑眉,“为何要跟欧阳小妮子商量呢?她又不会!”

“呃……”徐芽有些紧张,低着头,手指不停地薅着衣角,有些不知所措。平日里跟五爷说话这事儿,都是大姐的活儿,可是今日……

余光撇到徐苗,见她对自己鼓励的眼神,又想起曾经大姐说过的话,小妮子犹如满血复活一办,再次抬起头,看着覃五爷,大声的说:

“回五爷的话,大姐曾经说过,我们做的东西是要卖给富家小姐跟夫人的,所以欧阳小姐是直接消费者,问她的意见正对,她喜欢什么样的,我们做成什么样的,这样就保证了有一个买家会买。”

“啪啪啪……”

徐芽的话说完,覃五爷直接拍起了巴掌。徐苗看的真切,那覃五爷显然是对妹妹的回答很认同,不然不会这个反应。一旁的欧阳紫鸢见到这个情况,也是内心一赞。

刚才徐芽问她的时候,她只是按照自己的喜好说了,可没想到这背后,居然还有这么一个道理,这个丫头……日后绝对不简单。

覃五爷扭头看着徐苗,挑眉问:“日后,你是不是也想你妹妹嫁了人,也被婆家尊重?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徐苗没有反驳的说着,“只要她自己能挣钱,银钱方面能独.立,就算不靠男人,她也能活。”

五爷听了,轻笑一下,摇头说:“那你的意思是,那些女人之所以他们男人三妻四妾,就是因为银钱不独.立?你别忘了,她们可都是有嫁妆的。”

“有嫁妆又如何?”徐苗径自坐下,在桌下交叠着腿,又说,“再有嫁妆也是死的,用一点少一点,不能生钱有什么用。”

“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覃五爷听到这儿,不客气的笑了,瞅着欧阳紫鸢说,“来,你告诉她,是不是用一点少一点。”

徐芽见没她什么事儿,赶紧去炉旁烧水、泡茶。

欧阳紫鸢站在一旁,看着徐苗,抿了下唇,说:

“苗姐姐,大户人家的夫人,机会都是有自己的铺子来做贴补,所以……不会……”

后面的话没有说,不过徐苗也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,手指轻轻的敲着桌面,道:

“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儿,那些夫人们懦弱。五爷,我不想在这个事情上再继续跟您讨论了,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生活方式,我就是喜欢自己做主,自己过自己想要的生活,至于那些讲究三从四德的女人,我懒得去管,更懒得去问。”

“我只是知道,我自己不是那三从四德的料,就行了,日后如果有能降住我的,那自是我听他的,若是没能耐,降不住我,那对不起,就只能听我的。”

覃五爷看着一脸霸气的徐苗,微微抿了下唇。

水烧好了,徐芽将泡好的茶端过来,分别放在他们的面前,然后看着徐苗,说:

“大姐,还有一刻钟,婶子他们就该过来开会了,我出去整理下猪肉跟布。”

“嗯,去吧。”徐苗点头,挥了挥手。

徐芽冲覃五爷侧身行礼,转身欲走,欧阳紫鸢喊住她,也冲五爷行礼一下,说:

“侯爷,小女先失陪了。”

“怎么?你想跟这姐妹俩学?学那离经叛道?”覃五爷打趣的说着。

欧阳紫鸢听了不但没有否认,而且还特别坚定的点头,说:

“回侯爷的话,小女是这么想的,或许以前没这个想法,不过现在我倒是觉得自己为自己做主,很好。”小妮子说的有些兴奋,竟然脸上露出了期待的表情,察觉到失态,赶忙再次行礼,道:

“侯爷,失陪了。”快步跟徐芽离开会议室。

屋内,再次剩下了两个人,覃五爷先是看会议室内的装饰,接着就直勾勾的盯着徐苗,直到把她盯得有些局促之后,这才开口说:

“看起来,以后我得让小八离你远点。”

“啊?”徐苗纳闷。

“这欧阳紫鸢跟你才见了几面,就已经有这么大的改变,如果小八再继续跟你接触,还不得被你教出一夫一妻了?”覃五爷说完,冷哼一声,不过面上倒是没有那么生气。

徐苗也就因为看出这点,轻笑一下,大着胆子,说:

“看五爷这话说的,一夫一妻不好吗?两情相悦,内宅平安。我.日后就算这么教三郎、小五,若是想找知心的人,那就找聪慧的女子,如果就只是想三妻四妾,那就找只有美貌没有脑子的。”

覃五爷好奇:“哦?为何?”

“没有脑子就只能听之任之,有脑子的,自然就想怎么使坏了,说句不中听的,大户人家今儿死个丫头,明儿夫人小月,真就那么意外吗?”

徐苗这话说完,覃五爷顿时不吱声了,原本轻松地面色也瞬间变得阴沉。徐苗见好就收,起身行礼,然后将门打开,时间差不多了,一会儿就该开会了,全程没有看覃五爷的表情,自然也就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了。

一阵脚步声传来,接着单氏等人全都到了,今儿开会的有厂长、助理还有组长,主要的会议内容就是过年发放福利、跟工钱方面的事情。

覃五爷全程没有说话,就坐在那里,看着一脸严肃的徐苗,布置一个又一个的事情。再看那些管事的妇人,有的一脸认真地听,有的还用笔记录,等到讨论的时候,基本都会发言,而且说的都特别的好。

这个丫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能让这些每天围着锅台转的无知妇人,变得如此精明能干。还有她说的那些话,虽然离经叛道,可细细品想一番,确实是有道理的。

从小他就生活在后院,对于内宅那些腌脏事儿,比谁都了解。而且他也相信自己的父亲,不会真的不知道,有的时候只是自己没办法去较真,不能去追究。

这也是自己为何到现在都没有成亲的道理,弱冠过去有些年,想进侯府的比比皆是,皇上也多次想赐婚,可终究被自己全都拒绝,为何拒绝,还不是因为那内宅后院的事情吗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