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201章 早干嘛了?

“我说苗姐儿啊,你们这……又是要闹哪儿样啊,好端端的,这咋又拽辫子、又掐脖子的,这丫头跟小子是谁家的啊?!”

正说着,里正徐亮、族长徐文昌全都到了,小五并没有跟着来,徐亮看着这个架势,重重的叹口气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徐正湖一看徐亮跟徐文昌来了,顿时觉得仗腰眼子来了,得意洋洋的看着欧阳紫鸢,说:

“我可告诉你,我们里正跟徐家的族长都到了,你最好乖乖赔不是,不然……”

“哼?!”

欧阳紫鸢冷哼一声,徐亮她中午见到了,人不错,很正直。至于这个老头,她没见过,不过她也不怕,翻了个白眼,松开手里的冯氏,然后说:

“既然你们俩是这村里的管事,那咱们就好好说说今儿……”

“苗姐儿啊,咱们进屋说吧,这天儿冷、院子风大。”徐老爷子出声提议。

徐苗松开手里的徐冰,转头看着身后,不知道什么时候,老宅门外,竟然围了这么多人。原本她是不打算进屋解决,可到底覃小八跟欧阳紫鸢身份尊贵,农村人最怕就是见到官,想想还是妥协的点点头,领着覃小八率先进了屋。

一干人等也全都跟着进屋,徐亮是最后进的,还不忘冲门口挥了挥手,让那些看热闹的人,全都散了。

屋内,吕氏一脸阴沉的看着徐苗,怀里安慰的,是刚刚被薅住辫子的徐冰,徐冰心知闯祸了,一句话都不敢说,冯氏虽然也知道闯祸,但却不知道学乖的一顿嘞嘞。

把事情前后始末,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,徐家人自然是向着她的,徐苗跟欧阳紫鸢都没有反驳,覃小八到底是孩子,听着冯氏那么颠倒黑白,气呼呼的大声喊道:

“你胡说,你还打我了呢,你怎么不说呢?”

“打你怎么的,大人说话小孩少插嘴,就你这没大没小的样子,打你也活该。”徐正湖不耐烦的说着,这下可真惹昌,说:

“二伯,族长爷爷,今日的事情你们秉公办理吧,这两位,一位是镇远侯府的八公子,一位是欧阳山庄的大小姐,如果你们觉得这事儿办不了、为难,那就……泉东!”

“属下在!”

徐苗平静的说:“你现在去县里,把县太爷请来吧。”

“是!”

泉东说完,起身就要走。徐老歪一个踉跄冲过去,抱住泉东,看着徐苗,乞求的说:

“苗姐儿啊,你帮帮我们,这事儿它……不能找县太爷啊!”

“为何不能?怎么就不能了?”徐苗盯着徐老爷子,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说,“爷,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教养的老姑,这么多年,你是不是就教样她抬手打人?”

“我……我没有啊。”

“没有?没有我老姑上前就打,如果不是我挡了那一巴掌,那下就要打在欧阳大小姐的脸上了,你吃罪的起吗?”

徐苗气愤的说着,冲泉东扬手,后者秒懂的转身就要往外走。

“苗姐儿啊,这个不行啊,不行?!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五十来岁的徐老歪,紧紧地抱着泉东,一点一点的往下滑,最后跪坐在地上哭了起来。要说这徐老歪也是真不容易,从年轻到现在,几乎就没算享福过。

以前家里三十多亩地,因为供老大念书,卖了一次又一次,最后就剩下了十一亩地,还给徐苗他们分走了两亩。这些年他们从牙缝里攒钱,给大房家吃好的、用好的。

一开始徐正江还挺争气,每个月都有禀米,每年也有馆做,一家人在镇上吃住,老宅每个月还给他们添补,可即使这样,徐老歪也觉得高兴,毕竟大儿子在镇上生活。

可自从徐汉杨也去念书之后,这徐正江就一年不如一年,最后馆也没了,一家人无奈之下,全都回了村儿里,那徐老歪也不认为自己儿子不行,对他还是充满希望。

可是今日,自己的闺女跟不争气的儿媳妇,居然惹了不该惹得人,那老大的前途……

哭声从呜咽到最后的大声痛哭,有这些年的委屈,也有自己心底里的不甘心。

徐家老宅的人,看着当家人这么哭,一个一个也都低下了头,徐冰瞅着父亲的样子,再加上今日的事情是自己惹出来的,“噗通”一声跪在地上。

一步一步挪到徐苗跟前,伸手拽着她的裙角,说:

“苗姐儿,对不住,我错了,我不该眼热你,我不该主动招惹你,你帮我们说说情,别找县太爷了,求你了,求你了……”

一时之间,哭声阵阵!

覃小八看着他们这样,愤恨的冷哼一声,说:

“现在知道后悔了,早干嘛了啊?你这妇人不还打我呢吗?不还说要提我爹娘教训我吗?我一定要让县太爷宰了你,让你欺负我,告诉你,我可是有爵位在身的,殴打朝廷命官,我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,哼?!”

“咚?!”

冯氏听到覃小八的话,直接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,头磕在地上,发生声响。农村人见过最大的官就是里正,县太爷?老天……

吕氏今日可算是真老实,就那么坐在炕上一句话都没有,直到这一刻徐苗才知道,原来这个吕氏,并不像表面那么心疼徐冰、爱徐老爷子。

说到底,她最爱的、最心疼的只是她自己。如果今日吕氏跟徐冰、徐老爷子一样,那么她或许还会帮忙说话,可她不仅不吱声,而且还不表态,那她就没有理由去说话。

一旦让吕氏有了那个念头……想到这儿,徐苗叹了口气,看着欧阳紫鸢、覃小八,侧身行礼一下,说:

“今日这事儿,是我照顾不周,两位想怎么处理,就怎么处理吧。”

覃小八见徐苗这样,想开口解释,却被一旁的欧阳紫鸢按住,说道:

“既然徐姑娘这么说,那我也就只有秉公办理,我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,可我到底是欧阳家的大小姐,欧阳山庄虽然不算什么,可到底也是做皇家的生意,我若是被欺负了……”

“姑娘,求求你,开开恩,开开恩啊!”徐老歪原本堆坐在地上发呆,可听到欧阳紫鸢这么说,又赶忙给她跪下、磕头。

徐家当家都这么做了,其他小辈儿们自然也没有站着的道理,除了赵翠娥肚子不方便,其他人全都跪在地上,一边磕头、嘴里还一个劲儿的赔不是。

真是够惨烈的?!

徐苗就盯着吕氏,这个老太婆还真是够硬气,就那么看着, 一句话都没有,更没有下地来道歉一说。徐老爷子那哭诉的样子,也着实可怜;还有徐冰,磕头磕的额头都破了;冯氏就那么躺在冰凉的地上,没有人管。

欧阳紫鸢看着这一切,也顺着徐苗的视线,看见了炕上的吕氏,心中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,苗姐姐本不是不依不饶的人,刚刚却说那句话,她虽然跟小八一样很紧张,不过到底还能猜到些一二。

如今看来,苗姐姐之所以那么说,完全是因为这个老太太,又看了看屋里的其他的人,刚才还挺肚子吆五喝六的孕妇,这会儿也鼠眯了,想到这儿,欧阳紫鸢再次开口说:

“老爷子,不想我跟八爷叫来县太爷也行,不过,你要答应我两件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