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2章 刻薄的代言人

徐苗不禁有些想笑,这么个家庭,还真是有够糟心的!

父亲在世时,给她在村里订了一户亲,原本说等原主十四岁就过门的,可没想到男方家居然中途变卦,只因这原主的奶奶,朝人家要五两银子的养钱。

五两银子?!

真是好大一笔银子啊,在农村,五两银子的确是娶媳妇的价格,可这个银子那是包括给女方家养钱、办酒席、做衣服等等等等。

这徐家的老太太,居然一开口就要五两银子养钱,这换做是普通殷实之家,都够呛能答应,更别说还是一个中规中矩的村户了,不退亲又往哪儿跑?

可这原主刚被退亲,那个老姑就出来一顿责骂,是个有刚强的女子,都会活不下去,更别说这个早就对生活没有期待的原主了。

徐苗苦笑的扬起嘴角,忽然感觉到一个小手,正轻轻地摸着她的脸,睁开眼睛一看,居然是最小的弟弟小五,小家伙正认真的给她擦眼泪,一边擦一边说:

“大姐不哭,小五给呼呼。”

说着真的对她红肿的额头吹起了气,原来再承袭那些记忆的时候,徐苗竟不知不觉的哭了。

是啊,只要是个有血有肉的人,再看到那些遭遇,都会同情的掉下眼泪。更别说,她还是一个感性的、未来要生活在这里的人。

徐苗欣慰的伸手,轻摸小家伙没有肉的小脸儿,说:

“小五真乖,大姐不哭了,也不疼了。”

小家伙一听这话,单纯的以为是自己的功劳,笑着点点头,说:

“大姐,你刚才吓死小五了,你都不说话,小五那么叫你,你都不说话。”

五岁的小孩儿,在没有爹娘陪伴,是最脆弱、敏感的,所以,当他看见大姐不说话、紧闭眼睛的时候,自然也是害怕的。

徐苗挣扎的从土炕坐起来,伸手把小五搂在怀里,轻摸他的发顶,说:

“乖,大姐以后不会了,不会再让小五担心了。”

姐弟俩正说着,三郎端了一碗热水进屋,一边走一边吹,然后交给徐苗,说:

“大姐,快喝点儿水,我在里面放了姜片,放心,老姑他们没发现,快点喝吧。”

农村物质匮乏,一片姜都是好东西,徐苗看着懂事的大弟,满足的点点头,伸手接过那碗姜水,吹了吹,然后喝了一大口。

这个家以后就靠她了,原主的身子那么弱,她一定要好好养回来不可,不然,以后这三个弟、妹该怎么办,强忍着酸楚,含泪将那碗热乎乎的姜水喝尽之后,将碗放在了一旁。

伸手把小五跟徐芽还有三郎一起搂在怀里,坚定的说:

“大姐一定好好抚养你们,不会再让你们受到任何委屈!”

话音刚落,院子里就传来了中气十足的喊声--

“都什么时辰了,还不做饭?要饿死我们两个老的?徐苗,死没死?没死滚出来做饭,都退亲了还没有眼力见儿,等谁伺候你呢?”

话说的很过分,也让徐苗心里的五火,噌噌的往上窜,外面叫嚷的那个老家伙,不用猜也知道是谁,肯定是这原主的奶奶,也是她未来的奶奶,徐家的当家女主人吕氏。

老徐家一共哥儿四个,没有分家一直都在一起过,所以,当初她爹被砸死的那一笔银子,也就都落到了这老家伙的手里,依照原主的记忆,那是一笔足足二十两银子的巨款。

巨款?!

一条人命?!

呵呵?!

不过要想抚养弟、妹,她此刻就得忍辱负重,说句土话那就是:是龙得盘着,是虎得趴着!

不把这个地方的生活习俗摸透,不把这个家上下关系弄清,她想做什么都是天方夜谭!

“死了?徐苗,喊你呢不知道?赶紧滚出来做饭,在屋里放什么秧子!”

放秧子?东北话?!

徐苗听到这儿,心里大喜。

她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,大学时学的农业管理,原本是打算留在东北,回馈家乡的,可不想阴差阳错的去了南方工作,如果这个地方说的是东北话,那她……

想到这儿,徐苗赶紧放开弟、妹,下地穿鞋,整理下破旧的衣服,开门出了屋子,当看见院子中,掐腰站着的老太太吕氏,不禁留意深看了一眼。

果然是个老刁婆子,吊眼梢子、薄嘴唇、塌鼻梁、饼子脸,再加上那一说话就直抖的八字眉,哎呀我去,简直就是尖酸、刻薄的代言人啊!

识时务者为俊杰,徐苗按捺着心里的不快,低着头往厨房的方向走去,身后的骂声再次传来--

“你个小蹄子,一天不骂,你就浑身刺痒?到点儿不做饭,等谁伺候你呢?不要脸的小蹄子,天生的寡妇命……”

啧啧啧——

这骂的,还真是一点口德都不留,亲奶奶骂亲孙女寡妇命。

果然是极品!

徐苗听着那个骂声,不怒反笑。有这样的奶奶,相信以后她的日子会很精彩。以前工作闲暇的时候,也看过不少穿越的小说,不过她这穿的还挺让人无奈的。

人家穿的不是什么宫斗、就是宅斗,而她倒好,居然是个村斗!

管它是什么斗了,先把眼前的这些解决了再说,如今她是个被退婚的女子,真要是这家人起了坏心,把她卖了换银子,那三个小萝卜头,肯定是凶多吉少了。

老话说得好,大丈夫能屈能伸,她虽然是女子,可自认为是女汉子,短暂的服软,是为了日后更好的抚养弟、妹,这个屈,暂时受着没啥。

不得不说,徐苗的自我调节能力很强,一路走到厨房,已经不生气了,拿着晒干了的玉米杆,点燃、然后放在灶膛里,大锅添水先刷锅。

“姐,我帮你。”三郎懂事的从外面走进来,蹲下身子、帮着往灶膛里添柴火。

如此暖心的弟弟,真是让徐苗特别的感动,伸手轻轻地摸着三郎的发顶,想起那俩小的,不放心的问:

“芽儿跟小五呢?他们干什么呢?”

二伯家的四郎,没事儿就欺负自家那俩小的,三郎在她这儿帮忙,那……

“大姐放心,芽儿带着小五在家里的炕上玩呢,没在外面。”

三郎说完,憨憨的一笑,露出两个小虎牙,特别的招人稀罕,徐苗也笑了一下,拿着盆舀了六碗半玉米面、两碗黑面,徐家每顿饭都是可丁可卯的。

谁吃多少、吃几个,那都是有数的,所以这个做饭、舀面,也是有定量的。不过今儿徐苗可没管那个,多弄了半碗玉米面出来,然后迅速和上水,开始一点一点揣面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