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19章 大姐真好!

“老三家的,你——”

冯氏还想说什么,不过蒋氏已经不搭理她了,迈着欢快的小步子回了自己的屋子。

冯氏见状,恨得牙根儿直痒痒,想上前在说啥,人家根本不给机会,瞅着厨房里忙活的徐苗,想了一下也回了自己的屋子。

一场闹剧算是暂时落下帷幕,徐苗瞅着厨房,又看看手里的东西,无奈的叹口气,继续低头做事。

就知道会这样,闹来闹去,这饭还得她自己做,根本指望不上旁人。土豆洗干净放在菜板上,切着菱形块。

徐芳从外面走进来,双手背后,学着他爹徐正江平日的样子,先是四处瞧了瞧,接着冷哼的说:

“徐苗!你要好好做饭,不然都对不起我姐夫给你们姐弟的那些东西,知道不?”

给东西?

徐苗听了心里十分无语,这徐芳有意思啊,丁家给的东西,能到她们姐弟手里吗?再者说了,她一个做妹妹的,自己做不做饭,跟她这个小丫头片子又有什么关系?

从打上次她欺负徐芽,然后挨揍之后,她俩的梁子就算是结下了。虽然这些日子,她们之间相安无事,那也是因为老爷子发话,不让他们再找徐苗姐弟麻烦的缘故。

今日丁云鹤的到来,让老宅这些人都“如临大敌”,就想着如何去招待准姑爷,自然也就没人再去顾虑徐苗姐弟了,而这也就给徐芳机会,让她来这边找茬。

徐苗心里明白,这徐芳就是算准了今日自己不能动她,所以才来找事儿的。一旦她们二人杠上了,那到最后吃亏的就是她徐苗。

毕竟吕氏他们这些人,是不会管谁对谁错的,丁云鹤是大房的女婿,不管她徐芳今日做什么,都是有着一张“免罪金牌”的。

今日这徐芳穿的十分的隆重,粉底儿碎花的夹袄,毛青色的襦裙,一双绣花鞋的花样儿,都是时下最新的,鞋帮用丝线勾勒,一对包子头上,分别带了粉色的头绳。

如果不开口、不刻薄的话,倒挺像年画里的宝宝,老徐家的基因好,肤色白皙、眼睛大。

算了,惹不起躲得起。想到这儿,徐苗叹了口气,说:

“芳姐儿,厨房里油烟味道重,你还是出去吧,饭菜是咱奶交代过得,你就别在这担心了,万一丁家少爷出来,看见你在厨房是不是不好?”

徐芳想了想,原本还想说什么,不过倒也没在吱声,轻蔑的扔下一句“土包子”,迈步离开了厨房。徐苗也不在意,继续做着手里的活计,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一般。

巳时末,徐家开饭。

一共摆了两桌,徐老爷子带着儿子、大孙子徐汉杨,陪着丁云鹤在屋里吃,另外一桌摆在外屋,主要是招待丁家的仆人。

菜色还算丰富,汆丸子、红烧肉炖土豆、干豆角炒野兔肉,蘑菇炖小野鸡,还有一道就是酸菜白肉,都是用盆装的,显得分量很足。

其他的小菜就是一些农村家常的了,炒萝卜条,炒土豆丝,白菜炒干豆腐……荤素搭配着,倒是一桌像样的席面。

吕氏带着儿媳、孙子、孙女躲到东厢房,这脸上的表情较往日好看不少,就冲今天那桌饭菜,她便觉得脸上有光,看着做饭的徐苗,满意的点点头,说:

“今儿苗姐儿做菜确实不错,一会儿他们吃完饭,老大媳妇儿啊,把那几尺碎花布,就给苗姐儿吧。”

“哎,听娘的。”郑氏笑着点头,今儿那菜色她也很欢喜,这会儿老太太说什么,当然是没有任何意见,

“苗姐儿,看你奶多疼你们姐弟,那几尺碎花布可是好看着呢,到时候你跟芽儿做身新衣服,大伯娘在给你换点儿毛青布,你给三郎、小五也做一身,要过年了,多好。”

“哪儿用得着大嫂了,苗姐儿啊,我那边你三伯刚做的新衣服,改一改就能给三郎穿,三伯娘跟你换啊。”蒋氏不甘示弱的开口说着。

一旁的冯氏见状,也刚要开口,徐苗则是赶紧抢先一步说:“多谢大伯娘跟三伯娘体恤了,奶给我们姐弟的,我断不能拿出来换的,那是奶的一片心思。”

这番话说出来,即恭维了吕氏,又保住了东西,还让郑氏、蒋氏都挑不出毛病,一举三得很是划算。

碎花布跟毛青布比起来,哪个贵还用说吗?

东西还没等到她手里呢,这帮家伙就开始惦记了,还真是够极品的。心里虽然很恼火,不过面上还是没有露,一脸诚恳的看着几位长辈,十分的自然。

吕氏看着三个儿媳,虽然对刚才自己的冲动给物有些后悔,不过当听到徐苗那番话时,倒也舒服了不少。

随即琢磨了一下,开口说道:“苗姐儿啊,你跟芽儿做新衣服用不了那些花布,跟你大伯娘换点儿,三郎跟小五也用不了碎花布。”

这话明显就是偏袒大房的,冯氏跟蒋氏虽然心有不甘,不过倒也没吱声,可徐苗这心里就是千百只草泥马,狂奔乱走了,这老太太还真够意思,刚许诺的东西,又变卦了,呵呵……

都说大丈夫能屈能伸方能成大事儿,她徐苗虽然是女子,也明白能屈能伸的道理,咬着后槽牙,看着自己的亲奶奶,点点头,说:

“嗯,我听奶的。”

吕氏听到这话,脸上顿时万朵桃花开,那满脸的褶子,无不彰显她现在的好心情,不过有高兴地,自然也就有窝火的。

这老大家的占了便宜,二房、三房啥啥没捞着,要是高兴就见鬼了,徐苗懒得再在这边搀和,看着吕氏想了一下,说:

“奶,我带着三郎他们去厨房了,烧点儿热水,一会儿等我爷他们吃完了饭,肯定得张罗喝茶。”

吕氏点点头,说了一句“去吧”,便不在理会人了。

徐苗带着三个小的,躲去了厨房,那帮人接下来肯定会讨论丁家送的年礼,与其捞不到还听声,倒不如先躲出来的清净。

三郎懂事,来到厨房就开始帮着烧火,徐苗往院子里看了看,确定没有人的时候,便从碗架子后面拿出一个碗,里面是满满的肉菜。

还是那句话,厨子要是饿着了,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那就是缺心眼儿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