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169章 你在害怕?

“啊!这样啊!”郑氏落寞的呢喃,脑子里不停地想着接下来该怎么说,才能委婉又实际的表达自己的要求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

不过徐苗可没给她这个机会,抬头瞧着天色已经大黑了,开口道:

“大伯娘,天儿不早了,我得赶紧回去了,家里就他们三个在家,我不放心,先走了啊。”

说完,不等郑氏回话,径自扭头朝豆腐坊走去。徐正江看着徐苗的背影,使劲儿的跺了一下脚,然后拧着眉头看着郑氏说:

“孩子他娘,你咋让她走了啊,咱不是说好了嘛,今儿一定要搭上欧阳山庄这条线,云鹤那边要等消息,可这都多久了……”

巴拉巴拉的一顿埋怨,让郑氏也是够心烦意乱的,徐苗明显不是以前的徐苗了,如今的她滑腻的跟条鱼似的,自己就算再想说点儿啥,人家不给机会,那不也是白搭白。

可这数落、埋怨自己的,又是当家人,一家之主,秀才老爷,郑氏除了忍、别无他法……

……

徐苗回到家中,三个孩子正趴在桌子上练字,听到有脚步声都纷纷抬头,异口同声的说:

“大姐,你回来了。”

看着三个孩子满脸关切的样子,徐苗坐在炕沿儿处,伸手把小五搂在怀里,就将刚才老宅发生的事情,原原本本的跟三个小家伙说了一遍。

徐苗从来没把他们当做孩子,不管发生什么事儿,她都不会瞒着。当然,说完的后果就是三个小家伙都会很生气,不过照以前相比,这气性倒是小了不少,许是习惯了的缘故。

眼前儿的三郎,放下毛笔,单手托腮的鄙夷一句:“痴人说梦。”也就算了事,徐芽更是简单,嗤之以鼻收拾桌子。

小五再旁,学着哥哥,单手托腮的重复三郎的话语。哥俩的学问虽然是一天上的学,不过三郎年纪稍大,接受的能力要比小五高很多。

再加上三郎平时无事的时候,就去医馆找武先生,武先生虽然是个郎中,不过曾经也是饱读过诗书的人,时不常的就拿一些诗书给三郎,让其自己看,遇到不明白的时候,武先生才会给其讲解。

徐苗瞅着哥俩的样子,伸手一人捏了一下脸颊,然后靠在炕上的箱子,说:

“他们打什么主意都是白扯,你们啊,老老实实上学、念书,其他的不用操心,啊!”

三郎跟小五全都点头,见天色不早了,哥俩起身行礼、告辞。徐芽也把桌子收拾起来,将被褥铺好,姐妹俩简单的洗漱一番,全都躺在了炕上。

徐苗没有像往常一样睡觉,而是双手交叠置于脑后,大大的眼睛盯着棚顶,熄了灯屋子里黑漆漆的,自然啥都看不见,脑子里却是不停地思量着明日作坊开工的那番讲话。

一旁的徐芽也没有睡觉,侧身躺着,看着眼前的大姐,抻了好几次,终于开口说:

“大姐,我觉得用不了多久,大姑会亲自过来的。”

“啊?什么?”突如其来的话语,打断了徐苗的思考,小妮子转过身,等着徐芽继续说。

“估计明儿咱奶就得让二伯或者三伯去镇上,告诉大姑你不同意的事情,我觉得……大姑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。”

徐芽说完,轻轻地叹了口气,语气中透露着无奈、还有些不是很明确的意思。

徐苗对这个徐凌自然是不认识的,从原主的记忆里,也是搜寻不到多少,不过徐芽竟然如此反应,这个徐凌是曾经做过了什么,才会让……

“芽儿,你在害怕?”

试探的问出口,伸手来到妹妹的被窝里,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,轻轻地拍打着。徐芽躲在徐苗的怀里,好久才开口又说:

“大姑看着表面随和,当时在老宅时也没有欺负咱们,可前年正月初二她回来的时候,我无意间听到她跟大伯娘商量,要把……要把哥送哪个大户人家做学徒。”

啥?!

徐苗闻言震了一下,这个学徒肯定不是那种学手艺的学徒。这次去府城,也见识过了大户人家的那些下人,说是学徒其实就是卖给人家做下人,在哪个地方学点本事,学成了就报答主家,学不成自然也就扔的货。

前年正月初二,可为何后来没有让三郎去呢?按照老宅那些人的思想,三郎正在长身体的时候,能吃、能喝、还得穿,真要是能卖出去,不仅省了粮食还赚了钱……

不对,不是这样的。

徐苗立马推翻了自己心中所想,眼睛微眯,黑夜中透出一股寒光。三郎在村儿里是出了名的能干,上山、下河,有劲儿还勤快。

与其卖给大户人家得一笔银子,倒不如等那孩子长大之后,送去煤场子、盐坷子来的实在,那工钱可是细水长流,而且只要三郎不成亲,这工钱就一直都是老宅的。

怪不得当时三郎掉入冰窟窿里,吕氏跟徐老爷子脸色会那么惋惜,郎中不让找,啥啥都不想管。如果不是自己去争、去闹,估计三郎能不能坚持到现在,都是个未知数。

想到这儿,徐苗紧紧地搂着徐芽,恨得咬牙切齿的说:“如果那个徐凌真的来了,不用给她好脸,她不配做咱们大姑。”

“嗯!”徐芽在她怀里重重的点头,姐妹俩相拥一起,直到深夜……

……

翌日吃过早饭,徐苗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便带着徐芽去到作坊那边,李铁跟李钟这边已经交代好了,未来的一段时间,就由他们哥俩折腾,等过了这段时间之后,徐苗再回来帮把手。

姐妹俩来到作坊,单氏跟李郎中媳妇儿还有李铁媳妇儿钱氏等人已经到了,徐芽赶紧走上前,拿钥匙把作坊的门打开,众人簇拥一起进去。

这接连几日的烧钱,复杂的双肩包是八文钱……”

巴拉巴拉的说着,徐芽从外面走了进来,手里拿了几个碗还有一个水壶,乖巧的给大家倒水,这么长时间了,不动、不走的,就这么干巴巴的坐着,大家也都有些渴了。

村儿里的媳妇儿们没有那么多的讲究,几个人用一个碗,自己倒水、自己喝,没一会儿功夫,一壶水就喝完了,徐苗喝了两碗水,继续说着:

“……每天做了多少,拿着自己的成品来找徐芽报数,徐芽会把你们每天做的记录好,咱们每十天结算一次工钱,等你们大家都熟练之后,作坊就要扩大招人。”

“大家也都看见了咱们屋子里的摆设,这一条桌子就是一条线,到时候你们每人管一条线,每个月我会多给你们一百个铜板作为管理费。”

话说到这里,那些媳妇儿们可就不一样了,一个一个脸上都露出惊讶的表情,一百个铜板那就是一吊钱啊,能买不少东西呢,一户人家一个月的花销不过三十个铜板,这一百个还是额外给的。

“……你们别看这一百个铜板多,给了你们这个价格,自然你们要操.的心也不少,属于你的线上,出了什么纰漏,我可是会找你们的,所以日后你们大家身上的责任可是不小。”

这话说完,不少媳妇儿就都面露难色了,这给钱没啥,担责任就不一样了,钱氏感受到大家的不一样,转念想了一下,直接开口说:

“谁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,苗儿多给了一吊钱,那就得对得起这一吊钱。”

钱氏这话刚说完,一旁的三顺媳妇也赞同的点头,轻声的附和说:“责任啥的全看管,咱们在家能当了家,这做针线活儿也一样……”

“对,一样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本書源自看書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