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修真界

回到了修真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03:06

最新章节: 泉南跟冬梅吃过早饭,徐苗跟他们详谈了近一个半时辰,两口子离开苗居时,都是面露笑容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月玄远的身子没什么大碍,是他们小两口起了争执,徐芽将他结痂的伤口给弄裂了,这才导致的又发了烧。说起来徐芽也算是个野蛮女友,一言不合直接手、暴力解决。徐苗作

第117章 八十两

武林中文网 .,最快更新农女种田忙最新章节!

徐亮直接唤了吕氏为徐大婶,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唤她大姨,这微妙的变化,就足矣说明一切,而小吕氏在听到儿子那番话之后,非但没有阻止,反而装作沉默。

吕氏被徐亮的这番话,噎的半天没有出声,尴尬的坐在炕上。原本以为自己的亲妹妹能出声帮着解围,可等了半天非但没有,还一句话都不说。

气急之下,吕氏直接一把抢下老闺女手里的鞋,然后一边穿一边伤心的哭着说:

“老丫啊老丫,我算是白疼你了啊,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你大姐这被骗的不是一两二两啊,那可是整整八十两银子啊,咱们庄稼院人家,能挣多少八十两啊,呜呜……你……你咋就那么狠心啊。”

“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果然是穷在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啊,咱们可是亲姊妹啊,你小时候就在我的背上长大啊,你居然……居然……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徐苗在旁看着吕氏哭泣的模样,不禁心里一震,原来这吕氏也不是不会伤心的啊。以往见到吕氏哭,那多半都是在作秀,而且根本没有丝毫的感情在里面。

就拿刚才自己进屋来说,那个哭跟现在这个都不是一个级别,如今她得知人家不会帮忙作证,更加有种要跟她断绝来往的意思,这吕氏怕是真的伤心、害怕了。

说了那么多翻小肠的话语,只希望自己的亲妹子能妥协,然后让她的儿子帮一下老宅这边,可这吕氏忘了最关键的一点,或许小吕氏是真的敬重她这个姐姐,但是姐姐的事跟儿子的安慰来比较,那绝对是儿子的安慰排在前面。

这算不上是自私,只能说是一个做母亲的本能,就像吕氏过来找徐亮,让他帮着作伪证是一个道理,她为了老宅那边,而小吕氏不让儿子去,也是为了他们这边。

徐亮拧着眉头看着吕氏哭哭啼啼的样子,一甩袖直接扭头离开了屋子,吕氏一看这徐亮走了,那哭声就更大了,当然,她也算有点儿自尊,见人家都不搭理她了,也就拉着老闺女离开了徐亮家。

他们母女这一走,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不少,徐苗也觉得耳边清静了,可再看小吕氏,那吧嗒吧嗒留着的眼泪,还真是让人挺心疼的。

徐苗心知谁家都好个面子,再加上她又找徐亮有事儿,想了一下站起身,然后轻声地说:

“姨奶奶,二伯娘,我去找下二伯说点儿事。”

单氏听了这话,赶紧用袖子擦了擦眼睛,略有萎靡的说:“啊,那快去吧,你二伯应该在隔壁呢。”

“嗯!”徐苗点点头,瞅了一眼小吕氏,都到嘴边的安慰话又生生的咽了回去,这会儿她说啥安慰的话都是于事无补,姨奶奶这次怕是对吕氏真的……失望了!

出了正房来到隔壁,果然徐亮坐在椅子上,气的一个劲儿的喘粗气,而且还倒背着手,来回的在房间里踱步。徐苗看着这个情形,止住了脚步,然后转身要走,却被徐亮给喊住了——

“苗儿啊,进来吧。”

“哦。”徐苗应了一声,迈步进了屋,看着面色不咋好的徐亮,轻叹口气,说:“二伯,你也别生气了,这事儿……”

“没啥!”徐亮摆摆手,轻笑着摇摇头,坐在椅子上然后又说,“过来做吧,你来找我是有事儿吧,那房场给你划过去那么久,你打算啥时候动工啊?”

不得不说徐亮自我调整的速度还是挺快的,这也就是男人,换个女人、或者小心眼一点儿的男人,都得半天才能缓过来。

徐苗心里暗自佩服,坐在他对面的凳子,从怀里把图纸拿了出来,放在桌子上,说:

“二伯,这是我画的要盖作坊的图纸,我寻思着,就在这几天吧,就找人开始挖地基,反正现在地里的的农活都忙活的差不多了,剩下的就是抽空除草的事情,那也用不了啥人。”

“咱们多找一些人,争取在秋收之前就把这房子盖好了,这样也不耽误大家秋收,我那边呢,也不耽误冬天赶工,我估摸着,来年春天吧,这兜子就能有动静了。”

徐亮一边听徐苗说话,一边看着图纸上的画图,一排一排长长的那种房子,一看就不是住人的,徐亮摇摇头,放下图纸看着她说:

“苗儿啊,你这咋住人啊,我给你这房场是打算让你们姐弟几个盖房子的啊,你这弄作坊然后带住,不是挺好的吗?怎么还……这……”

徐亮说话还是含蓄了点儿,这要是换做一般人,都得说徐苗那个是鬼画符,毕竟不符合实际,那三排长长的房子,这算咋回事呢?

小妮子看着徐亮,笑着捋了下鬓角的头发,然后轻声的解释说:“二伯,这个作坊我就没想着要住人啊,到时候找两个壮汉晚上在那边给我打更就好了。”

“那你们几个……”

“我们盖房子不急于一时,反正豆腐坊明年还是我们的,到时候我们在盖一个就是了,放心吧二伯,我心里有数,您就说这个作坊,得多少人才能赶在秋收前盖完?”

徐苗说完,眼巴巴的盯着徐亮,看着他眉头紧锁,双唇紧抿的样子,心里明白,这是在那估算人呢,想到这儿,她也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,

“二伯,这帮着盖房子的人呢,我是给工钱的,一天我给两个铜板,木工、瓦匠自然工钱高一些。”

徐亮一听这话,放下图纸,拧着眉头看她,说:“你这丫头说的是啥话?咱们村里盖房子,都是各家帮忙的,咋还给上钱了呢?!”

农村人朴实,谁给谁家干活,那都讲究的是一个情谊,根本没有给银钱的,这个道理徐苗是知道的,可她毕竟也有自己的道理,看着徐亮摇摇头,说:

“二伯说的是那么个理儿,可这要是给我们姐弟几个盖我们住的房子,那自然是没的说,我肯定不会提工钱的事情,但是这个是……”

看書蛧首发本書